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7Nhsd7G13U[/youtube]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Uber 靠著連署擋下了撤資案。但下一步的協商又會是如何?不管怎樣,Uber 所帶來的爭議都代表著台灣的科技法規不能再守舊下去,該走向一個新章節了。

(責任編輯:曾華銳)

採訪整理:陳翊屏 │ 採訪校審:陳秋如

周:今天在節目當中,我們連續兩天將討論 Uber 與小黃計程車業者間,如何取得平衡點,大家互營互利,政府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今天我們請到 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先生,我本來想叫你總經理,但你實在太年輕了,我只好叫你名字了,立楷早。
顧:蔻蔻姐早,各位聽眾早。
周:你今年幾歲?
顧:我是七年級生啦。
周:今年 30 出頭?
顧:沒錯。
周:就已經把台灣的計程車業者搞的昏天暗地
顧:哈哈哈,不能這樣說。
周:立楷過去是在海外?
顧:最早在海外讀書,之後在紐約工作幾年,不過回來台灣也蠻多年了。
周:回台灣第一個工作?
顧:第一個工作是在台灣區的麥肯錫大中華分公司,做分析師。
周:Uber 台灣分公司是你創立的?
顧:不算是,他們確定在台灣拓展時正好找到我。
周:是荷蘭總部要來台灣拓展,請你加入這個團隊,(顧:沒錯),其實你也算創辦人嘛。我要請教你,Uber 沒有合法,又在世界各地發生非常多的爭議,你怎麼會接受這樣的工作?當時知不知道這可能被認為是違法的行業?你要擔負太多爭議,到目前為主,這個工作對你來說是滿頭包?還是一個新的挑戰?
顧:我覺得是非常大的挑戰,三年多前聽說 Uber 來台,其實我個人是非常興奮的。
周:Uber 為什麼要來台灣?
顧:Uber 在台灣的部份來講全亞洲台灣是第二個市場,對一個外商來說,那麼早…(周:第一個市場是?),第一個市場是新加坡。對於一個外商來講,那麼重視台灣,把台灣放在優先開發里程上我個人相當興奮
周:所以你就加入?
顧:對,我覺得有機會在那麼早期的大型科技美國公司希望在台灣發展,對於台灣市場肯定的時候,個人很興奮,我認為身為台灣人,非常以台灣人為榮。
周:它用的是台灣人,你們公司全部都是台灣人嗎?
顧:我們公司全部都是台灣人,差不多 15 人左右。
周:三年前15個人?
顧:三年前其實3個人左右,慢慢在三年後成長為差不多15個人。
周:荷蘭創辦人自己到台灣請你們?
顧:不好意思,我們是美國創辦人,當時創辦人 Travis Kalanick 的確有親自來台灣,辦一個開幕典禮,當時也跟當地媒體有初步接觸。

  • 全新的產業,真空的法規 ─ Uber 的確違法但也無法可管

周:當時你知不知道,你們可能面臨被經濟部說是違法投資?且因為你們說你們是「資訊服務業」來做「汽車運輸業」,面臨被撤資;換句話講,你們用假的登記執照做「汽車運輸業」的工作。這三年來你們都沒有發現嗎?為何最近才被政府指出,你們才說要合法?過去三年算什麼勒?
顧:其實我們過去三年,一直希望可以找到適合的法規納管
周:一開始你們知不知道是違法的?
顧:其實一開始進來的時候,就知道台灣目前的法規沒有辦法容納新的產業,我們在各國都有一些經驗。
周:Uber 很多人讚美、也很多人有意見,因為我們明天要訪問計程車業者,所以我要用比較尖銳、從反面來看,Uber 明明知道在台灣違法,為什麼要知法犯法?第一時間用「資訊服務業」的方式來做,而且被罰非常多錢。
顧:時常在創新的過程當中,一定會在法規的部份有衝擊與過渡期
周:也就是說你們一開始就知道違法,用這個方式來…?
顧:應該是說我們在全球推廣的時候,沒有一個國家有所謂「網路叫車」的平台法規存在,這個行業根本不存在,在推廣期間中,我們試著持續與全球政府溝通,這個東西是一個新的趨勢、新的產業,我們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納管方式
周:總公司給你的任務,是要做 Uber 台灣分公司,也知道是違法的,所以你要闖關,在違法中將台灣建立 Uber 基礎,這是總經理的任務嗎?
顧:這是我的任務之一,不過在整體上,我認為能有機會把一個新的商業模式、新的產業帶來台灣。
周:我想從不同角度來看,這一點是很多人肯定的。我的意思是說,不論是 Uber 荷蘭總公司、美國公司,到全世界各地即使是台灣,也都知道這是違法的。第一時間你們就知道這違法?
顧:應該是說,我們一開始先看台灣的法規體系發現目前沒有這種「網路叫車」的方式在納管,所以 Uber 進入台灣營運時,也開始與政府部門溝通,不過可能當初大家一開始還不太確定這個商業模式長什麼樣子?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納管。
周:三年來你努力了?
顧:當然持續有努力。
周:據說三年來,你們被罰很多錢?快 1 億?
顧:是不少錢。在這個過程中,現任政府對實際上產業認知業者對產業認知有差距

