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研究過死刑的起源,不過我想,死刑,是統治階級用來剷除異己最直接了當的工具,應該無誤。

在華人社會,統治階級為了合法合理的剷除異己,於是用儒家思想包裝法家手段,一方面用倫理告訴人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一方面用法理告訴人民「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但歷史讓我們看到的是,帝王之家為了王位殺父殺子殺妻殺手足等等,一殺牽連幾百上千者,不用償命。平民百姓家為了生存易子而食,將妻女做為「二腳羊」烹之而食者,不用償命。

可見殺人償命這事沒有絕對,甚至,從字義上的解釋而言,這個「償」,所「償」之人,是該「命」的擁有者。而誰是該命的擁有者?至少就我知道,在華人社會,我們的命,幾乎都不是我們自己的

(圖片來源:Flickr Blowing Puffer Fish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Blowing Puffer Fish CC Licensed)

在天賦人權的今日,人人都說,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但人人也都知道,我們每個人其實都無法真正的獨立。事實上,多半的人,都是在家庭倫理社會結構的框架裡,一輩子都在擔任他人私有財的角色。從出生到死亡,一輩子沒有自己的權利,想唸什麼書做什麼事都受限於人。就算自己賺錢了,該給的給該分的分之後,最後手上剩下的那點,可能想買個自己喜歡高額蠢物都還得經過他人的同意(不信去問問喜歡買鏡頭的男人們,入手新貨要不要看太座臉色?)。除非今天自己真的上位了,稱王了,那或許才有發聲作主的權力。但是,在這個階級根本不流動的「安定社會」中,投不對胎的人,上的了位嗎?我想,幾稀矣。

我們必需了解的是,今日的華人社會,多數人受了幾千年用儒家思想包裝的法家統治下,其民族性是非常扭曲且壓抑的。平常在社會底層看起來多半貌似溫和無害,一旦爬上位子擁有權力後,都會希望能將自己的權力無限上綱,甚至能主宰人的生死

(圖片來源:Flickr Igwigg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Igwigg CC Licensed)

因為,長期在底層受到太多的嚴刑峻法的管理與壓迫,上了位當然要有冤報冤有仇報仇,說好聽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一命償一命,但事實上我們都知道,在階級制度的食物鏈中,兔子就是被吃的,看到危險只能跑,沒躲好是你不長眼,哪來一命償一命這事呢?一旦給了兔子一套老虎那樣的利爪與獠牙,真心認為兔子還能不咬人嗎?

所以,最深的事實就是,在華人社會裡,多數人的潛意識裡,人命是不值錢的,有位子有權力的人,就能合法殺人還能當偉人,而市井小民的合法殺人權,則來自死刑的執行。

我們可以從最近諸多網民針對死刑執行議題的發言看出來,台灣其實非常多人對於主宰他人生死這事有著非常大的慾望,人人都想扮上帝,什麼樣的人應該死,什麼樣的人不應該死,都是自己說了算。網路上隨便找也不需要截圖,都能發現,許多人其內心深處的殺人手段,一個比一個殘忍,凌遲已無法形容,兇殘到讓我這個黑白分明的死刑基本教義派開始動搖,我跟他們到底是不是同一條道上、同一類的人。

不過,也因為這樣,讓我愈來愈堅信一件事:我們仍然需要死刑,死刑絕對不能廢,因為:

  • 唯有死刑,才能真的鎮壓住這些,潛意識兇殘至極,卻又貪生怕死之輩。

要知道,鄭捷這類瘋子佔所有華人的佔比中極少,但內心兇殘至極卻又貪生怕死之徒,卻佔華人的佔比中多數(私以為超過八成)。沒死刑鎮壓著這群人,我實在不知道如何維持目前表面上維穩的狀態。

  • 沒了死刑,在這群人的主流意識下,取而代之的,絕對是更加不人道的酷刑。

鞭刑不過小菜一碟,人彘、骨醉、車裂、炮烙…等 ,這些我本來以為只在古書神話中看到玩意,這幾年在網路發言上全看到了,非常能感受到有著極大一群人心向往之。相較之下,槍擊死刑還能打麻葯,根本人道多了。

  • 最後一點是我個人偏好。

私以為,人生活著圖的不過就是精采痛快,而不是圖活的久。與其讓我一輩子給人跟一群亂七八糟的人關在環境很糟的地方,不如一槍給我個痛快。無窮無盡的等待是種折磨,最後就算如鄭性澤一樣活著出來又怎樣?活著就有希望嗎?話別說的那麼早,過幾年再看看鄭性澤過的怎樣再說吧!我個人是認為,這個人這輩子就這樣壞掉了,也不可能有什麼希望,他家又沒錢沒勢,年紀也大了又沒有一技之長,以他過去持槍的前科來說,社會也不會給他什麼樣更好的機會,如此這般放出來,活生生就是一個人球累贅啥事也幹不成,誰知道這會不會又是另一個悲劇的開始。我是鄭性澤,寧願一槍給人斃了。我死了,家裡人頂多難過三年,之後日子一樣過,不死,等待的折磨是十幾年,真放出來又被我拖著幾十年,這,才是真正的酷刑。

最後,讓大家欣賞一下,台灣人在人心隔螢幕後的真性情發言,如果台灣沒有死刑,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在台灣安居樂業,畢竟,身邊有太多這樣的內在隱性殺人魔,若真沒有死刑,說能在台灣安心活著,講給誰信呢?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我支持死刑,但那些第一時間出來嗆廢死的人都是標準的「道德高尚、邏輯智障」

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如果沒有死刑,我不會選擇這個方法來「死」

支不支持死刑都請放下替受害者說話的情緒,問問自己:我們想要的價值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