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中華民族的神話──華人的概念不是自古就有,而是為統治方便被梁啟超「發明」出來的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中華民族」是近代中國人團結國家的重要口號,「漢人」、「華人」也成為如今重要的民族主義號召,而充滿「中華民族史觀」的歷史教育也成為鞏固這套系統的工具了,但說穿了不論是「中華民族」或「中國民族」都是由梁啟超所建構出來的概念,而「漢人」則是章太炎所提出。

(責任編輯:林芮緹)

文/ 常山七次郎

在現代民族主義國家的設計裡面,歷史教育的功能就是為了鞏固民族主義。 在 19 世紀以前,德意志、法蘭西、英格蘭、義大利都是地理名詞,而尚無政治涵義,當時的歐洲諸國都還是君主國大公國等,民眾尚未接受義務教 育且大多文盲,也沒有所謂的國家民族意識。

最早的義務教育始於普魯士 大約在 17 世紀。但最初只是為了訓練能在工業化社會的技術工人。 最早的民族主義起源於美國獨立,必須注意的是這裡指的 Nationalism 與華語的「民族」意義不同,美洲人是因為受到殖民母國的經濟壓迫才獨立的, 因此他們的美國並不是建立在血緣上和文化上的差異,而是建立在地理與經濟上的。

但是這並無大礙,民族主義只是想像的共同體,你認為我們是 同一國的那就是同一國的,你認為我們不是同一國的那就不是,不需要太 多的道理反而大多是情感的訴求。

在中華民國體制下早期的語文與史地教育就是在塑造共同體的教育,中華民族不是自古以來就有的東西,而是梁啟超弄出來的 ,它有點像是九二共識原本沒有的東西,在事後生出一個名詞把他套上去,就變成事實了, 而後再依照中華民族史觀寫歷史。 關於梁啟超的中華民族創造過程: 1898 年秋他流亡日本之後,比較系統的研究了歐洲的民族主義論著,並結合 中國的實際,提出了許多發人深省的新見解。

1899 年,梁啟超在《東籍月旦》一文中,破天荒地使用了現代意義上的「民族」一詞。 他在評介當時有影響的世界史著作時稱這些論著「於民族之變遷,社會之情狀,政治 之異同得失,……乃能言之詳盡焉」。 又云:「著最近世史者,往往專敘其民族爭競變遷,政策之煩擾錯雜」。 梁啟超從這種民族競爭的理念出發,又大膽地提出了民族主義是近代史學的靈魂。

1901 年,梁啟超發表《中國史敘論》一文,首次提出了「中國民族」的概念, 並將中國民族的歷史劃分為三個時代:

第一,上世史,自黃帝以迄秦之一統,是為中國之中國,即中國民族自發達、自競爭、 自團結之時代也;第二,中世史,自秦統一後至清代乾隆之末年,是為亞洲之中國, 即中國民族與亞洲各民族交涉、繁賾、競爭最烈之時代也;第三,近世史,自乾隆末年 以至於今日,是為世界之中國,即中國民族合同全亞洲民族與西人交涉、競爭之時代也。

梁啟超在這裡反復用了三個「中國民族」,而且從宏觀上勾勒出三個時期的不同特點, 顯然是經過了較長時間的思考之後得出的結論。

在「中國民族」的基礎上,1902 年梁啟超正式提出了「中華民族」。他在《論中國學術思想變遷之大勢》一文中, 先對「中華」一詞的內涵做了說明。

其云:立於五洲中之最大洲而為其洲中之最大國者,誰乎?我中華也; 人口居全地球三分之一者,誰乎?我中華也;四千餘年之歷史未嘗一中斷者,誰乎? 我中華也。

隨後梁啟超在論述戰國時期齊國的學術思想地位時,正式使用了「中華民族」, 其云:齊,海國也。上古時代,我中華民族之有海權思想者,厥惟齊。 故於其間產出兩種觀念焉,一曰國家觀;二曰世界觀。

由「保種」、「民族」到「中國民族」,再到「中華」和「中國民族」, 梁啟超基本完成了「中華民族」一詞的創造。這是目前所見到的關於「中華民族」的最早詞彙,一直沿用到了今天。