S__75915351

  • 即使衝撞法規也要先行營運,社會才知道如何納入管理

周:這是將來必須考慮的,現在計程車業者跟政府顯然已經了解未來產業,好像很多行業都是從非法到合法,以前第四台也是這樣。但傳言中,Uber 明明知道全世界各地都非法,它仍要用這種方式先佔據市場,擴展全世界的領域,這是你們總公司給你們的經營管理哲學、原則與目標
顧:他絕對不是用這種方式跟我說的,哈哈。
周:那是怎麼說的?
顧:當然在整個產業裡,我們需要知道在整個社會上,跟整個營運模式的部份,要用什麼樣的方式營運,才知道法規的部份要如何納管。
周:它(總公司)有沒有告訴你如果違法,發生被罰的狀況,或是甚至經營者可能觸及刑事法,公司給你們什麼樣的承諾?你不害怕?
顧:這部份當然有某種挑戰性,不管是對公司還是個人。
周:在 Uber 各種不同說法裡面,第一個就是它在全世界各地沒有合法?
顧:應該說我們現在在美國有 70 幾個領域已經有正式法規,(周:城市或是州?),沒錯,城市或是州。中國大陸已經有一個全新的法規推出
周:中國大陸是被併購掉的?(顧:那是在之後。)在之前中國大陸有法規呀?(顧:沒錯。)這是將來可以參考。
顧:還有菲律賓,菲律賓是全球第一個國家將法規納入國家法
周:你們敢去新加坡營業啊?這個國家有鞭刑。
顧:新加坡政府相當支持。新加坡政府希望減少道路上的車,用分享車的方式可以鼓勵大家不要買車。
周:你們合法了嗎?
顧:我們在新加坡現在是合法營運的
周:現在合法營運?
顧:是
周:那它原先就有法律嗎?
顧:是做了一些調適。
周:所以是你們的努力?讓新加坡政府接受?
顧:沒錯,但不敢說是我們一家公司的努力,當然新加坡政府也看到這個趨勢,也知道這個部份需要新的調適。

