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19620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日本東京工業大學榮譽教授大隅良典。(共同社提供)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日本的諾貝爾獎獲獎數是亞洲第一,在自然科學類獎項中更是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這樣的優秀成績歸功於日本教育體制的改革及大筆經費的支撐,以國立大學為首的研究能量,讓他們在進入21世紀短短17年,就獲得17個諾貝爾獎。(責任編輯:黃筱雯)

日本至今共有二十五人獲頒諾貝爾獎,遙遙領先亞洲各國。日本能夠在諾貝爾獎等科學前沿獨領亞洲風騷,最根本的社會基礎在於改革教育制度,讓學習書本知識的教育變成「知性教育」,成為日本創新未來的動力。日本政府投入的科研經費在工業發達國家中佔據首位;小泉政府在零一年「科技創新立國計劃」,要在五十年內爭取拿到三十個諾貝爾獎的科研目標,目前已超額達標。

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十月三日宣布,二零一六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將授予日本東京工業大學名譽教授大隅良典。這是日本有史以來首次連續三年每年有科學家摘取諾貝爾獎,實現榮光與夢想的「三連冠」。

亞洲三強的中日韓在衝刺世界自然科學類諾貝爾獎中差距極為顯著。其中,韓國至今尚未有一人走上諾貝爾獎領獎台,中國在去年以屠呦呦發現青蒿素實現了「零的突破」,日本繼前年與去年有五位科學家獲獎後,今年又有一位科學家捧得諾獎,至今為止已有二十二人摘取了自然科學系中的諾貝爾獎冠亞洲,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

特別是近十七年來日本先後有十七人獲得了物理學、化學和生理及醫學的諾貝爾獎,井噴式的科研成就噴射出驚人的疑問:一億多人口的日本何以具有如此強大的基礎科研能力而登上亞洲諾獎的巔峰?

十月三日晚,東瀛日本列島又一次沉浸在激動之中。日本各大電視台紛紛速報了東京工業大學名譽教授大隅良典榮獲二零一六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消息,實現了二十一世紀首次連續三年獲得諾貝爾獎的「三連冠」。同時也是日本第二十五位諾貝爾得獎者,又是第二十二位在自然科學類的諾獎獲得者、第四個生理學及醫學獎獲獎者。

自一九四九年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湯川秀樹以預言介子的存在首次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後,日本文學家川端康成和和日本前首相佐藤榮作曾分別獲得亞洲第一個諾貝爾文學獎與和平獎,京都大學教授福井謙一獲得了亞洲第一個化學獎,還有生物學家利根川進取得了亞洲第一個生理學或醫學獎。

至今為止,日本獲得諾貝爾各項獎項的人數高達二十五人,其中作為自然科學類諾貝爾獎獲得者更多達二十二人。特別是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短短十七年內,日本更有十七名科學家分別獲得了物理、化學、生理學或醫學獎,其中諾貝爾物理學獎八人,化學獎六人,生理學或醫學獎三人,獲獎人數在世界上僅次於美國,超越英法德,雄踞亞洲之冠。

沒有科技創新就沒有未來,沒有強有力的基礎科學研究,就沒有科技創新的基礎。有輿論認為日本經濟停滯「失去二十年」,經濟強國失去動力。其實並不盡然。雖然在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經濟一直處於低迷狀態,但政府及官產學並舉,研發創新開拓新科學新技術的步伐依然沒有鬆懈。由此,即使在經濟低迷的時期,日本政府仍不斷增加研究開發投資,從重視應用性研究開始轉向基礎性研究

二零零一年,當時的小泉政府就大膽提出了一個「科技創新立國計劃」,其中包括要在五十年內爭取拿到三十個諾貝爾獎的科研目標。要鼓勵日本學者發表更多高質量論文,在日本創造更多集世界各國優秀研究者的據點。

在瑞典成立諾貝爾聯絡所

日本同時還在瑞典設立了日本諾貝爾獎聯絡事務所,把握「行情」。此計劃一出,當時曾被喻為「獅子大開口」,是「天方夜譚」,因為日本的最強項是應用技術和應用科技的完善化,獨創性的基礎科研能力要落後於歐美。然而,歷時十七年,這個被稱為「創造新知識、新科學」的計劃,卻接連爆出累累碩果,在剛剛到達三分之一的計劃時間內,就產生了十七位即超過一半的諾貝爾獎的獲得者,亮麗的成績單成為了創新研發的強力「催化劑」。

據亞洲週刊了解,根據五十年獲得三十個諾貝爾獎的科技振興計劃,作為每五年分計劃的總預算投入已從最早的十七萬億日圓(約一千六百億美元)增加到目前的二十五萬億日圓。近十年來,日本文部科學省(教育科學部)每年有關科學技術的預算均維持在三萬五千多億至目前的三萬六千億日圓,其中有關科學技術振興的研發費用始終保持在一萬三千億日圓以上。

作為國立的物質材料研究機構、理化研究所、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海洋研究開發機構和日本原子能研究開發機構等均有充足的科研經費加以保障。同時作為鼓勵創新和創造的國立科學技術振興機構,去年獲得的研發費用高達一千一百九十九億,較前年同比增加二成三。政府投入的科研經費在GDP中所佔比例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三以上,在工業發達國家中佔據首位。

