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你以為現在民進黨列的前瞻計畫是綁樁計畫嗎?歷史會說話,現在的前瞻計畫和過去國民黨提出的方案從本質上就完全不一樣,反而一樣的基礎建設,國民黨只會撒錢拉民心,建設有沒有先行的規劃與評估,衡量的標準純粹是與國民黨高層的親疏遠近關係來區分。說到最會綁樁的,莫過於國民黨。(責任編輯:鄭伊真)

圖片來源:中央社

文/黃奕誠

國民黨前一陣子陷在黨主席選舉內戰的泥淖當中,不僅黨中央和立院黨團不同調,連地方黨部都快不受控制,導致在年金改革的戰場上進退失據,最後連自己的版本的提不出來。

不過蔡政府提出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卻突然成為國民黨的最後一塊浮木,讓國民黨開始上下一心、卯足火力來杯葛「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前兩週的冗長發言、霸佔主席台都還不夠看,現在打算讀佛經、讀聖經來拖延議事,下一次說不定真的會唸完整本電話簿。

有趣的是,儘管國民黨強烈反對「前瞻計畫」,但國民黨自己又吃了誠實豆沙包,先前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就公開表示,前瞻計畫抄襲馬英九的愛台十二大建設,是綁樁的行為。國民黨這樣不打自招,讓人又好氣又好笑,但回想起過去國民黨透過綁樁由上而下控制各級選舉,卻是一段讓人笑不出來的歷史。

國民黨透過綁樁來鞏固政權

國民黨身為外來政權,如何透過綁樁來與本土勢力合作,是維持統治權的第一要務,有哪些手段可看我前兩篇文章〈以為台灣政黨已經輪替了嗎?不,國民黨正用黑金控制農漁會,慢慢贏回地方選舉〉及〈為什麼台灣勞工老是被壓榨?解密國民黨掌控所有工會的黑暗歷史〉

除了農漁會、工會成為選舉機器外,國民黨也透過特許行業壟斷金融業的開放(僅開放給與國民黨友好的資本家),等同於從上而下地控制台灣的資本流動,綁樁早就是國民黨的內生基因

當時則因為國民黨具有獨大的行政權、相配合的國會和司法機關,執政期間主導許多重大建設,造成老一輩認為國民黨比較會建設的錯誤印象,實際上則因為缺乏規劃造就了許多蚊子館、密度過高的漁港等大大小小的建設,衍生出不少問題。

國民黨裡面最會綁樁的莫過於宋神掌

宋楚瑜當時擔任省長的時候勤跑基層,到處協助建設(撒錢),而有人稱「要五毛,給一塊」的宋省長,當時包含宜蘭羅東鎮的河川整治,地方需要五百萬,宋楚瑜給了五千萬,以及宜蘭市的道路整建修繕費用兩百一十萬,公所職員誤植為兩千一百萬,宋楚瑜仍照給。這些跳過縣市政府而直接發函撥款給鄉鎮的建設,其實就是為了未來選舉鋪路,導致最後其卸任時省政府負債了八千多億。

民進黨的前瞻計畫與國民黨的建設綁樁有本質上的不同

如上述提到的,宋楚瑜可以跳過各縣市政府,包含民進黨執政的縣市,直接用鄉鎮建設來跟基層民代、鄉鎮長搏感情,靠的是不受省議會監督的獨大行政權,而金額或大小則取決於宋楚瑜與該地方人士的友好程度。也就是說,這些建設沒有先行的規劃與評估,衡量的標準純粹是與這些國民黨高層的親疏遠近關係來區分。

這種由上而下建設的決策過程有三個主要行為者,分別為「中央行政部門」「地方黨部」「需要預算的單位」。當時地方黨部權傾一時,地方縣市首長的候選人名單都由地方決定,一個縣市的黨部主委權力甚至比縣市長還大,亦有所謂「地下縣市長」之稱,而法案的通過就是三個部門坐下來談,地方提需求,黨部跟行政部門認為可以就回去擬定計畫,接著再形式的透過立法部門追認。

因此,國民黨與民進黨最大差異之處就是,一樣的建設規劃,國民黨過去不受立法部門監督,跟民進黨現在在國會苦戰的基礎建設計畫不同,再加上前瞻計畫,是由地方縣市首長針對該縣市的需求做出提案,是由下而上的爭取預算,又跟與私人關係來散錢的綁樁也有不同。

結論

說了這麼多,並不是要替民進黨的前瞻做任何辯護,前瞻計畫的內容有許多都需要更多討論與溝通,事前與事後評估也不夠完整。只是看著國民黨喊著「綁樁」、「綁選舉」的這些反對口號相當反感,彷彿就像看著加害者苦喊著自己受到不公平待遇一樣令人作噁。

過去的歷史殷殷可鑑,而國民黨總是選擇性地遺忘自己過去的種種作為,但不要忘記,人民對於這些事蹟都看在眼裡。國民黨選擇遺忘,人民則會選擇記在心裡。

(本文經投稿作者黃奕誠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批評前瞻基礎建設綁樁:國民黨不是搞錯了,你們才是建設綁樁始祖〉。意投稿者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

延伸閱讀:

前瞻建設蓋來蚊子?一位台中人的告白:天龍人永遠無法體會外縣市爛又貴的大眾運輸
《前瞻計畫》預算不是 8800 億而是 1.5 兆—–光軌道建設經費就高達 9558 億元
【投稿】為什麼台灣勞工老是被壓榨?解密國民黨掌控所有工會的黑暗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