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2GFmPKngi0[/youtube]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明天政府將會決定 Uber 是否需要撤資,而 Uber 也祭出萬人連署來對抗。然而,面對 Uber 認為自己無法可依的說法,計程車業者卻認為是他們想逼政府訂一套專屬的遊戲規則。兩造之間說法完全矛盾,現在已經成為一場羅生門。

(責任編輯:曾華銳)

採訪整理:陳翊屏 │ 採訪校審:陳秋如

周:歡迎大家來到《蔻蔻早餐》節目,昨天為各位討論了 Uber 在台灣的影響,及 Uber 與台灣計程車業者在整個行業中所造成的衝擊,訪問的是 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先生。今天我們訪問的是,台北市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鄭力嘉以及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理事長早。
鄭:各位聽眾大家早。
周:另外是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李總經理。
李:主持人、各位聽眾大家早。
周:台灣大車隊大概是現在計程車業中,駕駛人最多的,16000 多人?
李:是。
周:全台灣總共有多少位小黃運將?
鄭:86000 多人。
周:86000 多人,包括了台灣大車隊的 16000 多位運將司機,現在面臨 Uber 大軍壓境的競爭,跟他們認為非法的挑戰,到底政府應該怎樣做一個公平的遊戲規則?我們的小黃運將行業,又該如何提升競爭力?理事長,你們小黃運將司機醞釀要罷工,而且你還去告 Uber?你已經提告啦?
鄭:對,已經提告。
周:違法公司法?
鄭:對,違反。
周:去告顧立楷唷?
鄭:對。
周:你們跟 Uber 間的征戰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有很多人認為 Uber 有非法、有就地合法化的問題,不過,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對於 Uber 來講,如果台灣沒有消費者就沒有 Uber,所以有人就會覺得,台灣計程車業者讓 1 萬多個 Uber 司機變成乘客喜愛的對象,今天 Uber 還在報紙上登了廣告,「讓 Uber 留在台灣,讓我們一直服務您,立即連署支持 Uber ,LOVE TAIWAN.COM」,比較殘酷的問題是,你們競爭力不夠好,才讓新進競爭者闖入了,怎麼面對這樣的問題
鄭:因為第一個它是非法的,既然是非法,所以他很多投資成本比我們相對低更何況它運價車資比小黃便宜一半,以消費者取勝來說,當然消費者會選擇便宜的,這部份對我們來講是比較吃虧的。

