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底時,歐巴馬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顧問的 Rosa Brooks在《外交政策》上發表了一篇《在 2020 年前擺脫川普總統的三種方法——為什麼你現在必須研讀美國憲法第二十五修正案》(3 Ways to Get Rid of President Trump Before 2020——Why you need to read the 25th Amendment now. )

由 Brooks 女士的立場來說,完全可以理解他為何撰寫此文。然而這篇文章顯現的,正是從川普上台至今的令旁觀者覺得莞爾的「認知不和諧症狀」——

騷動不安的美國主流媒體、支持民主黨的政要們,崩潰得不知所以然,彷彿替換掉川普就天下太平。當然我們仍可以看到不少反川普人士做出漂亮的辯論,然而多數主流媒體從預測失準開始不斷替川普上台上色、找各種理由推諉卸責給網路和社群媒體。

並不是川普就是個沒問題的好選擇,以政治人物來說他完全是個新手,從近期例如七國禁令、墮胎政策上,也看得出川普政府手法絲毫不俐落,可以說拙劣,更和川普的偶像雷根總統的爭議性和勝選成因有高度的相似。

但讓我們先回到本文,來看看 Brook女士有那些批評、又提出了哪幾種方法來「擺脫」川普總統。

川普政策真的那麼具爭議性嗎?是,也不是

而文章開頭就寫質疑「我們真的被這傢伙『纏上』了嗎?這是全球現在不斷捫心自問的問題,因為唐納川普擔任總統的第一週就表現得非常清楚:沒錯,他就是和每個人擔心的一樣瘋狂。」

以川普的墮胎禁令來說,許多論述並不完全,例如美國資金其實一直都有這項限制,然而對普通小民而言很可能沒有詳讀厚厚難嚼的「president memorandum」,詳讀裡面涉及的法條,然而媒體也多半不會提及。

https://www.facebook.com/ingrid.chang.77/posts/10210285923319030

而七國禁令也同樣在主流媒體論述中選擇較容易煽動民眾情緒的方式進行論述,然而這項手法卻讓人不免想提起,七國禁令中被歐巴馬轟炸的就不知有多少國、而歐巴馬任期內不間段的戰爭和高開銷也為人詬病——當然,相對而言是不吃香的論述。(不過撇開政策決策本身,川普後續的處理確實又引發爭議,一如往常)

川普的政策說起來都有跡可循,算不上全新措施,也因此起民主黨崩潰程度也差不多,只是如今網路較過去發達這份情緒發酵也更快。

擺脫方案一:等到2020年

文章裡面寫的是 4種方案,不過顯然第一種在這篇文章的觀點來看是最快被拋棄的選項:「第一種,當然,所有人可以耐心地等到2020年11月的到來,因為等到那時候,美國選民們我相信應該會醒悟過來,準備用選票制裁那個不受歡迎的傢伙。但經過災難性的第一週之後,四年的等待顯然太長了。」

也因此有了方案二,彈劾。

擺脫方案二:彈劾川普

「如果對你來說彈劾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方案,那麼好消息是國會並不需要具體的坢國或是謀殺事實才能進行彈劾。事實上只要有任足以被視為『重罪或失當行為』就能夠彈劾(別忘了,前總統柯林頓就因為對他和Monica Lewinsky的誹聞撒謊遭到彈劾)。壞消息則是,共和黨把持了白宮和參議院,讓彈劾這件事情從政治角度來看近乎不可能,除非民主黨重新回歸參議院——但這在2018年以前不可能發生。」

當然 Brook也順便狠酸了川普愛講的「You are fired」一把,說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把這設成瞄準墨西哥的核彈密碼。但結論來看即使是積極的議會,彈劾也需要花上把個月的時間,當然也讓這些人等不及了。

擺脫方案三:讓彭思接手

這個方案可以說是連自己人都反彈的方案,搜尋網路上不難發現許多人對副總統麥可彭思(Mike Pence)沒有好評,我們過去也曾整理過彭思的介紹,不難發現他是個爭議性不下於川普的共和黨老將,例如:彭思是個立場鮮明的天主教徒,反對LGBTQ更甚,還認為妊娠期檢驗到殘障小孩就該墮胎云云。

這些 Brook女士都知道,但他仍相信彭思至少不是個瘋子,會在其他政策上表現出理智,只是因為共和黨不可能有這個意願讓彭思上台,所以他有了最後一個結論。

軍事政變。

擺脫方案四:軍事政變

「第四個方案是美國『前無古人』的方法:軍事政變,或至少軍事領袖拒絕服從命令。」 Brook 女士提到美軍以遵從命令的精神為傲,但他仍奠基於他對川普的認知,想像了一連串情境。

他認為川普並不是心思細膩敏感或是縝密的人,而是一個用「咆哮和推特治國的人」,不但粗魯、瘋狂、毫無自制力,而且「不可預測,狂放不羈的宣言讓即使是他最親密的左右膀都不寒而慄」。因此他假設了這樣的情境:

「如果美國軍隊領導人接到讓他們都嚇壞了的不明智、甚至精神失常的任務呢?不是『準備一個在國會授權下,若接獲可疑情報時入侵伊拉克的計畫』而是『準備明天入侵墨西哥的計畫』、『開始圍捕美國穆斯林,然後把他們都送到關塔那摩監獄!』或是『我要用核武給中國一個教訓!』」

看到這裡,確實心中升起一陣遺憾,就不再提歐巴馬的戰爭勳章了;但若這是 Brook 女士的真心話、若美國民主黨都用同樣短淺的方式來看待川普,那麼也難怪這次民主黨會落選。(當然會落選不僅僅是如此,只是打個比方)或許川普是個手法粗糙的政客,但他也絕對不是個傻子。

只希望民主黨能夠及時懸崖勒馬掌握住美國選民的心,至少不要最終落得像他們口中的川普一樣:瘋狂、口不擇言。若真心想拯救美國、守住選民,那麼是時候轉換策略了,而我相信美國民主黨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才是。

延伸閱讀:

【狂人比你想的深】川普可不是無聊愛亂嗆中國 ,而是在走前總統雷根反共的老路
【川普不是沒讀書的瘋子】他對中國的外交策略,完美融合了經典經濟學理論和君王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