  • 不繳罰款不繳稅?顧立楷:絕對都是不正確的

周:熟悉網路界的各位會知道顧立楷好年輕唷,我想他的年輕與資歷,恐怕會對很多經營者、政府人士、立法人士覺得有某些挑戰,台灣就是因為有不同領域,用不同方式又踢又闖不同的產業,它才會進步,所以三年來你備受討論、備受爭議,小黃業者運將伯伯叔叔哥哥也很生氣,但是我看顧立楷做的還蠻穩健的。廣告前想請教你,你們欠款罰了沒?
顧:罰款的部份都是依照法律的部份去做,(周:你們總共交了多少錢?),該需要繳的部分都會持續去繳,(周:已經繳完了嗎?),這一塊還在進行當中。
周:上次我問交通部長賀陳旦,他說你們現在有 8000 多萬罰款耶?
顧:我覺得重點不在於這些…(周:你們到底繳了多少錢?你們交過沒?)我們實際上都有繳,這部份各種媒體都在報導。
周:我知道,那為什麼?
顧:我覺得這也是總公司對台灣的一個承諾與重視,在遇到這麼多法律問題的時候,總公司還是希望在台灣發展。
周:所以傳言中,你們都不繳罰款
顧:這絕對是不正確的
周:傳言中你們不繳稅
顧:這部份也是絕對不正確
周:你個人有繳稅嗎?
顧:我個人當然絕對有繳稅,哈哈。
周:你的錢是總公司來的嗎?
顧:你說我個人薪水?個人薪水當然是公司付給我的。
周:Uber 台灣公司交的稅是不同的稅,是公司給你們的營運金對不對?
顧:Uber 台灣公司一直都有繳稅,(周:你們繳什麼稅?),蔻蔻姐問到的問題,是國外稅務的部份,(周:對。)這一塊是現在大家在討論的議題,這部份是跨國電商的問題其實在全球都在研商新的法規
周:跨國電商?這在我們法律上,「跨境電商」也要繳稅,九月要修法,現在立法委員像時代力量徐永明、國民黨許毓仁或是民進黨稍為涉獵的余宛如等等…都希望能加入《跨境電商法》。
顧:沒錯。
周:網路上有非常多討論,我們今天剛好是廣播,可能可以觸及各個不同領域,所以希望你澄清的是,你們現在罰款都有繳?(顧:沒錯。)沒有欠任何罰款?(顧:沒有。)那為什麼交通部長賀陳旦說你們欠 8000 萬?
顧:他可能是說目前累積的數目,(周:累積的罰款?),我認為賀陳部長的想法是說,還是要依照大趨勢的部份從政策方面來解決這個問題
周:那是另外一回事,我現在想了解台灣 Uber 這三年來在台灣的狀況。因為它引發兩種極端的討論:一個是讚美、一個是批判;讚美等下再說,來說批判,第一點,他們認為 Uber 違法想「就地合法化」。第二點,Uber 不繳稅。第三點,Uber 基本上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來營業。進一段廣告回來討論,現在政府希望你們重新登記,你們的計畫是如何?

  • 6 萬民眾連署相挺,在下令撤資前給自己一個向政府辯白的機會

周:Uber 這種網路平台媒合汽車業者,已經成為全球趨勢,目前在大陸、新加坡及菲律賓都合法,剛才 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說,Uber 在美國已經有 79 個領域合法;最近在台灣引發的爭議是因為,交通部請經濟部把 Uber 在台灣投資執照取消,因為投資名義與營運實際項目不符,後來交通部緩撤,希望你們能夠合法,現在總公司的意見是什麼?我請問你,立楷,因為顧立楷才 33 歲,他已經做了三年的 Uber 台灣區總經理,你們總公司很授權你嗎?
顧:總公司一直非常重視台灣市場。剛剛蔻姐說到這塊,我們從來沒有希望就地合法,這不是總公司的堅持。(周:你們沒有非法合法化,霸王硬上弓的態度。)我們沒有這個態度,我們其實是希望有座談與討論的空間
周:你們已經座談很多次啦?前任政府蔡玉玲政委的時代。
顧:不過這一塊我們還沒有討論到真正的解決方案。(周:那現在有解決方案嗎?)因為我們最近有一個連署有將近 6 萬多人簽下希望台灣能繼續有 Uber 這種共享服務
周:有人一直在網路上說不要連署、不要連署。
顧:哈哈,你可以支持或不支持連署,這塊是人民的選擇;不過,因為它有達到我們當初設定的五萬人目標,我們近期內也會正式發函給相關部會,希望提出 Uber 提案,與他們討論、交換意見。
周:政府本來 8 月 11 日要求你們撤資,你的意思是說,Uber 號召乘客聯署破 5 萬人目標後,就可以拿給投審會說,因為這個連署,你就不可以被撤資?
顧:應該是說,我們要給 Uber 使用者跟駕駛一個平台讓他們能夠發表他們的聲音與意見,政府某一個責任就是要聽到人民的意見。
周:問題是才 5 萬人耶?
顧:還在持續成長當中。
周:你們跟政府沒有討論出一個合法經營的方案嗎?
顧:我們希望跟他們座談、提案,依照剛剛講到美國 79 個領域,其實每個領域的法務細節都不太一樣。
周:為何不能先停業,合法再上路?
顧:第一個是說我們希望有座談空間,先與政府討論。
周:政府哪一個單位?
顧:剛剛蔻姐講到,為什麼三年來外界看到 Uber 動作會比較慢一點?是因為 Uber 這個議題其實是跨部會的,牽扯到交通部、經濟部、投審會或國發會等都有牽涉到,所以這一塊是需要跨部會的協調,我們也希望能跟各部門來討論
周:今天是 9 號,經濟部投審會從交通部得到指示,11 號要開會討論決定是否撤 Uber 執照?
顧:這一塊相當關鍵,不管是交通部、投審會,或是其他政府單位,也可以多聽聽大眾希望做的東西。從業者的角度來講,看到大眾希望政府找到雙贏的方式,而不是禁止或開放。
周:你這不是以民逼官嗎?
顧:我希望政府看到整個共享經濟對台灣經濟、人民發展的好處
周:立楷,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政府暫緩撤資,希望你們拿出配合政府合法經營的方案,你們為什麼不去申請「汽車運輸業」呢?為何不申請合法執照?在合法之前為何不暫停營業?
顧:現在法規內,沒有任何一個運輸業是我們可以去登記的