  • 便宜、高級、高品質,這都是計程車受限於法規難以做到的事

周:要請李瓊淑總經理告訴我們,Uber 為什麼可以進軍台灣呢?如果台灣計程車業者都非常優秀就不會啦?我這樣形容有點不太恰當,就是說人家會覺得兩個情人之間,為什麼會有第三者入侵,一定是有可能機會嘛,為什麼會讓 Uber 變成台灣計程車業者的小三呢?
李:我補充剛剛的問題,為什麼現在台灣的乘客會喜歡搭乘UBER,分成幾類:第一類是,Uber 車資可以「彈性運價」,在離峰它比計程車更便宜,在尖峰時間大家叫不到車,它可以比計程車倍數收取,讓一些人願意出來服務。我想這個在現在既有計程車的交通法規上是被限制的,因為現在計程車費率是單一費率制,我們只能依照表來收費,我們要收多少錢是需要政府通過核准的。
周:就是說運價彈性,讓消費者喜歡坐?
李:沒錯,這是第一個,所以這些是它完全不被納管的。如果交通部可以開放彈性運價,我想這個也都沒有問題。
周: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們條件沒有吸引力,而是因為政府規定你們不可以運價彈性,所以 Uber 就擁有這樣入侵的優勢
李:第二是,有人會坐 Uber 是因為新鮮、高級,黑頭車很潮,但台灣計程車在這幾十年來是被受規範,它必須要漆成黃色,當然現在交通部有在研擬多元化計程車,就是朝這方面去走,車款可以不同、顏色也可以不一樣,但現在目前計程車就是要黃色的。另外因為單一費率制,所以一般計程車司機也不可能去投資更高檔的車,因為所有的價錢收費都是一樣的。
第三,當然會有一些乘客說 Uber 的車品質比較好,我要呼籲並不是計程車素質不好,其實大部份司機服務態度很好,每天兢兢業業在工作崗位。我認為應該倒過來,是我們應該如何去輔導這些計程車司機
讓他的服務、態度、車款能夠讓現在社會大眾更喜歡,甚至可以要求一些不被納管、不被加入車隊的司機,他也因為這樣,可以加入各個相關的車隊,我相信只要加入這些車隊後,政府只要針對車隊管理,這樣就可以相輔相成。
我要再次呼籲,台灣不見得需要 Uber,而是 Uber 這樣的行為是否受台灣民眾喜歡,如果是,我們就呼籲政府針對相關潮流制定法規,讓我們這些合法的業者能夠遵循,這是正向循環。
周: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小姐所說的,Uber 到底被不被喜歡。昨天顧立楷總經理說,有阿,因為他們一開始發展時公司只有 3 個工作人員,現在已經到 15 個工作人員,而且現在登記在 Uber 平台下有 1 萬多個司機,這 1 萬多個駕駛有失業、工作機會問題,加上現在有連署,所以他們認為 Uber 有存在需要。
還有另外一點,李瓊淑總經理剛剛提到,Uber 運價、顏色彈性,再來有人說 Uber 駕駛程度比較高,這是有點誤解,也不太公平,可見得駕駛素質也被考慮;還有一點,我的朋友告訴我,Uber 很好,用信用卡扣款,不用擔心沒有現金,我如果坐計程車的話,一定先看我有沒有零錢,如果沒有零錢,我真的會非常焦慮,我想這也是原因之所在?
李:其實台灣大車隊目前可以手機綁定信用卡,直接從手機付款,每一台車車上都有刷卡機,包含悠遊卡及各式各樣的…(周:我看他還有支付寶、歐付寶…)對,現在完全都可以,甚至是比 Uber 更多樣化的選擇
周:Uber 現在有一百萬登記乘客,如果我登記了,我就有一個信用卡付款在那邊,所以我連刷都不用刷。我有朋友跟我說,我今天從安和路坐到忠孝東路只要 69 元,各位,計程車起跳多少錢?(李、鄭:70塊。)我說你怎麼付錢呀?還找一塊錢?他說沒有阿,你上車下車就走人,因為已經扣款了,這是 Uber 愛好者的說法;不愛好 Uber 的另外一個人告訴我,收費很貴,從延吉街坐到西華飯店,花了 390 幾塊,氣歪歪!哈哈。
李:所以我剛剛有提到它是彈性議價,計程車起跳 70 塊,他可以只要 69 元是因為UBER完全不需要考量稅負的問題。

