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上報

文/蔡明芳

中國從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建立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體制,同時參與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IMF)與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國際組織。隨著中國對外開放腳步加快與台商的快速移入,藉由低廉的工資與結合台商的製造經驗,中國成為世界工廠。

再者,由於中國過去出口與對人民幣的干預,使得中國累積了龐大的外匯存底。近來,中國也致力於推動人民幣的跨境交易或人民幣的國際化,2015 年 10 月,國際貨幣基金同意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的籃子之中,與美元、歐元、日圓及英鎊同列國際貨幣之林。

中國政府讓人民幣可以被納入SDR中固然值得肯定,但是,距離人民幣要在世界各國儲備貨幣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仍有一段不小的距離。我們可以從如下兩個面向來看人民幣是否可以國際化。

資本管制恐加速中國經濟惡化

首先,就中國的資本管制而言,2016年末以來,中國政府擔心資金大量外流,使其經濟減速加劇,推出多項管制措施。面對市場對監管進一步緊縮的疑慮,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出面表示,

「我們堅持一個原則: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外匯管理政策不會後退,更不會走回資本管制的老路。」

儘管如此,美國創投業名人也是億萬富豪的卓普(Tim Draper)基於要把資金匯出中國困難的原因,已宣布不再投資中國。貨幣的可流動性或資金可移動速度是投資者最關心的,中國擔心經濟硬著陸所做的資本管制,對其經濟量體只會有短期的效果,但卻會讓投資人不敢繼續投資中國

投資是為了追求更高的報酬,若投資報酬看得到吃不到,只會讓人對中國卻步,進一步加速中國經濟的衰退,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更是癡人說夢。

對內對外的衝突不斷

其次,就政治體制而言,中國的媒體仍是由國家掌控,人民除了網路翻牆外,完全無法知道中國發生什麼事,更不用說世界發生什麼事。即使知道發生什麼事件,也無法得知客觀的評論。這點從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過世才可以獲得自由即可得知。

從1978年的改革開放到2017年,即使中國參與再多的國際組織,中國唯一不變的是他的政治制度。中國除了對人民的管制外,與周遭國家也衝突不斷,包含中國近期與印度在邊境上的衝突局勢升高、中國與越南、菲律賓在南中國海的衝突、中日釣魚台衝突與中韓的薩德飛彈防禦系統衝突等。

我們很難想像這樣與人民為敵,與周遭鄰居衝突的國家,是可以讓世界各國願意把他的貨幣當作儲備貨幣的國家

人民幣國際化恐提前結束

由上述討論可知,中國的自由競爭市場僅是表面自由,當中國政府擔心其高官或企業將錢匯往美國或其他國家而做出資本管制時,我們一方面看到的是中國本身官員對人民幣的信心也不高,另一方面則是人民幣無法自由移動,試問,人民幣如何國際化?

中國上周結束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會後新聞稿連提31次「風險」,使得中國股市周一開盤超過四百檔跌停,顯見中國未來的經濟情勢存在極大的變數。不管中國政府心理的算盤是什麼,一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家,可以漠視國際輿論,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如此對待,我們如何相信這樣國家的貨幣可以自由兌換使用。人民幣國際化可能與中國對香港一國兩制 50年不變的看法一樣,將提前結束。

※作者為淡江大學產業經濟與經濟學系合聘副教授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產經觀點: 政治極權化與人民幣國際化的矛盾〉。)

延伸閱讀

【中國泯滅人權扯翻天】微博「蜡烛」成禁語,還要盡速火化劉曉波
【朕不給的你不能要】習近平嗆杜特蒂:「敢在南海鑽油,我會跟你們戰鬥」
中國經濟成長好棒棒?遼寧省 GDP 去年暴跌 23%,省長承認連續 4 年謊報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