S__75915352

  • 基於對駕駛與消費者的承諾,Uber 沒有停業的過渡期

周: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在我們的節目現場,按照政府初步決議,經濟部投審會將於 8 月 11 日討論,Uber 在台灣區登記是「資訊服務業」結果做得是「汽車運輸業」,跟登記執照營運項目不合,有要撤資的目的與計畫,但後來交通部願意暫緩,希望 Uber 配合政府合法經營。不過剛剛顧立楷說,有在網路上連署,也有人認為你們在要脅政府,用這種方式繼續非法經營。我要請教你,在政府認為你們合法之前,你們不準備暫停營業?繼續用非法的方式達到合法目的,是這個意思嗎?
顧:因為現在這個模式是沒有法規納管的
周:有很多事都沒有法規納管阿!那我可以在沒有法規納管之下去做嗎?
顧:所以有 6 萬多人支持連署後,表示公眾部分認為這個部份要持續下去,他們希望 Uber 可以留在台灣,這部分不僅是對業者或政府是一個支持或善意,他們希望我們有機會積極跟政府討論
周:所以守法也是很重要的原則,你們有沒有跟荷蘭總部或美國討論,在你們合法化之前,有沒有過渡的暫停營業處置?或怎樣讓非法經營這塊,不是受到爭議的狀況。像網路大師翟本喬(沛科技創辦人),他已經寫過好多篇文章,他們公司根本不准報 Uber 的帳,他覺得這就是非法,怎麼可以用非法手段霸王硬上弓要脅政府,現在看起來 Uber 好像有這樣的意思,乘客的連署也變成另外一種要脅,你們要怎麼面對社會上不同的意見?
顧:我覺得絕對不是說像蔻蔻姐剛剛形容的方式,(周:我形容的是很多網路上頭說的),我們也不希望剛剛講到就地合法方式,不是一定要依照我們現在營運的方式去做,可是我們希望有座談機會,一直都沒有討論空間。其實一直以來在 520 換政府之後,其實我們一直都沒有機會跟現任交通部的人溝通。
周:共享經濟未來產業大家都同意,比方說《跨境電商法》也要修,因為你們沒有繳稅等…好啦,第一個問題沒有答案,就是你們準備霸王硬上弓,準備繼續按照過去三年非法經營的模式繼續做 Uber?
顧:我們還是會持續支持我們線上平台上的,不管是駕駛或是使用者,這一塊是我們對於他們的承諾。
周:你們對他們的承諾,是你們對他們的嘛。你們總共有多少簽約的 Uber 司機?顧:有上萬個 Uber 駕駛加入平台,我們也希望未來將平台納管法規後,當駕駛希望把車分享出來,他可以有很多不同選項。

