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黃種人為何在世界上不強勢?

千年之前,中國不論在科技文明還是藝術品創作上,曾遠遠超過當時陷入宗教戰爭的西方文明,但卻在近代文藝復興、科學革命之後,被一舉超越。

這篇文章用歷史發展的角度,告訴你黃種人是如何變成一個弱勢民族。(責任編輯:黃靖軒)

圖片來源:rawpixel,CC Licensed。

文/鄭立(chenglap

先不講甚麼種族的問題。

發達的國家之所以強勢,在於他們整個國家對於人類文明的運作,有著正確的認識。無論你怎樣的膚色, 最後要建立一個強大的文明與國家。靠的是對人類文明的整體理解,特別是對經濟、科學、人文、法律上的理解。

而西歐基督教文明的成功,在於他們長期處於幾十個國家制衡的狀態,這個制衡的狀態使每一個國家為了超越其他國家,而不斷啟用新的思想。

就以經濟為例子,到底經濟是怎樣發展的?西方文明不同的思考這問題,給予新的理論和定義,例如認為「經濟就是透過以黃金換取貨物,然後再用貨物換取更多的黃金」, 也就是重商主義。

也有認為,經濟就是「人類會先用生產力令自己吃飽,吃飽之後多出的生產力就會形成工業、服務業」等,這就是重農主義。後來則開始去到經濟由「需求」去推動, 人類因為有了需求,而對物資以及別人的服務給予了價值。

去到現在,經濟的思想還是不斷的推陳出新。我們華人普遍對經濟的理解就是「不斷賺錢」。完了,如果對經濟的理解是如此,其實就是不理解經濟。結果就是不斷有人賺大錢, 經濟卻越來越走向病態和停滯。

我們的思想統一、單一,得到答案後,很少會質疑已有的答案,就一頭的繼續衝下去, 就算出了很大的困境也不反思。西方文明的強大,源自宗教改革、文藝復興, 將西文明從中世紀的思想鉗制中解放出來。

西方人曾經是全部都是必須仕奉教皇,面目含糊,無分你我的基督徒;去到各種擁有了自己的身份、信仰、語言,每一個不同的人,都是一個獨立的人。

這件事發生了約五百年。

初期的時候,看起來就是基督教世界分裂,變成了新教與舊教內戰,歐洲從團結走向分裂, 古代的異教思想復興、戰爭、動亂,一片混亂。當年的歐洲人還覺得東方世界是樂土,流行過所謂的東方主義,追求東方的瓷器,藝術品,非常的讚賞,認為西方是個混亂的地方, 東方則生活舒適和平。擁有大量的人口,強大的軍隊,以及強大的經濟實力。

只是去到近代才發覺,東方的大統一帝國是外強中乾的,因為他雖然龐大,人口眾多,但卻因為不斷削除人與人之間的相異性,而變得每一個人都越來越失去個性,最後完全失去了改進的能力。反而西方世界卻是演出像春秋戰國的時代的百家爭鳴。

西方就是有這樣的不斷改進的能力,才不斷的變強,至於其他人會不會變強,也是取決於他不斷自善,不斷改進,是否能進一步去理解人性與宇宙。哪天有任何一個群體, 在這方面超越了現在的西方文明,則他們早晚也會因為變強而超越現在的白人。

這跟膚色沒甚麼關係,生命的本質就是不斷的改變、演化、革新。而在這五百年歷史中, 西方文明比我們更接近追求真理, 我們則為了現實、為了保守、為了穩定, 拒絕了革新,拒絕了生命的本質,選擇了維護既有秩序,讓人活在謊言,扭曲自我,服從權力。

最後會變弱,是因為我們忘記了要追求真理,怪不得別人,是我們自己選擇要變弱的。就像臺灣不斷炒房,大家明知這種行為對於人類是無益的,他不會從人類學懂更多的技術, 不會令人類的社會進步,不會令人類變得更完整,他就只是賺錢,讓有錢的人, 賺更多的錢。

但這些錢沒發揮任何價值, 反而造就一群因為賺錢容易,而更無能,更沒有勇氣, 繼承地產的二三世祖,讓他們有錢去上流社會爭奪權力和虛榮,吸乾改進人類文明的能量。

白人就是不斷的問「為什麼」,然後找到不妥的地方,抗爭、改進,最終兌變,我們的教育就是叫人少問為甚麼,或者找到了為甚麼有問題,我們還是一句「現實就這樣了你能怎樣」甚麼都不做的讓這個問題繼續存在。

那,還怪得白人取得大部份的資源嗎?為甚麼?問題就是在於我們不怎樣去找為甚麼,待別人餵我們答案,而這答案還多數時候是錯的。

白人也不是全部成功的,沒有抗爭、沒有改變的人,即使是白人也會是失敗的國家,即使是白人也會變成社會底層的失敗者,但這樣才是健康的。相反的,讓一堆人靠爸和靠資產,明明是懦弱,懶於改革自己卻還是能成為「人生勝利組」,他們的幸福就是建立在令社會變弱之上。

如果你說你只是想要「黃種人」變強,就寄望在哪個阿爸身上,不管那是中國,還是日本,而不是打算自己親手去實行,有著這種沒出息的思想,只是想狐假虎威, 而不打算由自己開始變強。

西方的文明就是建立在這五百年裡,多少個抗爭、研究科技、改變文明、推動世界的勇者,而我們呢?這五百年出了多少個跑去考了科舉當官,服從權力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或者買了很多地就以為自己很厲害的人?

後面那些人領導的社會,輸給前面那種人領導的社會,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就已經註定了這世界上的資源是不應該給你的,即使東方哲學,亦主張天道酬勤,等別人做好所有改革,自己就只是因為膚色相同就可以沾光, 這算什麼?

延伸閱讀

缺乏創新力的華人社會:充滿「恩情」的道德制約,結果誰都沒有做自己
旅居歐美最大的敵人不是歧視,而是自己人「弱弱相殘」:我在美國看見的華人劣根性
戳破中華民族的神話──華人的概念不是自古就有,而是為統治方便被梁啟超「發明」出來的

(本文經原作者鄭立授權轉載,並同意BuzzOrange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Re: [問卦] 黃種人為何在世界上不強勢?〉。首圖來源:rawpixel,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