S__76021770

  • 平平是傭金,Uber 抽 25%不用稅,計程車車隊卻不到 3%

周:台灣大車隊也好、台灣的既有計程車業者也好,是因為守法的小黃有法律規範,Uber 非法入侵變成相對就有競爭力了。明天經濟部長要對於當初 Uber 申請營業項目不符撤資這件事做出決定,本來交通部答應計程車業者,經濟部投審會將撤資,後來因為共享經濟未來產業趨勢,行政院有不同看法希望把它納入法規,我請教兩位,Uber 可以在台灣跟你們共存嗎?最重要的是消費者能夠得到什麼?消費者可以得到最好的服務,就是業者的目標。鄭力嘉理事長,過去你也是運將?
鄭:對。
周:你做多少年?
鄭:兩年多。
周:你好年輕喔,你現在是專業理事長?你們工會有多少人?
鄭:我們工會有兩萬多人。
周:就是 86000 多人中大概有兩三成?
鄭:因為我是台北市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
周:喔對,台北市,那台灣大車隊也是成員?
李:我們的司機也是他們的成員。
周: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在現場,希望這一波的討論,能夠讓小黃收入、品質、消費者與司機之間的關係提升,畢竟兩人坐在車上是必須合諧相處的
周:Uber 台灣區顧立凱總經理昨天接受訪問,承認他們現在是非法營業,也承認他們沒有繳稅,只繳了總公司交給在地公司營運的資金費用,對於 Uber 司機 1 萬多人收入,現在沒有勞務單據,也很難跟綜合所得稅報在一起。昨天一位我的聽眾朋友告訴我,他說運將司機也是不交稅,(鄭:有。)運將司機是交綜合所得稅還是?
鄭:綜合所得稅。
周:運將沒有免稅額,他是一般收入者交稅?
鄭:對,運將還是要交綜合所得稅,交通公司與車隊有營業稅
李:對,我們車隊有營利事業所得稅。
周:運將司機綜合所得稅怎麼交?他的勞務單怎麼送?
鄭:由交通公司開立扣繳憑單給他們,他們再去繳。
周:他們每天收入會跟公司報帳?
李:轄屬車行。
周:喔,轄屬車行給他們報,所以這個會有單據的。
鄭:對。
周:Uber 承認他們是沒有的,因為它是從信用卡扣款,沒有單據,所以Uber 1萬多個駕駛人是良心報稅,當然Uber 所抽到的佣金也是不交稅的,因為在海外。台灣大車隊也是抽佣金?
李:我們是手續費,司機每個月繳給公司月租費,再依照每次派遣給他們的,一趟收 10 塊。像 Uber 跟司機收 25%,我們跟司機收不到 3%。
周:你們一趟抽 10 塊,不管遠近?
李:對。Uber 號稱 1 千萬趟次,一趟次只要兩百塊就好,你看他有多少稅要繳?
周:Uber 一年…我看你們幫 Uber 計算出來了,昨天我也請教過顧立楷先生,他說 7 億 5000 萬元的獲利他不知道,但 25% 佣金是事實,佣金沒有交稅也是事實,因為是在海外扣款,這也是台灣大車隊跟小黃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認為不公平的地方。
現在請教理事長,因為投審會已經送到經濟部長那邊了,明天由經濟部長做決定,到底要把 Uber 撤資,還是讓它有條件的留在台灣,這個恐怕會有分野,你們上個月見過交通部與經濟部投審會,你們得到的答案是要讓他撤資?(鄭:對。)後來有變化?
鄭:有變化,我們了解變化是行政院高層直接下令暫緩撤資,他們認為共享經濟可以討論

  • 人命關天  鄭力嘉:Uber 不願對駕駛及乘客負責

周:這種網路共享經濟的產業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們說直接把UBER趕走似乎也不符合未來趨勢?
鄭:我們絕對同意共享經濟這個架構,我們也希望,但今天小黃載的是人、不是貨物,如果你載貨物沒有話說,可是你今天載人,你必須對人負責任,它的安全性、責任,還有保險的問題我覺得 Uber 在台灣,顧立楷一直再模糊焦點、一直在規避,他不願意對乘客及勞務駕駛的部份做說明,也不願意負責任
周:理事長,我從旁觀者角度,為什麼有人就是要坐他的司機、有人就是要坐它的車?為什麼有 100 萬人願意坐 Uber?為什麼有 1 萬人願意在法規條件根本不明朗的情況下登記,想必它是有需要的阿,那怎麼辦?
鄭:我分兩個點,以乘客的消費行為來講,第一個因為 Uber 便宜。
周:你說平均比你們便宜?
鄭:對,運價比我們便宜。
周:你覺得他們用殺價來搶市場
鄭:對,這是事實,小黃駕駛的部份,我們自己要以身作則,我們自己要檢討
周:我覺得這是另外一回事,那登記成 Uber 司機的人,他們為什麼要去作 Uber 司機?
鄭:因為他不用去考正常的職業駕照,車子不用烤成黃色
周:這是非常不公平的地方,因為汽車駕駛業者,小黃司機是要有執照的,Uber 司機只要有良民證跟自用車駕駛執照就好了,這是立足點的不平等。