  • Uber 一切「依法繳稅」,但跨境電商有太多金流無法可管

周:你的意思是說,他可以加入某某大車隊,(顧:沒錯,很多不同的面向。)這是未來的發展,長遠來講,Uber 可能就變成台灣的共享經濟促使者。可是我要請教,你們 Uber 現有司機,營運金總共有多少錢?昨天台灣大車隊說,你們宣稱有 1000 萬車次,他們算出來你們的營運金一年 30 億,你們拿 25% 的佣金,一年有 7 億 5000 萬在國外沒有付稅金
顧:當然我不方便直接透露財務,不過在稅金這塊我們可以多討論,剛剛講到跨境電商的稅務,其實全球都在做,其實 10 月 1 日紐西蘭已經…
周:沒有,沒有,立楷,你不能迴避我的問題,你要講台灣。(顧:我是先把…)你們說有交稅,是因為你們台灣區公司 15 個人有交營業稅,你們交的稅目是總公司給你們的營運費用,對不對?
顧:對,這一塊財政部之前也有公開表態過。
周:是總公司給你們的營運金嘛,所以你們要交稅。我的意思是說,佣金的部份還有 Uber 的駕駛,因為你們都是信用卡收費,比方我去坐了、信用卡扣款,你們再把款項給 Uber 的司機對不對?
顧:基本上我們是用代收的方式在做,因為實際上提供勞務的部份是這些駕駛。
周:駕駛收到的費用怎麼交稅?
顧:他們是自己申報算是所得稅的部份
周:你們有有勞務所得給他們嗎?
顧:剛剛蔻蔻姐講到跨境電商的部份,是 Uber 抽取的平台使用費用,這一塊是我希望討論的。
周:我如果是 Uber 司機,我一天如果賺兩千塊,25% 是你們的佣金,75% 是我收的,75% 合起來一年是我自己的。(顧:個人所得稅。)現在試算綜合所得收入,他的勞務單在哪裡財政部查不到啊
顧:這一塊來講,國外有一些範例,我不是故意一直講國外的部份,是因為有一些範例可以做。
周:不是,立楷我想知道的是台灣的狀況,過去三年這些司機其實不報稅也沒有人查得到。
顧:這是自行報稅的部份。
周:他不會報阿,因為沒有單據阿?
顧:哈哈,我覺得蔻蔻姐對於人性不夠有信心,當然他們會依照……。
周:我們想要知道得是過去三年,Uber 在台灣,一直到今天為止的實際狀況是怎樣,讓大家理解了我們才能討論如何解決。(顧:沒錯。)就是說,Uber 的司機他個人勞務收入,因為沒有單據,所以他要自己去申報
顧:沒錯,所以我們在國外的方式是我們可能整合這些資訊給他們,比如說我們在美國平台,可以看出來的。
周:可以告訴他你一年收入多少嘛,但是你在法律上,不會給他報稅單。
顧:因為各國稅法都不太一樣。
周:你們 25% 的佣金也不必報稅啊
顧:這塊也是剛剛講到九月要修法的部份。
周:過去三年,你們每年佣金大概多少錢?
顧:財務部份不太方便直接說。
周:不行,你要告訴我們平均多少錢阿?
顧:公司立場就是依法繳稅
周:但是你規避法規去繳交佣金阿?25% 的佣金你根本不必交因為在海外啊
顧:這就需要有新的法規。
周:所以外界的質疑是對的,你們過去三年都沒有繳交 25% 的佣金?
顧:對於各界對於 Uber 稅務方面的關心,的確是全球開始研究的議題
周:立楷,我們討論這個是有價值、意義的,現在的跨境電商在台灣根本無法抽到他們的稅,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們的問題,是我們沒有這個法規?
顧:應該這是全產業的部份
周:對,包括臉書、Google 他們所收的廣告費,佣金也抽不到稅。
顧:對,像是國外的 Netflix、Agoda、Spotify 這種國外的廠商,都有同樣的問題
周:好,但是你必須承認過去三年,你們的佣金沒有交稅。
顧:我不是會計師,所以我可能沒有辦法直接講這個部份。

