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一連串的審查,《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終於在上個月27日由立法院三讀通過。年改裡最爭議的18%優存利率確定2年歸零,這讓不少反年改團體不滿,紛紛率眾走上街頭抗議。

有名退役飛官田定忠並沒有走上街頭,但對於政府漠視老兵的付出,他拿出鎯頭敲爛自己所有的勳章,並且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寫了篇短文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和失望,而最近這幾天,他的文章在退役的空軍飛官圈內瘋傳。

田定忠在文中裡說,田定忠在文章中也說,當年才二十三歲時,看到長官左胸口滿滿的勳獎章,他便立誓要為國家付出,獲得國家給予的勳章。為此,他曾在中國沿海偵巡、在清晨與夜晚的空中戰鬥、在外島運補掩護,在一次次的驚險中化險為夷;他也擔任過基勤大隊上校大隊長,累積的一星、二星累功楷模、忠勤、復興等勳章,林林總總二三十枚。

但在社會普遍認為清算軍公教利益時,背後是執政者以「國家財政危機」為名義,漠視以前和軍人承諾的契約,再以「轉型正義」為名,拿在沙場上為國家流血流汗的老兵開刀,最後還在媒體、教科書上對這些老人污名批鬥。

於是,他看了一眼電視螢幕中退休軍人在街頭抗議的畫面,從茶几抽屜裡拿出鎯頭用力地敲向那些已褪了色的勳獎章。「這些徽章對他已經毫無意義及價值。」田定忠如是說道。

以下是田定忠所撰「褪色的勳章」全文:

 

老人從書架上翻出一個盒子,裡面裝滿了一堆過去在軍旅三十年生涯中所獲頒的各類勳獎章。

老人用手撥弄著這些表面已略顯斑駁並失去光彩的勳獎章,心裡湧現一股股複雜的滋味,腦海中也跟著出現了一幕幕已顯模糊的影像。

那是好幾十年前的事了。那一年他剛從空軍官校畢業,派職分發到西部基地的作戰部隊,在部隊的任官佈達典禮上,他見到學長軍常服的左胸口上,掛滿了顏色鮮豔的徽章,下排幾乎是斜紋飾條的飛行作戰獎章,上面則多是直紋飾條且鑲有星星的星序累功獎章。

放眼望去,尉官官階者多是兩三排,但校官官階者勳獎章則多至五六排,那些五顏六色的徽章佩掛在深藍的軍常服上,煞是奪目好看。

一排排的徽章代表了軍常服的主人在軍旅建軍備戰工作上流血流汗的付出,也代表了他在萬里長空沙場中,為確保空防安全而奮勇無畏的表現,這些徽章除了紀錄了他為國服務的績效外,也彰顯了沙場男兒不少的英雄氣概!

/

老人那年才二十三歲,在不久前的空軍官校畢業典禮時,總司令在他軍常服的兩肩佩上了中尉軍官的階級,同時左胸口上佩上了一枚飛行胸章及一枚榮譽徽章,總司令拍拍他的肩膀,用肩章及徽章賦予了他未來的職務與責任!

他斜眼望著眼前總司令左胸口幾乎快佩戴到肩膀的十幾排獎章,快速地眨了一下眼皮,把影像收到大腦裡的記憶庫中,他知道那是總司令長年以來為國貢獻的紀錄,也是國家感謝他無悔付出的回報,是一種無上的榮譽,也是一份無形的驕傲。

他心想,有朝一日我也會獲得國家給我的勳獎章。

很快地,隨著在部隊中每日必須執行的作戰任務,包括大陸沿海偵巡、拂曉及終昏空中戰鬥巡邏、外島運補掩護、大陸偵照掩護等,每一批飛行任務均可以獲頒作戰積分一至二分,至年度結束時便可以依任務積分的多寡而頒授勳獎章。

老人用手指慢慢地撥弄著盒子內的徽章,宣威、彤弓、雄鷲、翔豹、飛虎、雲龍、、懋績、楷模,及不少的一星、二星累功楷模、懋積獎章,也有忠勤、復興等勳章,林林總總二三十枚。老人看著這些勳獎章,回憶著過去三十年來所付出的辛苦!及一次次差點命喪長空的驚險過程!

