【我們為何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民主化即將走入下一段革新嗎?

負數票協會發起負數票公投,此做法有正反兩面的看法,支持者表示可以改進民主機制,反對者則認為此舉違反民主多數決原則。

若是推動成功,台灣則成為世界第一個採用負數票制度的國家。但仍然存在著許多問題值得討論,讓我們來參考與會者對此有何看法吧!(責任編輯:周政毅)

媒體風傳媒及新新聞19日下午舉行「一場台灣選制的思辯」論壇,邀請前行政院長陳冲(左4)、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右4)、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擬參選人徐巧芯(左2)、社民黨市議員參選人苗博雅(右3)、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左3)、台北市長參選人蘇煥智(左1)等人,探討「負數票」設計對台灣民主的影響。

推動負數票公投適度走偏鋒

負數票協會理事長張天鷞推動負數票公投,希望藉此刷掉偏激分子。綠委蔡易餘認為,民主社會還是需要極端言論。前行政院長陳冲贊同適度走偏鋒,負數票是一個界線讓人踩煞車。

風傳媒及新新聞今天下午在張榮發基金會舉行「一場台灣選制的思辯」論壇,邀請陳冲、張天鷞、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擬參選人徐巧芯、社民黨市議員參選人苗博雅、台北市長參選人蘇煥智等人出席,探討「負數票」設計對台灣民主的影響。

負數票的涵義是,一人還是只有一票,但可以投負數票反對某人當選。正票扣除負票後,淨得票較高者當選。

蔡易餘認為,負數票是很有趣的研究,讓選民可以表達對候選人的不滿意,但會進一步衍伸,是不是未來候選人為了都不要讓人討厭,而表現得彬彬有禮,講話中庸,不敢訴求特定主張,每天乖乖跑攤「搏感情」就好?他認為,民主社會還是需要走偏鋒的人,要有極端言論。

徐巧芯說,現在的選制若候選人都不喜歡,只能投廢票或不投票,但投廢票沒辦法改變選舉結果,可能導致許多年輕人慢慢疏離政治,透過負數票制度,40歲以下年輕人的投票率會顯著提高。

苗博雅建議,可以先小規模試辦,以掌握有哪些非預期效果。她認為,負數票可能讓反輔選發揮集中效果,她以自身處境為例,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護家盟」恐動員反輔選,把負數票集中灌到她身上,複數選區的出線者可能剩下兩大黨或有一定政治實力者,使得多元聲音消失。

負數票的不同意、不授權,有違傳統民主原理

至於為什麼目前沒有國家採用負數票?政大選舉研究中心副研究員俞振華以民主原理分析,民主的代議政治是統治者要獲得被治者的同意,產生同意和授權,而負數票是不同意、不授權,跟傳統民主原理有一些扞格,可能是沒有國家採用的原因。

專欄作家林正修說,他認為負數票是重要但不迫切的事,選舉的稽核制度、不在籍投票等,都比推動負數票重要。台灣選制的現況不好,但20年不作為,應該想辦法進步。

壓軸發言的陳冲說,推動負數票的真正目的是促使政黨提名好的候選人,如果有好的候選人,不用擔心負數動員問題,正常的人都會擁護自己喜歡的樂團,而不是去另一團的場子鬧場。

陳冲也回應蔡易餘的看法,民主社會其實不能禁止別人走偏鋒、走極端,但不要走到某一個極端,讓人情願放棄自己的一票去投負數票,他贊成適度走偏鋒、走極端,但是有界線的。

陳冲承認負數票不是一個完美的制度,或許可解決部分問題,至少不會增加對立,今天的討論是希望台灣更好。

想要完整討論,請看以下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stormmedia/videos/968028560045521/

推薦閱讀

不想投贊成票就投「負數票」?拒絕含淚投票,你還有這麼多選擇
不該有負數票制的原因:因為這只會選出平庸的政治人才!

(本文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政治偏鋒不出界 陳冲:用負數票踩煞車〉。圖片來源: 中央社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