S__75915358
周:台灣區的 Uber 有交稅,是你們的營運金在交稅,這是總公司給你們的管理費用,不是佣金交稅喔?
顧:我們在台灣三年來都是依法繳稅
周:依法交,但是規避的部份,是佣金因為法律沒有規範,所以你們佣金沒有交稅
顧:如果沒有稅法的話,其實很難…
周:欸,你不能跟外國人學的油嘴滑舌的。
顧:應該這樣說,你沒有稅法,其實公司很難去繳稅。
周:因為沒有稅法。那你們當初進來的時候,為什麼不去遊說一個稅法,然後再經營 Uber?
顧:這一塊其實是前幾年來,全球開始建立的一個新的稅法,現在講到日本、紐西蘭、澳洲開始要實施…
周:好啦,在台灣,依照 Uber 說法是你們自己沒有稅法,我沒辦法交阿?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你們是規避逃漏稅阿?而且你們還鼓勵 Uber 司機…我必須說明 Uber 司機過去三年所收到的勞務費,在法律上是不能追蹤他們繳交綜合所得稅,因為他們不是營業的
顧:我覺得另外的好處是說,這個平台是所有…(周:當然增加就業機會啦。)剛剛蔻姐講的就業機會這塊,他都有所有的紀錄。如果政府可以給我們指導,我們當然可以配合。
周:我個人是鼓勵共享經濟產業的,可是我要請教,你們必須承認你們過去佣金是沒交稅的,你們的司機也沒有法規來規範他們收到的費用去交稅,但是計程車業者是必須去交稅的,所以計程車業者的不平之鳴是可以接受的。
顧:國稅局這部份是蠻有遠景,他們已經開始做這項事情…
周:那荷蘭總部為何不派遊說團到台灣來跟國會遊說跨境電商,你為什麼要欺負台灣現在沒有法律呢?
顧:我們下周其實已經要出席一個國稅局邀請所有業者的會議,所以我們會由總部來跟國稅局開會
周:好,這是一個新的進展,總部派誰來?
顧:總部派一個稅務團隊的專家,應該不只討論一家 Uber 的問題,因為還有其他業者。(周:跨境電商修法。)包括四大會計師事務所都會參加。
周:這是一個很好的進展,我們希望我們的執政黨、民進黨,你們不要只會玩政治法案,國民黨跟時代力量相關的立法委員注意這個問題,我剛才所問的這些問題是實際的問題,Uber 有他們的說詞,我們的政府竟然閉眼睛閉了三年。

  • 內湖塞車昏天黑地,Uber 可能是帶來解脫的曙光?

