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篇文章】

三二三「行政院案」經過三年冗長的判決過程,終於在昨日(10日)宣判判決結果。相較於前些日子三一八「立法院案」以行為屬於「公民不服從」而獲全數無罪定讞,法庭認為三二三案侵入行為並無「阻卻違法」的正當性,因此做出相對應的法律裁決。

太陽花運動可以說是喚醒台灣民主重要的里程碑,究竟台灣現行法律會如何判決相關事件,足以看見台灣對於社會運動背後下的多元聲音是否有足夠的彈性與寬容,更甚地是,這項歷程或將影響未來台灣民主發展的走向。(責任編輯:鄭伊真)

3年前太陽花學生運動期間,衍生出「三一八占領立法院」(圖)、「三二三攻占行政院」、「四一一路過中正一分局」等3案。圖為當時占領立法院院議場的學生領袖林飛帆(穿綠外套舉手者)與陳為廷(拿麥克風者)等人。(中央社檔案照片)

文/ 王揚宇

3年前太陽花學生運動期間,衍生出「三一八占領立法院」、「三二三攻占行政院」、「四一一路過中正一分局」等3案;這3案的重要時間、事件及法院審理結果如下:

–民國103年3月18日,反黑箱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民主陣線等民間團體18日晚間在立法院外舉辦晚會,晚間9時突破立法院康園側門警力,衝入立法院占據議場,兩個街口外的行政院隨後加派警力戒備。

反服貿學生2014年3月18日晚間衝進立法院並占據議場,警方發動清場行動,但無法突破障礙。(中央社檔案照片)

–103年3月23日,晚上7時左右,反服貿群眾和學生在行政院周邊拒馬上鋪起棉被,爬入行政院,在正門前廣場靜坐抗議;也有學生從天津街的後門建物爬窗進入。

反服貿民眾2014年3月23日晚間闖入行政院院區,民眾攀爬窗戶進 入行政院。(中央社檔案照片)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在臉書發文,宣布占領行政院。清大研究所學生魏揚宣稱是占領行政院的總指揮。

警政署調派警力,要求警員依法逮捕妨害公務、毀損公物現行犯,在行政院周遭部署超過2000名警力,與民眾對峙。

反服貿團體2014年3月23日傍晚闖入行政院,部分民眾打破行政院 建築物的玻璃爬窗進入,並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中央社檔案照片)

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對群眾運動失控感到痛心,嚴厲譴責非法與暴力,要求警政署強制驅離、依法處理。時任總統馬英九也譴責暴力,支持行政院相關作法。

–103年3月24日,警方在凌晨展開第一波強制驅離行動,以優勢警力將學生抬上警備車,過程中發生多次肢體衝突,多人掛彩。

反服貿團體2014年3月24日傍晚闖入行政院,警方24日凌晨展開抬 人行動,現場一片混亂。(中央社檔案照片)

警方沿街廣播要抗議群眾離開,並開動鎮暴水車,以水柱驅離民眾,在清晨5、6時將行政院周邊道路清空。

反服貿民眾2014年3月24日日晚間衝入行政院,占據廣場與部分建築 ,24日凌晨4時30分,警方以水柱驅離占據行政院的民 眾。(中央社檔案照片)

行政院評估,民眾闖入破壞公物,造成約新台幣300萬元損失,驅離過程中約107人受傷,包括學生與警察。

–104年2月10日,台北地檢署偵結反服貿抗爭衍生占領立法院、攻占行政院及路過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案;三一八占領立法院部分,起訴林飛帆、陳為廷等22人;在三二三攻占行政院部分,起訴學生魏揚等93人;四一一路過中正一部分,起訴學生洪崇晏等4人,總計起訴118人。

台北地方法院2015年3月25日開庭審理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案, 被告魏揚(圖)等人出庭。(中央社檔案照片)

–104年5月5日,占行政院民眾指控遭警方驅離時受傷,向台北地院提起自訴,行政院提告。北檢依侵入建築物罪,追加起訴39人,併案台北地院審理。

–105年5月23日,時任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宣布,行政院長林全上任後批出公文裁示,對126名被告撤回告訴乃論刑事告訴。

案件審理情況

三一八占領立法院案: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認為,三一八學生運動領袖林飛帆與陳為廷等22人行為符合「公民不服從」概念7要件,對全數被告做出無罪宣判,全案可上訴。

三二三攻占行政院:21名被告中,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召集人魏揚等10人,被控涉犯煽惑他人等罪部分均無罪,全案可上訴。陳建斌、黃國揚等11名被告,分別涉犯妨害公務、損壞公物等罪,分別被判有期徒刑3個月到5個月不等刑期,均得易科罰金。另,本案侵入建築物罪部分,除了1名梅姓被告死亡,有86名被告;不過,行政院撤回告訴,均為不受理判決。

四一一路過中正一分局案:台北地方法院認定洪崇晏犯集會遊行法第30條的侮辱罪,判處拘役55天,被告蕭年呈、陶漢與撒丰安‧瓦林及那等3人分別觸犯妨害公務罪、侮辱公務員罪,判處拘役80天、30天與40天,都可易科罰金。案件經上訴,目前在台灣高等法院審理中。

(本文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太陽花學運3案 法院判決回顧〉。首圖來源:中央社。)

延伸閱讀:

你以為太陽花是台灣第一場學生運動嗎? 早在 20 年前,你爸媽可能都曾經當過暴民…
太陽花世代加入民進黨的心得:只談理想的人,大概會優先考慮時代力量吧
太陽花領袖的法庭獨白:打人警察一句「不懂法律、奉命行事」就可以卸責,讓我想到納粹的「平庸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