  • 對政府的要求只有答應沒有承諾,Uber 只想要一套屬於自己的遊戲規則

周:Uber 跟台灣現有的計程車業者戰爭,從四年前 Uber 來到台灣,到去年時其實引發非常多討論,當時前總統馬英九時代的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小姐,曾經找 Uber 代表與計程車業者做了非常多的對談,那時候政府給了 Uber 三個條件。
鄭:對,它必須要落地
周:落地繳稅。
鄭:承擔乘客的安全還有與司機僱用關係的行為
周:僱用關係的行為要立法嘛。顧立楷先生昨天受訪時說 Uber 不要合法,是台灣沒有法律?
鄭:其實台灣法律規定非常周全
周:你說連 Uber 這種行業都有?
鄭:有
周:喔,不是沒有?
鄭:2011 年的時候,把這類型的產業設在計程車客運服務業裡面,網路媒合叫車的部份
周:計程車客運服務業裡面就有網路媒合。
李:就是 APP。
鄭:而且申請的條件沒有很嚴苛,500 萬投資額就可以申請。
周:那為什麼他們不申請?
鄭:那就是他們希望台灣創造 Uber 的法律,要配合他們
周:你的意思是 Uber 硬是進入台灣,要建立自己的遊戲規則?要讓政府全部配合它?這是你認為?
鄭:對,我認為。我們沒有直接對 Uber 談,但我們在跟交通部的官員談時,其實交通部也非常沮喪,認為 Uber 一直在答應,但是一直沒有承諾
周:所以每次找UBER談,他們說好好好,然後都沒有決定?
鄭:所以才拖了四年,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 李瓊淑:不想繳稅不想承擔保險,這就是 Uber 不申請計程車客運服務業的主因

周:昨天我訪問顧立楷,曾經問他如果明天經濟部做出了撤資或任何決定,有沒有什麼樣的方案?好像也沒有。他們只是說本月 18 日要跟台灣國稅局討論跨境電商的問題,這是繳稅,關於他們跨境所收的佣金,其實除了沒有繳佣金費稅率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理事長的意思是說,現有的法律就可以規範Uber?(鄭:有阿。)Uber 說沒有法律可以遵從,你認為他是?
鄭:因為混淆視聽阿,他不是不懂,交通部有一直跟他說,所以他一直在對消費者…甚至他今天在各大媒體登廣告,(周:登廣告,讓UBER留在台灣,讓我們一直服務您。)他就是規避他該要負的責任
周:李瓊淑總經理,他們已經連署了 5、6 萬人了耶?所以他希望透過連署讓政府感到壓力,說台灣需要 Uber 阿?
李:我這樣來談,他連署 5、6 萬人,台灣的計程車司機就有 8 萬多個人,加上他們的家屬,我想不用連署,人氣就超過他。
周:哈哈沒錯,你說台灣的計程車業者如果連署反 Uber 就有 86000 人,當然這是另外一種力量,所以剛剛鄭力嘉理事長說,Uber 在台灣的合法化,其實這個部分根本不用修法。(鄭:不用。)再加上繳稅的問題,如果跨境電商可以修正之後,其實他就可以依法在台灣?
李:Uber 為什麼不想進來台灣?我覺得最主要,(周:他說是為混淆視聽,你認為?)第一個,計程車客運服務業申請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500 萬的資本額,150 台車子就可以申請
周:可是計程車駕駛很難找,資格限制很多?
李:可是我要講一個問題,如果所有來服務人的資格都不需要做任何規範,我想會有很大的問題。
周:所以李瓊淑總經理告訴我們,在台灣 500 萬資金,150 輛車就可以申請?
李:不是 150 台專屬車,而是 150 位駕駛加入就可以申請。
周:那現在 Uber 有一萬個?
李:對阿,它太拖了。
鄭:所以他可以申請。
周:那他為什麼不申請?
李:他最主要的問題是,Uber 現在的職業司機,不是政府規範的合格計程車司機第二件事,他為什麼不來申請計程車客運服務業?他不想繳稅。另外一個問題,Uber 如果申請計程車客運服務業,他就要承擔乘客相關的責任保險,它不願意去承擔。
周:可是 Uber 說他們有保險阿?也有 Email 去跟…
李:它的保險是在國外,但是我們在上次公聽會有提出來,要求UBER把保單拿出來看,他到現在也拿不出任何一張保單,我想這是最大的問題。