周:Uber 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今年才 33 歲,他加入 Uber 才 30 歲,過去在麥肯錫台北分公司上班,荷蘭 Uber 總公司請到顧立楷,一開始你們只有兩、三個人,沒想到其實業務發展的非常快,比你想像中快?
顧:我覺得當初美國總公司看好台灣市場,是認為台灣是個擁抱科技的國家
周:台灣的 Uber 乘客增長非常快?
顧:不管是乘客或駕駛端都成長的非常快。
周:對,這些駕駛也非常有意思,他們只要有良民證、有自用車執照就可以申請?
顧:也需要沒有重大肇事紀錄,還有合格的保險。
周:在消費者保護部份,是未來大家討論的議題,其實 Uber 的議題已經討論好多年了,前任政府也討論過,一直沒有受到大眾注意;現在 8 月 18 日國稅局要開會, Uber 荷蘭總公司要派稅務人員來台,一起討論跨境電商修法問題,這是交稅的問題。剛才我請製作人請教投審會,投審會發言人朱萍說,投審會不會特別開會討論這個案子,因為平常都在研議,最後是由經濟部部長室決定結果。另外請教 Uber 台灣區總經理立楷,如果被撤銷你們有備案嗎?你們的備案就是繼續經營下去?
顧:我們希望朝跟政府溝通的管道去做,沒有提到之後的問題
周:總公司沒有給你撤資的備案?
顧:總公司當然非常關心台灣狀況,現在有蠻多討論,他們希望可以積極處理,不管是人員支援或稅務部份,希望有額外的重視。
周:Uber 有上萬多個駕駛,這些人有向你們反應他們的焦慮感?
顧:一直以來我非常敬佩加入 Uber 的駕駛,他們是走在科技趨勢的先鋒。
周:他們平均幾歲?
顧:我們沒有做實際調查,不過相對來講是比較年輕一點,通常是使用兼職的方式去做。
周:幾乎都是兼職?
顧:有 50% 以上的駕駛,他們一個禮拜開車的時間是低於 10 個小時
周:如果有 Uber 司機,過去三年都是,而且還依法報稅的話,拜託告訴台北之音節目,我是希望一切都是合法的。這三萬多位駕駛,一個禮拜開車低於 10 個小時,女生還男生多?
顧:男性比較多,不過我們看到蠻多女性加入平台,是因為比如說她是單親媽媽,她沒有辦法去做一般上班族的工作,Uber 對她們來講最好的部份是彈性,她們可以依照他們的時程,排出來額外的時間分享她的車,賺取額外的收入
周:Uber 司機要負責保險費、維修費?
顧:一台車對一個家庭來說保養費非常貴。
周:你的意思是每一個家庭的車都可以拿來做 Uber,然後他可以兼差賺錢;有人在內湖上班,所以他每天上、下班就可以賺點外快。
顧:這部份也是鼓勵大家不用自己開車,像內湖塞車的問題
周:這是將來 Uber 發展更廣泛的題目。我要請教立楷的是說,你們跟與消費者間的關係,還有過去與計程車業者之間的糾紛,到現在癥結之所在在哪裡?
顧:消費者部份,持續都蠻敬佩 Uber 這種新平台,因為它所有的資訊都是在平台上頭。
周:使用 Uber 平台現在有多少人?
顧:蠻多的,不太方便透露,不過有將近 100 多萬的註冊會員。
周:在 APP 上面註冊?
顧:APP 上註冊。
周:在台灣是以大台北地區為主?
顧:在全台灣。
周:你們全台灣都有 Uber?
顧:台灣目前有台北、桃園、高雄跟台中,這幾個地區都有在營運。我覺得消費者喜歡使用 Uber,是因為便利性,不用用現金付款的部份
周:所以你們也促進台灣大車隊或其他計程車業者的發展,交通部長希望有台灣版 Uber,你們跟台灣計程車業者會發展成像是中國大陸「滴滴」跟中國 Uber 併購或聯盟的狀況嗎?
顧:競爭來講,不僅對駕駛也是對消費者好,雙方競爭才會持續優化產品與服務。
周:台灣有台灣版的 Uber,荷蘭版的 Uber 要不要台灣化?
顧:如果有法規可以納管,台灣業者跟國際業者可以併行在同個法規之下,做一個競爭、優化他們的服務,最終得利的人還是消費者和駕駛。
周:Uber 進軍台灣,促進媒合平台汽車運輸業發展,要看未來你們要怎麼樣去說服這個社會。另外有關消費者保障,比方盜刷問題、消費者糾紛去申訴,很多人認為你們的申訴機制不是很健全,因為你們還有一個撤資與否問題,未來發展是怎麼樣設計?
顧:所有轎車行程當中,都是有電子紀錄在,所以乘客如果對某一個行程不滿,可以透過網路即時回報,客服團隊有 24 小時人員在監控,也可以做即時的回應,最常被回應的就是繞路這塊,像是司機或導航走錯路,沒有走最佳路線,這些路線在系統上都有,如果實際上有走不佳路線的情況發生,這邊都可以調整、退費。
周:安全問題,到目前為主你們都沒有發生過吧?
顧:安全部份有幾種,一種是用司機駕駛身分審核的部份。
周:所以你們在避免當中

(本文經合作夥伴 Coco's Channel 蔻蔻頻道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訪談圖片則由台北之音授權提供,原文標題為〈暫緩撤資待判,UBER如何備戰因應? / 不願承擔責任?UBER說明營運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