/

軍方勳章由正面角度思考,是由政府組織頒授於個人的榮譽證章,目的是為了表揚和彰顯受勳者對組織的貢獻,對受勳者而言,是一種榮譽或榮耀的象徵。但是換個角度思考時,則不一定是如此冠冕堂皇。

它是執政者或掌權者利用勳獎制度去奴役、驅使部屬犧牲某些個人的自由,甚至是性命,為執政者達成某種企圖或目的的工具之一。

諷刺的是,這些獎章並無實惠的價值,卻又被主政者賦予某種特殊的意義,被渲染成一種虛無的榮耀。

然而,人們在奴性的作用及愚忠教育的影響下,幾乎有志一同的去追求這種虛無又不切實際的功名,背後的代價可能是犧牲了歲月時間或家庭生活,也可能積勞成疾或戕害了身體,最可悲的是依令誓死達成任務的烈士,拼命之後卻命喪黃泉,未獲得任何獎章卻獲得了一塊墓碑。

老人是從沙場中全身而退了,他是非常幸運的一個人,在風雲詭譎的海峽上空沒日沒夜地駕著戰機巡戈著國防的邊疆,所駕駛的戰機在空中也多次發生發生嚴重的故障,但幸運之神眷顧了他,讓他不斷地驚險過關,保全了小命。

事後,他也獲得了記功獎勵,但,在事件的天平秤盤上,另一邊放的卻是一塊準備刻上殉難事蹟的大理石,倖存了,給你一紙獎狀及一塊鍍金的獎牌,殉難了,給你一塊大理石墓碑及一坯黃土。

老人再次的翻動著眼前散落桌面的各式勳章,腦子裡一一浮出為國殉難同學、戰友的容顏,想到此,老人眼眶中泛出一絲淚光,臉上擠出一個怪異的表情,唉,大家都好傻呀!還真以為國家民族的前途在自己的雙肩?也還真以為自己是國家的棟樑!

翻開人類戰爭史,從資料中可以看到無數的軍人以獲得政府頒授的勳獎為傲,或整齊排列裱框懸掛中堂,或整齊穿戴出席戰爭紀念活動;人們也會對昔日戰場中的英雄給予尊重的掌聲,甚至起立敬禮,因為他們曾經為國家的生存流過血,那是一個正常國家的人民對戰場英雄唯一的回報。

老人繼續地撫弄著那些徽章,但卻被電視機裡傳來的吵雜聲中斷了手指的動作。

他看了一眼電視螢幕,畫面是一群群退休的軍人在台北街頭抗爭的遊行活動,他們正遭到執政者對他們退休年金的清算而憤怒不平;執政者假藉了國家財政危機的名義,完全漠視之前的法律契約行為,以轉型正義為名拿曾經在沙場上為這個國家流血流汗的老兵開鍘,並在媒體及教科書上對這些老人污名批判。

/

民國57年考上高雄中學未讀,但卻擲筆從戎,去唸空軍幼年學校17期。民國93年從國防部作次室退伍。上校執政者以軍公教退休年金影響下個世代年輕人的福利為訴求,挑起族群間的鬥爭,他們完全無視自己對經濟建設的無能,也無視政府與人民的法律契約行為,卻企圖以國會多數而另立新法,期能從人民的身上剝削。