S__76021768

  • Uber 的優勢,完全來自立足點的不平等

周:我們的政府對於共享經濟的問題,也認為應該找出一個計程車業者妥協的方案,讓 Uber 能在台灣生存下去,當然希望 Uber 合法,如果一直不合法、被拖延,恐怕 Uber 在台灣會受到某些程度的排斥嘛?對於我們小黃業者來講,Uber 一旦合法化,你們的競爭是不是面臨更大的挑戰
李:我想不會,反而是更正面的
周:你充滿信心?
李:對,因為我覺得有競爭才會有進步,其實乘客的眼睛是雪亮的,可以去作想要的選擇,但是我要呼籲的是,Uber 目前有的服務我們都有,但是他們的優勢,我們卻被法規限制,是不能夠去發展。
周:他們的優勢是?
李:第一個「彈性運價」,任何人都可以開他的車。(周:喔,車子不必漆成黃色?)車子不用漆成黃色也不用繳稅,(周:哈哈不用繳稅是非法的。)對阿,所以我現在試問一個問題,假設我台灣大車隊也來學 Uber,我現在在境外成立一家公司,我也來做這樣的事情,請問政府當局允不允許我台灣大車隊這樣做?(周:那你就做阿!哈哈哈)請問一下,是可以嗎?我覺得如果是這樣,台灣就不需要設政府了,反正不合法的東西我們就先來做。
周:你們現在可以 APP 叫車對不對?(李:對。)但是你們不能夠綁信用卡?
李:完全可以,我們現在可以綁信用卡。
周:所以個資保護也要顧慮到?
李:對,我們跟台灣信用卡公司配合,完全沒有問題,Uber 是把個資丟到國外,我們反而是在台灣境內納管。
鄭:Uber 金流到國外去,政府查不到。
李:就像最近開放的大陸網約車,它也是有相關條款的限制,為什麼在大陸 Uber 就願意接受法規把公司賣掉,為什麼在台灣他就有一大堆理由,我也試問聽眾朋友這合理嗎?
周:過去政府為什麼用罰錢的方法,不找到解決的方案呢?
鄭:以目前台灣法律非常周全的情況下。
周:鄭力嘉先生認為現在法律很周全,網路媒合計程車客運服務業者的現有法規是夠的?
鄭:是夠的,是 Uber 不願意進來
周:Uber 不願意登記成為台灣的公司?
鄭:因為 Uber 的駕駛如果從現有計程車司機找,對他來講,他擴展的速度沒那麼快,所以他才會去使用非法的普通駕照駕駛
周:現在 Uber 的司機是只有自用車駕照跟良民證,計程車業者是要有執業登記證。
李:還有他那部車也要靠行、漆成黃色,這是完全立足點上的不公平
周:另外還有一點,黃色運將司機,是否更凝聚消費者的心?其實在紐約 yellow cabs,剛開始我們把車子漆成黃色的時候,其實大家覺得蠻新鮮的。
李:對阿。
鄭:為什麼早期把計程車變成黃色,現在黃色反而被大家討厭。因為早期是為了保障乘客安全,所以把它漆成黃色,讓大家有辨識,對消費者來講是有保障的,那現在不一樣了
周:現在時代不同,是有些人希望我坐了這個車,人家不知道我坐的是計程車,以為是我自己的私家車。
鄭:其實我們駕駛朋友認為,只要 Uber 合法,他們都願意參加,對我們來講多一個選擇,不一定要去台灣大車隊阿,可以去 Uber 或其他車隊啊!(李:公平競爭就要進步。)
周:你們現在台灣大車隊的駕駛,如果將來UBER合法化,你們可以讓他去兼差嗎?
李:因為現在的法規,一個司機只能參加一個車隊,因為萬一如果出狀況,到底是哪個車隊出來負責?我想這是對乘客的保障

