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讀這篇文章】

身為漫畫熱愛者,那你一定知道「安古蘭」。〈媽媽問我怎麼還在看漫畫〉系列講座最終場,邀請獨立漫畫集 Taiwan ComiX 主編力本,以及創作家米奇鰻來到青鳥書店分享。不能不提及的一號人物,正是旅法漫畫家林莉菁,Taiwan ComiX 如何帶領台灣漫畫前往安古蘭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責任編輯:余如婕)

文/涂東寧

你是否曾聽聞漫畫界的國際盛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呢?今天就由 Taiwan ComiX 總編力本與成員米奇鰻,帶領大家認識獨立漫畫集 Taiwan ComiX 創立的緣由,勇闖安古蘭!

Taiwan ComiX:集結台灣漫畫家的漫畫集

一說到安古蘭國際漫畫節與 Taiwan ComiX 的淵源,不得不提到《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的作者、旅法漫畫家林莉菁。台大歷史系畢業的她,前往法國安古蘭動畫藝術學院攻讀漫畫。林在法國常遇到的問題,在不知道如何與外國人推展台灣漫畫——甚至很多人分不出台灣、中國的差別。

因此林決定創立一本集結台灣漫畫家的漫畫集,介紹到歐洲漫畫圈。於是,2010 年,在與好友王登鈺(Fish)共同號召,透過交友圈網絡創聯下,集結了多位志同道合的人們,創立了 Taiwan ComiX。自 2010 年起,迄今已發行至 TX9,以一年一冊的速度穩定的發行。

TX 是由成員自費出版的。「就像兄弟會一樣,」米奇鰻說,「要加入 TX,首先你的作品要有一定水準。然後繳納『會費』,你就是 TX的一員了!」那在繳納「會費」後會得到什麼呢?你會得到超多本 TX!「打個比方說⋯⋯50 本好了。」

將 TX 全數賣完後,理論上你的錢就回來了,同時也得到參加安古蘭漫畫節的門票——「當然這是在你賣完的情況。然後你會發現,隨著愈出愈多期,家裡的 TX 愈多。」米奇鰻苦笑著結論:「有一句話叫做『著作等身』——意思是說你出版的作品量很多。但只要你參與幾期 TX,馬上就能『著作等身』了。」

談到林,力本與奇鰻都不約而同的點頭說:「嗯,真是一位奇女子呀!」林有著人類學家般考察的熱情與實踐力,一但遇到有趣的題材或人物,立馬就掏出她的相機要與對方做訪談。2012 年,當林帶著 TX 成員前往安古蘭參展的時候,一不小心迷路到巴士底站,然而林不僅不氣餒,反而志氣高昂的宣告說:「巴士底,這裡不正是法國大革命的起點嗎?」

也許是受這樣的精神感動,才能串連起多位創作者響應,為了台灣漫畫的未來而持續不懈的奮鬥著。2016 年在屏東舉行亞洲首展的「小吉米海底大冒險 3D 夜光海繪本展」,就是在林的努力下促成的,邀請了小吉米的作者馬提亞斯.皮卡(Matthias Picard)及多位法國藝術家與台灣創作者進行交流。

安古蘭:觀光、戀愛、漫畫展——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林在國外,只要見到機會,就會鼓勵台灣創作者參加。例如安古蘭每年隨著漫畫節會一同舉辦的 24 小時漫畫馬拉松競賽。規則很簡單,由主辦單位定題,在 24 小時內畫 24 頁內容的漫畫上傳即可。「我從 2011 年起,不管人在台灣還是國外都會參加。」力本說,「雖然過程蠻痛苦的,但你只要花 24 小時,就能產出自己作品。」

力本與奇鰻談起 2012 年在法國徹夜奮鬥遇到的事情,例如競賽才開始幾小時,就有外國漫畫家來到他們在作者之家的房間,炫耀自己已經畫完了:

「雖然表面上像在和我們噓寒問暖、實際上卻是在探察敵情。」奇鰻比喻:「那種感覺就像小時候考試,有人打鐘後沒多久馬上交卷,下課再來問你考得怎麼樣一樣。」

「不過後來我們也問出他作畫的方法,才發現原來對方事先把畫面做好,比賽時後再複印、填上對白。該怎麼說呢,有點投機取巧(笑)。」力本說。

2012,那是對力本、奇鰻及其他 TX 成員、甚至全台灣的漫畫創作者而言很重要的一年,就是安古蘭台灣館成立。憶及這件盛事,奇鰻有些百感交集。

「那年的安古蘭,對我而言意味著——觀光!戀愛!漫畫展!三個願望一次滿足!」奇鰻說。那時候他的女朋友在西班牙唸書,奇鰻盤算著搭機去找她,又能談戀愛兼觀光,再前往安古蘭參展,光想就覺得圓滿。然而世事總不盡人意,在出發前夕忽然被女友線上訊息分手、不僅住的地方沒了,觀光與談戀愛的夢化為泡影,就連安古蘭台灣館參展的20位名額也落選。但是機票已經買了,該怎麼辦呢?「別人沒邀請我,我就自己去!」

——那時場面盛大真是盛況空前,米奇鰻回憶在安古蘭裡見到台灣漫畫界傳奇巨星的震撼,「鄭問老師、平凡淑芬老師、蕭言中老師、邱若龍老師,台灣老中青全都聚集在此!我那時候除了感動以外,還感覺有些憤慨。」

