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愛國詩人屈原常在作品中以「美人」自比,也用「美人」比喻君王,據說他有自戀及厭世傾向,而究竟他與楚懷王之間是否有同性戀關係,在文學史上還是一大公案,讓我們來看看屈原在〈離騷〉中是如何表達他的情感。(責任編輯:蔡沛宇)

圖片來源:厭世哲學家

文/ 厭世哲學家

等等,屈原不是男的嗎?他怎麼會把自己比喻成女人……

喂,而且他還稱楚懷王為「愛人」(靈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根本同志養成教育,堅決抗議屈原不能進入學校教材!

這樣我們到底要怎麼教小孩!

別擔心,老師這不就來教了嗎?

屈原〈離騷〉:

怨靈脩之浩蕩兮,終不察夫民心。
眾女嫉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

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
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忳鬱邑余侘傺兮,吾獨窮困乎此時也。
寧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為此態也。

鷙鳥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超譯:

可恨我愛人(楚懷王)他太放蕩,始終不解民心之所向。
他旁邊的狐狸精都嫉妒我的美貌,抹黑我是隻淫亂的潑貓。

世俗的人都喜歡投機取巧,
不遵守規矩而混亂了正道。
不走正直的路,偏偏要走邪門歪道;
同流合污就算了,竟還以為這有什麼不好!

我痛苦糾結又憂愁,誰會像我這樣無路可走?
我寧可馬上去死,煙消雲散,也不願如此狼狽醜陋!

我就像英勇的鷹鳥,本來就不能跟小鳥們相處,
難道是我自己不願意嗎?這實是天生本性如此啊。

方正的東西怎能插入圓形的洞中?
不同思想的人相處又怎可和樂融融?

壓抑自己的心志,承擔所有的誹謗。
寧可保持一身清白為正義而亡。
我想,聖人也會讚許我這樣的做法!

說到中國文學史上第一位花美男,當然就是屈原!屈原在他的作品(尤其是〈離騷〉)中,不斷表明自己喜歡「香草」(即花,不是香草冰淇淋的香草),並以香草比喻君子的美德,於是愛好香草也就等於愛好美德。

此外,屈原有嚴重的潔癖,並有些微自戀的傾向。他很愛美,喜歡打扮,也喜歡強調自己外貌俊美;並認為自己是太過於傑出、優秀,才會被渾濁的世人排擠。因此,屈原確實有濃厚的「厭世」傾向。

由於他在作品中,屢屢以「美人」自比,偶爾也以「美人」比君王,可見在屈原的心中,自己與君王都是極為美好的;所以當君王變心、不再信任他、疏遠他的時候,他就更加難過。

正因為屈原在〈離騷〉中不斷有女性「表白」的口吻,將君王視為愛人,且情意纏綿悱惻,所以一直以來都有「屈原是男同志」的說法。1944年9月,著名古典文學專家孫次舟教授在中央日報發表文章〈屈原是文學弄臣的發疑〉,表示屈原是同性戀,在當時文壇引發一場文學論戰。

無論屈原是不是男同志(究竟是不是實在無法查證,這個只有觀落陰才能知道了),他用「男女愛情」來比喻「君臣恩義」已經形成了一個文學傳統──大概後代讀書人寫的愛情詩都非單純的愛情詩,而是暗示君臣政治關係的詩。

因此我們建議,無論屈原是不是男同志,當我們在讀〈離騷〉的時候,還是應該首先把「男女愛情」當成譬喻,而不是實際的描寫。

延伸閱讀:

【看完這篇護家盟要來抵制了】《月薪嬌妻》是充滿性別平權理念的深度作品

北市挺同婚也發同志伴侶卡!柯P:看同性接吻不舒服,但人家喜歡干你屁事?

(本文經原作者 厭世哲學家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連結。首圖來源:厭世哲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