  • 計程車無間道,原來申請 Uber 司機只需要按一按

周:那鄭力嘉先生的意思是說,現在很多有執照的運將司機,比方你現在手上還有執照嘛!
鄭:我有阿。
周:你也可以去做 Uber 司機阿?
鄭:可以阿。
周:那你為什麼不去申請一下,看看他們 Uber 在幹麻?
鄭:我有申請。
周:你是 Uber 的司機阿?
鄭:不是,我有申請,但是我還沒有加入,我只是要知道他的申請流程
周:是嗎?它已經幫你加入了嗎?
李:加入太容易了,你只要網路的資料送進去就好了。
鄭:Uber 一直邀請我,我還沒有去登記而已。
周:你有什麼車呢?你是尊榮級還是菁英級?
鄭:其實我去登記是想知道正常駕駛朋友是什麼樣的程序可以申請
周:你怎樣申請到的?
鄭:網路按一按就可以啦,就跟鄭運鵬立委一樣阿,他也是去申請登記,就是說為什麼這麼簡單就可以成為 Uber 駕駛
周:所以你有把駕照給他看嗎?
鄭:我還沒有
周:你還沒有到第二步?你要去給他們審核阿?有駕照跟良民證嘛。
鄭:我良民證也申請了,然後他們要監理站所的一個肇事紀錄。
周:你應該趕快看看 Uber 司機跟運將司機的經驗有什麼不一樣。
鄭:他現在應該不會讓我申請了哈哈。
周:你已經洩漏身份了,你派一個你的小密探去好了。
鄭:其實不需要,我們在網路上查大概都知道,而且有一些朋友都有先去參加過,都了解。
李:台灣的計程車司機要考那張職業登記證,他是國家考試院的,(周:是筆式的。)國家考試院出來的,錄取率還不到30%

S__76021769

  • 只要合法,計程車不怕任何公平競爭

周:我覺得這是考驗我們政府整合的能力,Uber 現在是非法,他們也承認是非法,但是並不是因為台灣沒有法律,而是 Uber 確實在台灣沒有繳稅,台灣要把跨境電商法通過,在這個過程中,台灣 Uber 如果可以合法化,是否在之前需要暫停營業,之後再合法申請營業,台灣計程車業者的態度?
李:我們非常歡迎,我們呼籲政府在不合法的狀況下,應該暫停營業,之後設立法規再依照法規來做。只要法規上是允許的,我們非常歡迎公平競爭,有競爭才會有進步,我們也願意提供給乘客更好的服務。
周:總有一天有Maserati、Ferrari這種UBER耶?
李:都可以,我相信我們不會輸它。
周:台灣大車隊經得起檢驗?
李:我絕對有信心。
周:李瓊淑總經理與鄭力嘉理事長,86000 多名運將司機,面對 1 萬多個 Uber 駕駛是雙贏嗎?如果大家能夠找到一個合法的平衡點…我倒是呼籲 Uber 荷蘭總公司,你們必須合法化,而台灣 Uber 分公司,你必須要求總公司合法化,我在 Uber 合法化之前,不會坐Uber。
周:共享經濟在未來的產業趨勢上面不可忽視,在 Uber 進軍台灣有消費市場,而且有一百多萬人登記成 Uber 消費者,這也是一個既存事實,今天請到台北市汽車駕駛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鄭力嘉先生與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小姐,告訴大家如果 Uber 可以合法化,你們認為遊戲規則要一樣,你們並不排斥?而且你們有信心?(李:是。)你們將來如何將 Uber 流失的乘客找回來?或開發更多乘客?
李:我認為有競爭才有進步,雖然 Uber 在全世界都會產生相關法規爭議,全世界的計程車司機也都群起抗爭,但我們不要把這件行為等同於 Uber,應該看台灣社會與乘客到底需要什麼樣的服務
周:那 Uber 現在在台灣有連署,他說我有存在的價值啊!有一百萬人要坐,有一萬個司機啊!
李:所以我們要重視乘客喜歡的這些條件,政府依照這些條件,適度開放現在既有的計程車法規。
周:如果開放你們也會得利阿?
李:當然,也不是得利,我想是公司、司機、乘客三贏吧。