他們不但是違法亂紀,更是違憲亂政,老人深深地感覺他被無良的政府騙了,也深深地體會到政客的醜陋面貌。

老人曾經深愛這個苦難的國家及這個充滿人情的土地,為了這個國家及這片土地,他不畏生死、不怕艱辛,在國防的最前?枕戈待旦,在工作上夙夜匪懈,直到他老了才離開。

而今國家過去答應的全沒有了,國家的信用在無良政客操縱下淪為廢紙,過去有功於國家的軍人在無恥政客眼中淪為竊取國家財政的盜匪。

老人抬頭再看了一眼電視中退伍軍人在酷陽下抗爭的畫面,他順手拉開茶几抽屜,拿出了一支鎯頭,再看了一眼電視螢幕中的畫面,用力地敲向那些已褪了色的獎章。

這些徽章對他已經毫無意義及價值,他過去熱愛的那個國家、給他榮耀的國家、充滿希望與未來的國家已離他而去,眼前的這個國家在無良政客的操弄下,已沒有明天也沒有未來。隨它去吧!

時下的年輕人,不知道你們還有沒有我們那個世代的熱情與傻勁!你們是否還願意為眼前的這個國家流血流汗,去換取每個價值不到五十元的徽章,或是什麼章都沒領到,而由你的家人領到一塊刻有你名字的墓碑!

對此,蔡正元在臉書開始清點執政官員宛如「米蟲」的事蹟,整日打混、無視老兵過往功績:「當你們(指老兵)用生命巡航空域,他們(指執政官員)在睡覺;當你們用青春防衛海域,他們在歪錢;當你們用血汗保安陸域;他們在奪權,當你們老退了,他們說你們是米蟲,米吃太多要減糧。」

蔡正元細數執政官員們的不守承諾,只知道奪走人民權利、羞辱民眾,最後還語重心長向老兵喊道:「你們要看乎清、認乎明,總有一天,不要用鐵槌敲碎勳章,用鐵槌做出更有意義的事,總有一天,總會到來!」

為年改打筆仗的軍人也不只田定忠一位,根據中時報導,前海軍上校張競也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他們當初日以繼夜守疆衛土,請領祿俸心安理得,並不心虛。若國家有難、拯救民瘼,全部拿去也義不容辭。無奈政客無義,胡扯亂纏,如何能說服退役軍人?、

甚至發出怒吼:「錢不是我們從軍的原因,更不是鬥爭我們的藉口。窮不是我們無能所造成,亦不能欺凌我們來解套!」、「您要讓我沒有明天,我就讓您歷史終結」、「您的歷史定位判決書,必然會是由我來執筆!」看起來十分正氣凜然。

說了這麼多,軍人退休問題該如何解決?副總統陳建仁在前幾天有提出新的方法,至於結果如何,還要待立法院討論。

延伸閱讀:副總統陳建仁:軍人退俸制 將參考美軍全新設計

最後,要再小小打臉田定忠所言的「勳章價值不到五十塊」這個說法。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按照「公務人員領有勳章榮譽紀念章發給獎勵實施要點」規定,除了遭判褫奪公權者須要繳還勳章之外,勳章在領取人退休或死亡時,可以依照勳章的功績等級不同,折算成2.4萬元到6萬元不等的現金。

而獎章也按照功績不同做區分,最普遍的服務獎章值3600元,一等功績、楷模獎章、榮譽紀念章的價值可到1.8萬元。

(本文提供合作單位轉載。首圖來源:總統府。)

參考資料

對政府失望 退役飛官田定忠鎯頭敲爛所有勳章

抗議軍人被蔡政府妖魔化 退役飛官敲爛所有勳章

退役飛官敲爛勳章 蔡正元細數政府沉溺奪權的日常

海軍退役艦長怒吼:日以繼夜守疆衛土 我祿我俸心安理得

推薦閱讀

給反年改者:曾經是教師、軍人的你們,有以身作則教育下一代嗎?
退役軍人的見聞:只要這批「黨國軍官」不換人,國軍投共的機率就不會是 0%
【過度尊榮化軍人?】軍人年金專案處理,馮光遠:勞工也沒保障,不要太情緒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