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11 月 3 日有網友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建議對酒駕累犯和性侵、虐童者追加鞭刑,已獲 2 萬 2 千人附議,法務部回應會謹慎看待此案。然而,鞭刑真的能制止犯罪,還是會讓罪犯更想報復這個社會?

這位在瑞士教書的老師,用過去肉體受到懲罰的經驗告訴你,會什麼支持鞭刑只是一種集體精神自慰。(責任編輯:黃靖軒)

文/黃世宜

看到網路上在討論鞭刑,我的觀點非常明確,沒有一絲含糊的討論空間:我痛恨鞭刑,我反對鞭刑。我痛恨任何一種「我是為了你X的好」為理由,進行任何身體、肢體接觸的懲罰。

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我這麼激烈反對。如果你跟我一樣,為了某種「讓你更好」的理由,長期遭受身體上的疼痛,那麼,你就會瞭解我深層的憤怒與仇恨,激烈反對任何身體碰觸為懲罰,是怎麼來的。

從很小開始,我就很明確地對那個經常用藉口打我一頓的人大叫,我不准你再碰我。我對他大叫,我對他哭喊。然後我用我一輩子的時間遠離他。但是,這個社會的枷鎖拉著我,我辦不到。

事實上,身體的疼痛並沒有像他所希望的那樣「讓我變得更好」,我心裡很清楚地知道,任何身體的疼痛只讓我更記著我「更加痛恨」。我不但不會變得更好,只會更想報復他,那個打我的人,那個打我的社會。

我很小的時候,在好幾次打得沒有力氣,躺在地板上看著天花板發呆的時候,思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沒有變得像他希望得那樣更好?而是想離他離得更遠?

我終於瞭解到,他打我,只是因為他無能。他無力解決問題,但又死要面子。他想要用打人的方式,來推卸他找出問題、討論問題的責任。他束手無策。但他又要表現出「我打了你我就盡了管教的責任你會不會變好是你家的事反正我已經打你一頓了就這樣」的自私態度。

這個社會某些人就是這麼自私。他們安慰自己,只要支持鞭刑,這個社會的所有犯罪問題,就已經沒有他們的責任。反正我已經鞭打你了至於這個社會有沒有真的變更好,干我什麼事?他們自私,他們懶惰,懶惰到相信除了用肉體的懲罰之外,不再有其他的方法。

補記:

我一直覺得,說穿了,就是集體精神自慰。安慰自己,只要支持肉體刑罰就可以免除內心對社會犯罪的恐懼。

(本文經原作者黃世宜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Paul Townsend CC licensed)

推薦閱讀:

受夠性侵、酒駕成台灣日常,他怒提案懲罰追加「鞭刑」!網友瘋連署人數激增中
新加坡的「鞭刑」好棒棒?犧牲「自由民主」而換來的司法,你願意嗎?
交通部長說台灣酒駕刑罰「全球最嚴」──你噴幹話前有上網查過其他國家的做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