國立大學為主體科研力量

此外,日本還有日本學術振興會,該機構以本身的基金等財力,每年用於科研開發的補助金則高達二千三百多億日圓。僅學術振興會就會從每年申請的十萬多件科研項目中篩選出三萬件,給予科研費用補助,每年新增與繼續研究項目達八萬多件,其中對於作為具有世界領先水平和世界科學獨創性意義的特別研究資助項目的研究經費至少五億日圓,並上不封頂。

獲得二零一二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山中伸彌曾說,沒有五年一期每年五千萬日圓的政府研發補助經費,真的很難說會取得發現誘導多能幹細胞(IPS細胞)的成功。現任京都大學研究所所長的山中伸彌目前正在將幹細胞培植應用於現代醫學細胞修復的臨床應用中。

同樣,獲得去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梶田隆章表示,沒有強有力的科研經費支撐,就不可能在岐阜縣飛驒市神岡町建設超級神岡探測器裝置。沒有這樣一個直徑達三十九米、高四十一米的充滿純水的巨大水槽中作為探測實驗裝置,也就不可能發現宇宙中的一種中微子在飛行中可以變成另一種中微子的科研貢獻。

以日本國立大學為主體的科研力量,是不斷收割「科研成果」的堅實基盤。日本現有大學總數七百八十二所,其中包括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國立大學八十六所,公立大學九十所,私立大學六百零六所。

日本大學最顯著的一個特徵就是大多數是研究型大學,以科研帶動教學,而不是教學型學校,所以大學都實行教授專家治校,充分獨立自主,保障學術自由、研究自由。即使作為國家科技發展戰略中始終處於「排頭兵」的重要位置的國立大學也是如此,由此培育成為日本科學創新的厚實基地。日本政府也將科技研究與開發經費的最大部分投入到國立大學,並設計了一套競爭性科研經費的申報投放制度,對以國立大學為主力軍的創新性科學研究具有重要的引導作用與助推作用。

至今為止,日本總共二十五名諾貝爾獲獎者大多數來自於東京大學、京都大學、名古屋大學、神戶大學等國立大學,這次獲得諾獎的大隅良典同樣來自國立東京工業大學,這凸顯出國立大學在日本基礎科學研究中的「主心骨」作用。而國立大學的教授和研究者大多也以科學嚴謹的「匠人精神」,孜孜不倦地探求研究,力爭走在世界科學前沿的專研,成為了日本不斷摘取諾貝爾獎的重要原因。

在日本的社會誠信度調查中,大學教授和研究者的誠信度排名第二,僅次於法官及律師。而科學研究專案的申報自主,評審專業化,課題註冊制,均在制度上避免了官僚化、應景化和學術腐敗。研究人員不受外界與行政干擾,能夠充分自由獨立地展開研究,這也是研究人員能夠在研究領域不斷取得成果的關鍵。

日本之所以能夠在諾貝爾獎等科學前沿獨領亞洲風騷,其最根本的社會基礎在於改革教育制度,讓學習書本知識的教育變成「知性教育」。這既成為了日本爭取創新未來的動力,也是為開創獨一無二世界科技貢獻進行了社會人才資源的「儲蓄」。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日本開始醞釀普通教育制度改革,開始將以往日本教育注重提高國民整體素質轉向適應新時代要求的個性豐富、開拓創新型教育。

二零零零年三月,日本召開教育改革國民會議,提出了新世紀日本教育改革的方向是要著力培育「擁有豐富的想像力、預見力為基礎的,能夠創造新思想、新想法能力的人」。這個被稱為新自由主義教育改革強調了學校教育制度的多樣化,推行教育的自我選擇、自我負責,提出在高初中小學課程設置上縮減必修課程,擴大選修科目,鼓勵學校和學生向個性化、特色化方向發展,把學生在學校學習知識擴展為學習「知性」。

延伸閱讀:「拒絕死背」的以色列教育,如何在 20 年內培養 10 位諾貝爾獎得主?

基礎教育改革注重個性發展

以二零零二年四月開始實施的新的學習指導綱要為標誌,日本基礎教育課程改革強調並落實了發展個性的教育原則。其中最重大的改革是新開設了「綜合學習」課,這是由各個學校自主創意設計的綜合性學習課程,目的在於培養學生自主學習、帶有自己興趣學習的能力,促進其個性發展。同時日本還在全國中小學全面推行每週五天學習制,讓學生有更多時間擺脫課本教育,走向社會,豐富校外生活體驗,感受新的社會知識、社會浪潮。

在日本學校不能進行「填鴨式」的過量教育,也從不提倡排名列榜考試成績,更不要求學生面面俱到死記硬背書本知識。這種以培養學生未來「生存能力」的知性教育,所確立的目標是不單單是記憶學習過去的知識,而是要在自己從未經歷過的境遇中,都能發現問題、自己解決問題的素質與能力。其次,知性教育也不僅僅是對理性知識吸收判斷和合理精神,更包含著對美和自然的感受力。在養成愛善憎惡、珍惜生命、尊重人權、理解關懷他人的道德倫理中,增強社會奉獻精神。這實際上也是為今後日本科技創新立國奠定了堅實社會基礎。

延伸閱讀:首位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歌手!「搖滾詩人」巴布狄倫為何得獎,兩首歌唱給你聽

(本文經合作夥伴亞洲週刊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日本諾獎冠亞洲 揭開科研與教育秘密〉。首圖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