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銅像遭到砍頭,許多人認為這件事情和近年來破壞蔣介石銅像運動有關。但這樣抗議也只會讓大家更關注八田與一的事蹟,對「反去蔣」一點用也沒有,究竟這些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原來,又是國民黨在網內互打耍蠢啦……

(責任編輯:林芮緹)

被譽為「嘉南大圳」之父的八田與一銅像被砍頭,引起高度關注。一般認為,此事與邇來台灣社會越來越多的破壞蔣介石銅像事件有關,用以反制台灣盛行的反華史觀。

不過,從政治效果來看,此事除了激化對立之外,其實很難遏阻台灣社會「去威權符碼」的進程,甚而可能讓更多人關注八田生平與其對嘉南平原的貢獻;砍八田與一頭像的人意欲為何?恐怕不是以上所想得這麼簡單。

這種「你砍蔣中正的頭,我就砍八田與一的頭」的對比手法,是將兩人的背景與生前事蹟去脈絡化。就算不論兩人生前做過的事,蔣介石銅像是傾國家之力為之的政治崇拜,八田與一銅像則是民間自發性的感念行為。

而全國各地有成千上萬的蔣介石銅像與數百條中正路,但八田與一銅像與高雄曹公圳的曹公廟、彰化八堡圳的林先生廟一樣,都僅此一座,別無分號;這是為了紀念逝者對當地的貢獻,甚而是一種台灣人情味的展現,兩者如何能比?

「砍頭事件」發生在5月8日八田與一祭典之前,這祭典每年由嘉南農田水利㑹主辦,除了紀念八田與一對嘉南平原的貢獻之外,也感念134名構築這項工程中喪生的工程人員,早已行之有年,更是台日之間固定的友好活動。經此砍頭事件,勢必讓更多人關注八田與一的事蹟,反而為這場祭典添薪加柴,又如何能反制去蔣?

也有人將八田與一對嘉南平原的貢獻與日本殖民體制掛勾,把嘉南大圳視作日本戰時殖民體系的一環,例如日本學者矢內原忠雄就認為嘉南大圳是為了資本家糖廠而創設;甚而有台灣學者認為嘉南大圳的建設與日本殖民台灣的暴政互為因果,認為八田與一被過於神話。但當時的嘉南大圳作為殖民地台灣建設的一環,本就不可能脫離殖民地母國而單獨存在;與其爭辯嘉南大圳是為了台灣或為了日本,還不如回到嘉南平原農民的角度去認知八田與一的功績。

事實上,台灣內部對八田與一的推崇是跨藍綠的,前總統馬英九曾極力誇讚八田:「像這樣一個為台灣奉獻的人,我們應該把他當作台灣人一樣來對待。」馬任內更完成八田與一紀念園區的籌建。前副總統吳敦義更曾代表馬英九主祭八田,稱他「對台灣的貢獻很大,令人永遠追思與懷念。」不過,吳敦義感念八田與一的談話,以及他代表主祭的照片,現在已經成為他參選國民黨主席的「罪狀」。

這兩天,國民黨內部反對吳敦義的粉絲團早已瘋傳吳「祭拜」八田與一的照片與新聞,配上的註解是:「馬英九與吳敦義都拜祭過八田與一,所以國民黨就是在馬英九任總統、吳敦義任副總統的任內,慘敗給台獨。」「一群日奴!吳絕對是民進黨的臥底的!」「吳敦義根本是在向民進黨與其日本附庸國子民示好」。

而昨天出面坦承是砍掉八田與一頭像的前新黨市議員李承龍,早在「自首前」就在個人臉書質疑吳敦義,「太推崇八田桑,乾脆帶回家自己拜?⋯⋯」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接續黨主席選舉攻防,更顯事有蹊蹺。

https://www.facebook.com/leechenlong/posts/1459051527500337?match=5p2OIOaJvyDpvo0s5buWIOa3u%2BS4gQ%3D%3D

換句話說,

acting like a silly fool

憑藉著一張去頭掐尾的照片與斷章取義的註解,用以討好黨內基本教義派,切割自己黨內的候選人,把對付民進黨那套拿來對付自己同志,還有什麼比這招數更狠更瘋狂的。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892544307697428&id=1798905527061307

砍斷八田與一的頭像,並無法為蔣介石討回公道,但卻足以在國民黨內的黨主席選舉裡區分敵我,殺到對手刀刀見骨。這件莫名其妙的八田與一斷頭案的真相並非什麼「反華」「反日」的史觀鬥爭,也與什麼轉型正義後遺症無涉,而是假路線之名的國民黨內選舉惡鬥。

(本文經合作夥伴上報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社評:八田斷頭事件是國民黨内選舉惡鬥〉。)

延伸閱讀:

台灣人都該認識的日治官員:八田與一不只蓋了嘉南大圳,而是真正改變這塊土地
八田與一不是日本殖民幫兇──他為了拯救台灣農民槓上政府,是真正的人道主義者
蔣中正造就台灣經濟奇蹟?數據打臉國民黨假歷史:日治時期才是台灣起飛的黃金 50 年
農夫告訴你真正土鳳梨的滋味:你吃的土鳳梨,其實是日治時期進口的夏威夷鳳梨
優雅的自來水博物館卻隱藏著世紀的大謊言——真正的自來水之父才不是劉銘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