以上節錄自《中國儒學網》-〈「中華民族」是誰首提的〉

東亞第一個民族主義轉型的國家是日本 ,黑船開港 (1853)、大政奉還 (1867) 以及整個 明治維新運動 (約 1860~1880),在思想上就是民族主義導入日本島國的過程。在這之前 的日本是幕府,更之前到處都是大名割據,可沒有辦法團結起來。 但是日本有一個好處就是在這列島上有 1000 多年的共有歷史, 這個在當時的大清是完全沒有的東西。

因此梁啟超去了日本考察之後, 就想自己弄一個起來。 在梁啟超發明中華民族的前幾年,同盟會發起人之一,大學問家章太炎其實就先發明了漢民族。漢民族與中華民族的設計不同,中華民族是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所以袁世凱開國之初才會用五色旗,而革命黨人喊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這裡的中華其實比較接近漢民族主義的觀點,但是漢民族主本身是以地理來區分的,也就是所謂的關內與關外。

但事實上就算是關內的這一群人,湖南人、兩廣、福建…… 每個地方的語言跟血統 也都是有很大的差異,當時甚至是過一個山頭之後兩個村莊所講的語言就有所不同, 而且識字率極低 (2%以下),白話文也尚未發明,真正能使用文字的知識份子少之又少, 在連共同的語言都缺乏的情況下要推行民族主義根本是緣木求魚的事情,這也就是大清沒辦法轉型成功的真正原因。

很多人都認為大清在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的轉型是因為只求船堅炮利不求改善儒教的傳統, 其實問題不在儒教, 而是在於大清沒有辦法從一個君主制的多元帝國轉型成為民族主義國家,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民族主義國家的威力非常驚人,它可以大量的徵兵,從民間搜刮很多資源,而不會引起民眾太大的反抗(畢竟要相忍為國)但是大清本身是個君主制多元帝國,在關內的這一群人稱統治者為大清皇帝,對蒙古人來說它是蒙古大汗, 對圖博人來說他是轉世活佛的冊封者,大清轉型成一個單一民族國家需要大量的時間想要在數十年間就完成民族國家的轉型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此大清才會在要遭遇財政危機想要將鐵路畫為國有的「保路運動」+「湖北新軍的叛變」的情況下倒台。 因為沒有人想要「相忍為大清」所以大清就倒台了。

真正把中華民族普及是非常晚的事情,畢竟在大清倒台之後的 1912~1949 年間,幾乎整個 東亞都一直在戰爭,加上外國勢力進進出出,根本沒有辦法讓義務教育和大型媒體來形塑 中華民族主義,而早期的中共是配合蘇共的國際主義,甚至有消滅漢字全面採取西里爾 文字的計畫,一直到毛澤東因為赫魯雪夫批判史達林而和蘇共翻臉之後,中共漸漸地走向 民族主義的路線上面把中華民族又撿起來用,也就是 1960~1970 才漸漸的把中華民族 普及了。在台灣應該比中國更早一點,大概 1950 年代就開始積極從義務教育上面將台灣 島民思想改造成為中華民族主義者。

談了這麼多,回到一開始的歷史教育上面塑造民族主義的歷史教育是否是一種錯誤? 要從兩個角度來看, 若你要從國家集體的觀點來看,民族主義史觀是必要之惡,因為 沒有民族主義來團結國民,國民不會馴服於國家機器,你不可能為國而戰或衛國而死。 這樣的國家是積弱不振的,被侵略併吞是早晚的事情。

但是從個人自由的角度來看,歷史教育應該是教育歷史事實之後,提問讓學生自行產生歷史解釋,也就是說刺激學生思考的能力。 歷史有趣的地方是,它其實是非常多賽局的詳細記錄,因此我們可以利用歷史資料來研究賽局理論的各種可能。

 

(本文經原作者 常山七次郎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民族主義與歷史教育─以中華民國為例 〉。)

延伸閱讀:

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少騙,真正的中華民族早在 3 千年前就被周武王給滅絕了
【解讀金庸的民族主義】從郭靖到韋小寶,大俠的任務就是「驅逐韃虜、統一中國」
請中國收好那顆民族主義玻璃心,這麼脆弱根本當不了世界霸權
世界各地的華人歡慶端午,台灣人如何面對「大中華文化」的洗禮?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