  • 撤資不能解決問題,只是政府展現對抗非法的決心

周:如果是這樣,你們會如何提升?會增加你們的營業項目跟服務?
李:其實現在 Uber 提供相關服務,我們都有。
周:就是 APP、信用卡付費。
李:其實我們四年前就有 APP 了
周:但是你們沒有 LEXUS、Porsche 的車子啊!
李:我想 Uber 有的我們都有了,但現在 Uber 有的優勢,政府不允許我們有,是因為法規上的限制
周:所以以後多元方案可以?
李:但現在交通部的多元方案還是有一個問題,車資還是被限制住。
周:那政府要限制 Uber 的車資阿?
鄭:Uber 非法怎麼限制?
周:我說未來合法化阿!
李:所以我們一直在呼籲,在不合法的狀況,政府應該要求 Uber 停業,等到法規可以時再來競爭
周:你們認為撤資就是徹底解決問題嗎?
鄭:並沒有,(李:這是展現決心。)對,這是展現政府對非法的決心
周:明天政府的決定會影響你們未來方向嗎?要不要罷工、要不要抗爭?
李:當然。
鄭:一定。
周:明天如果政府不做撤資決定,或不做讓 Uber 在合法之前停業的決定,你們會怎樣抗爭?
鄭:繼續抗爭。其實我們研議好多個版本,幹部都還沒有確認要怎麼做,我們還在期待,政府答應我們 8 月 11 日前要撤資,(周:明天最後一天。)我覺得要信守承諾,明天之前一定會等政府給我們最後答案。
周:所以你們有寫好劇本?會像華航罷工那樣嗎?
鄭:其實計程車沒什麼罷工問題,計程車就只有抗議。
周:小黃全部到凱達格蘭大道抗議也滿壯觀的阿!
鄭:我們 7 月 11 日的時候就上凱道了,應該是說,當合法的駕駛朋友被破壞時,我們只能上街頭。
周:明天經濟部會做什麼樣的決定,你們有消息嗎?有跟你們溝通過嗎?
鄭:沒有。
李:沒有。

  • Uber或走或留,計程車業者都需要找到新的競爭力

周:Uber 如果撤資,你們就好好作生意,改善自己的競爭力對不對?
鄭:當然阿,其實我們自己本身要檢討,有些人可能覺得,傳統計程車車齡是不是太老舊?
周:所以他是一個刺激力啦。
鄭:應該是說目前這些合法業者,現在是框在政府法規裡,當政府或民眾覺得車輛太舊、駕駛服務態度不佳,應該要有一套法的制度去管理。
周:車齡你可以篩選阿?
鄭:我們駕駛朋友也要自律阿,你要以身作則,這是你的職業。但是如果在這個框架之下,我們只能被綁住
周:你們有沒有接到電話,是UBER的消費者來抗議?
李:沒有。
鄭:我們工會有。(周:你怎麼說?)沒有,我們就說希望他支持合法,(周:他會罵你們嗎?)會,會在臉書上提出他們的質疑。蔻姐我懂你意思,消費者會質疑小黃是不是應該先改進再來指責人家。
周:這是我一開始問的問題,Uber 一定有進占市場的空間,當然非法是很大的問題,政府要拿出魄力跟影響力。台灣的運將小黃有 86000 多人,是非常大的,台灣大車隊是上櫃公司嘛?(李:沒錯。)小黃司機也很辛苦,現在工作很長,10 幾個小時。
李:現在的狀況是三輸,政府輸、小黃也輸、大家都輸。
周:最好的方法就是三贏,非常謝謝,我們也祝福所有的運將司機!

(本文經合作夥伴 Coco's Channel 蔻蔻頻道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訪談圖片則由台北之音授權提供,原文標題為〈Uber 帶動台共享經濟 傳統計程車業備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