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國民黨的黨產歷史悠久,不過你真的知道這些「不當之財」從何而來嗎?(責任編輯:林芮緹)

16334439325_262f1ea98b_z

文/陳昱齊

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在8月31日正式掛牌開張,首日就接獲兩件檢舉,9月5日又通過檢舉獎勵辦法,檢舉獎金最高為該不當黨產價值的1%,最高1億元。國民黨家大業大,是全球最有錢的政黨,想必已經有許多人磨刀霍霍要來賺這高額獎金了

這次的不當黨產委員會的委員組成特別找了歷史學者,就是因為知道國民黨的黨產問題不但盤根錯節,許多更是年代久遠,如何找到這些佐證的資料,就非得仰賴歷史學者不可。

筆者也想從歷史檔案中找尋不當黨產的蛛絲馬跡,拋磚引玉,希望更多人能加入追討行列。

國民黨不當黨產問題由來已久,外界的抨擊也非始於近日,早在這之前,社會上的有識之士就已指出「國庫通黨庫」的問題了例如雷震所主持的《自由中國》半月刊就有大量的批評,如今看起來,句句真知灼見,無怪乎蔣介石眼中容不下雷震,非得親自下令將雷震打入大牢不可,茲舉數例如下:

「縣市黨部的經費,由縣市政府在『人民團體補助費』及種種名目項下撥給,已為人盡皆知的『秘密』」(48.5.1社論)

「普遍設立在各公營事業內的產業黨部、郵電黨部、公路黨部、鐵路黨部等,其人員或列入正式編制,或寄名在所隸行政單位,其經費更照例編入各單位預算;有的黨部甚至把黨部招牌,公然掛在所隸行政單位的大門之上,這些也是已經人所共知。」(49.6.1社論)

「據可靠的統計,四十五年度國民黨臺灣省黨部一年的預算數字,已高達兩千八百餘萬元,四十六年概算數字,更增加到三千一百餘萬。⋯⋯這樣龐大的開支,顯然不是國民黨員本身負擔的,而是加在全臺灣納稅人的頭上。」(48.1.16社論)

「各縣市的民眾服務處及鄉鎮民眾服務站的經費,也完全是由縣預算中支給。」(48.5.1社論)

「在國家財政萬分困難的關頭,任何大小單位,都該盡力節省開銷,⋯⋯但青年救國團卻運用特殊的方式與關係,在各方面要津貼找財源,而置國家財政於不顧。」(47.1.1社論)

《自由中國》雜誌封面(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公有領域)

關於「國庫通黨庫」,有許多種方式,其中最簡單的一種方式就是由國家預算來支應黨的花費,前述所舉《自由中國》已有批評,而曾任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副主委的阮毅成先生,在其所留下的〈中央工作日記〉裡也留有大量的一手記錄,尤其關於各種「經費的紀錄」更是詳細,也為「國庫通黨庫」留下歷史見證。

51年8月4日,國民黨中央財務委員會主委徐柏園在中常會報告52年度中央委員會總預算案,當時國民黨中央一年總預算1億又720萬元,由國家總預 算編列支應的有9075萬又78元,比例達85%。

隔一年10月23日的國民黨中常會上,時任行政院長同時也是國民黨副總裁的陳誠年坦承「現在黨費每年由 政府預算負擔者,已達一億餘元,幸立法院中,本黨同志佔多數,易於通過,此後是否順利,殊難一定。」

至於地方層級的黨部,如臺灣省黨部連同其所屬黨部,根據時任省黨部主委的薛人仰報告,52年度預算為5956萬4369元,經費來源分成三大塊,分別是中央補助264萬元(其實也等同於國家預算補助)、自籌131萬6545元及最大一部分省級補助5560萬7824元(民眾服務社就有3千多萬),而 省的補助就來自於各個縣市的預算。

換算國家納稅人補助93%給臺灣省黨部。54年度預算5793萬670元,「其中由省縣級行政單位補助之收入為5656 萬8970元。」比例上升至98%,把臺灣省黨部當作臺灣省政府底下的一個機關來形容恰如其分。

中央預算只要「立法院」一個機關點頭就可以,但地方預算可是要20多個縣市的民意機關同意才行,相形之下質疑聲浪當然比較多。

省黨部主委薛人仰就自承「民意機關審議地方政府預算時,由於黨外議員責難,使從政同志苦於應付。蓋此種『夾帶』性質之編列,隱藏既有困難,說明復有未便,以致常遭刪減。」 「每逢縣市長或議員選舉時,黨外競選者輒以本黨濫用公帑充作黨費予以攻擊。」

這種將預算「夾帶」在政府預算中的作法,首先,得先過行政機關這一關,也就是 縣市政府,這在國民黨自己主政的縣市還容易做到,若是遇到非自己人執政就有困難,例如53年的縣市長選舉,國民黨輸掉了四個縣市,考量縣市長非自己人,故 將這四縣市本應分擔省黨部的經費446萬元改由其他縣市分擔,說到底,最後還是由地方政府公務預算支應,納稅人買單。

除了中央黨部及省黨部之外,國民黨轄下還有各式各樣的「特種黨部」,經費來源多數也來自於「相對應的公家機關預算」,茲舉數例如下:

郵政黨部53年度經費218萬8千元,郵政總局以郵政職工敎育名義補助211萬6千元,佔97%。

電信黨部53年度經費196萬2020元,電信總 局以通信職工敎育費名義,補助185萬4020元,佔95%。

產業黨部連同所屬各支區黨部54年度概算654萬5千餘元,「由各生產事業單位以勞工訓練補 助費名義撥助者為580萬元。」

國民大會代表黨部55年度預算60萬元,國大秘書處補助24萬元。

鐵路黨部55年度預算204萬7千3百元,鐵路局補助 140萬元,另由鐵路局補貼專任人員10人津貼金全年11萬4千5百元。

在「黨庫通國庫」的歷史中當然少不了「附隨組織」的身影,如54年度,革命實踐研究院獲得省教育廳補助359萬2千元,中央總預算則編列280萬5560元補助青年反共救國團,352萬補助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539萬4550元補助國防研究院,158萬補助華興育幼院。

以上所舉由國家預算支應國民黨開銷的經費,當然都算是不當黨產的一環,如何追討還有賴不當黨產委員會費心思,但可以確定的是不當黨產的挖掘工作才正要開始,各方人士應該積極加入,把不當黨產的真面目徹底揭開,早日將黨產歸還於民,國民黨也該放棄困獸之鬥,誠實面對,否則將國民黨推向歷史灰燼的正會是 國民黨自己。

(本文經合作夥伴想想論壇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從史料看「黨庫通國庫」的歷史〉。)

延伸閱讀

【顧立雄快查啊】賣大樓護黨產?救國團:我們跟國民黨無關,不是黨產
【國民黨不告訴你的歷史】不當黨產背後,是無數個台灣被壓迫的菁英與破碎家庭的故事
【普天之下莫非黨產】黃金和故宮寶物都是黨產,不承認一個中國就不准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