「怎麼說呢?」力本問。

「當年聚集了這麼多台灣的漫畫巨星,卻只是參展結束就各自散去了。」奇鰻說。「如果能夠發想一個企劃,匯聚這些人來創作,應該能產出不錯的作品。然而當年的我也是沒資格能說些什麼。」

法國政府用漫畫國防保護語言

透過林在法國的遊說,力本與奇鰻在漫畫節期間得以入住當地作者之家安頓,也是在那裡,他們不眠不休的完成 24 小時漫畫馬拉松競賽。作者之家提供給世界各地的職業漫畫家進駐——在法國,漫畫家身份就等同於藝術家,是受尊敬的。

「其實這就有點像漫畫國防的概念。」力本說。「從政府由上而下,扶植起整個漫畫產業。」法國政府深知若不這麼做,他們的孩子從小看的就會是美、日的漫畫。在深受外國強勢文化影響後,漸漸的孩子將不諳屬於自己文化的漫畫語言,因此扶植自身文化產業的必要。

有鑑於此,孩子購買安古蘭漫畫節的票價遠較全票更便宜些,同時附交通往返的優惠,以鼓勵孩童前來共襄盛舉。每年漫畫節期間,就能看到老師帶著一整班孩子千里迢迢乘著高鐵到來。

除了小孩,更多是成年人及老一輩的漫迷。某一天,奇鰻看見現場因一位老人的出現而氣氛活絡起來,許多漫畫家熱絡的向他打招乎。奇鰻趕緊向身旁的林打聽,是否那位老者是他有眼不識泰山的資深大前輩?在林解釋後才知,原來他是閱漫許久的資深漫迷。「你會發現,無論女男長幼,所有的人都在看漫畫。」

玩味性十足的漫畫讓人上癮

那時候 TX 的攤位和其它中小型的漫畫出版社擺在一起,雖不像大型出版社的區塊那樣喧囂熱鬧,卻也是活力十足。成員輪班顧攤,餘下閒著的人,儘管前一晚熬夜繪製馬拉松作品的疲倦未消,仍興奮的在各攤位間輪流奔走,劉姥姥逛大觀園。

其中你也能看見未跟著出版單位一同設攤的獨立攤區,不同於其他攤位整齊劃一視覺設計及陳設,在那裡凌亂放著各個漫畫家的作品,爭相要吸引讀者的注意。

會期有多個座談與活動,有時你還會看到與其他藝術形式媒合的漫畫表演。「這個很有趣。」米奇鰻指著投影說。畫面左側有人彈奏鋼琴,右側則是低頭作畫的漫畫家,漫畫家上方有個投影機,他畫的內容就會投在位正中的布幕上。儘管是媒合演出,但三種視角讓人有種任一向獨立出來都很精彩的感覺,「目光要在三者間移動,挺累的。」但這不是最稀奇古怪的,還有漫畫家作畫,一旁由搖滾歌手伴奏的。

「在那裡販賣的作品,很多都很有趣,真的是突破我們一般對漫畫的想像。」例如整本由符號構成對話的漫畫,讀者需要憑依人物的反應來揣測什麼符號代表什麼意思。還有作品是每頁各畫做著同樣動作的兩人,雖然穿著、所在地、目的不盡相同,卻湊巧擺做了一樣的姿勢。甚至有作品是需要兩人協力翻閱,由前者讀前一頁、後者看下一頁的互動式漫畫(然而這樣的作品不適合邊緣人QQ)。

「有些雖然畫的不是頂好,卻因為它們十足的玩味性讓我買單。」米奇鰻說。透過設計,那些作品超越了語言,向來自世界各地的讀者傳播。「但我很懷疑它們如果到台灣來,會不會有人買帳就是了。」

安古蘭漫畫節:閃耀的漫畫產業

整個安古蘭漫畫節的高潮,在結束前一夜的頒獎典禮上。在頒獎前,會場會播映今年逝世的漫畫家影像,以紀念他們為漫畫的付出。紀念影像結束後緊跟著的就是宣告獲獎名單。「看在台下的我眼裡,真的很感動。前人殞落、後人代之繼續閃耀著,代代傳承,有種聚集在此的大家真的一個產業的感覺。」奇鰻分享說。

那之後的 TX 仍持續發行,每年前往安古蘭參展。而自力本接任總編起的 TX8 後,改為收錄不帶對白的純圖畫作品。

「一方面這也省去了編輯排版與翻譯的氣力,也能多少減緩成員的經濟負擔——」力本如實道來。

米奇鰻則搶接著力本的話:「你想說的應該是,我們 TX 終於要超越世界,成為宇宙級的漫畫!外星人不需要懂地球人的語言,只要看 TX 就能會意了。(笑)」

也許是鑒於在安古蘭的經驗,當米奇鰻獲選為 2016 駐村漫畫家時,畫的也是不帶對白的漫畫。倚靠視覺語言,讀者即能領會其中的情感。每個人抱著對漫畫的憧憬來到安古蘭,一把一畫抹上的,是對家鄉的快懷。

(本文摘錄經 青鳥書店 授權於 BuzzOrange 刊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你可能也想看這些文章

台灣為什麼沒有宮崎駿?50 年前國民黨一個念頭,讓文化沒落數十年
【文創困境】曾出過動畫、和灌籃高手一樣紅的本土漫畫《Young Guns》,為何最後無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