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13)

《國籍法》的修正案從上一屆委員會就爭論不休,政院版的修正案一再被立委們挑出缺漏以及「歧視」部分。作(18)日,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質詢內政部長陳威仁。依照修正案內容,外籍配偶只要涉及妨害婚姻或家庭、脫衣陪酒等「違反善良風俗」行為,無論法官是否判決緩刑、或是個案為被迫從事性工作,就會失去申請歸化的資格

尤美女質疑,台灣企業家很多都有三妻四妾,雖然不是說這是合法的,但社會好像默許這樣的行為。

台灣許多大企業的老闆明目張膽將自己「房事」攤在公眾面前,大房二房三房四房每次到了爭遺產的時候就佔據各大媒體版面,難道這樣就合乎所謂「善良風俗」嗎?只要他是大老闆、大企業家、高級知識份子,我們的社會大眾彷彿就能接受這樣的「三妻四妾」並認為是合理的,這不只是階級問題,還有嚴重的性別問題。成功事業的男人坐擁三妻四妾是美好的,成功的女人不結婚就是「有問題的」。

  • 只有「聖人」才能歸化

對此內政部回應,「違反善量風俗」、「妨礙家庭」等罪名,必須要由檢察官提起公訴才算成立。而若是緩起訴或是不起訴處分,則二、三年後若是「沒有這樣的行為」,就可以再提出申請。尤美女就認為,這樣的規定根本限制了只有「聖人」才能歸化。內政部長陳威仁則表示:「我們國家要有比較好的國格,那我們希望進來當我們國民的人是比較好的人。」而那些嫁來台灣之後,丈夫不工作,被迫從事性交易的那些外籍配偶,內政部也未考慮這樣的個案。只要他們「違反善良風俗」,就無法歸化。「教唆別人去從事性交易」被規範在內是合理的,但那些被迫的人卻沒有設立排外條款。

 新住民已經是台灣社會組成的一部份,不可或缺(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新住民已經是台灣社會組成的一部份,不可或缺(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這樣的法律訂定是非常具有歧視性的,沒去看到個案的處境,也沒看到階級之間的關係。在看似「政治正確」的修法底下,卻是公然擺著歧視。身為新住民的國民黨立委林麗蟬也強調,此次《國籍法》修正應再廣納各方意見,傾聽新住民的需求。

社會對於外籍配偶的歧視從來沒有減少過,政府的修法應該更設身處地站在新住民的立場著想。然而,依照《國籍法》第九條修正草案規定,「外國人申請歸化,自許可歸化日期起一年內需提出喪失原有國籍證明,逾期未提出應撤銷歸化許可」,林麗蟬表示,許多新住民因為要申請我國國籍,又要放棄原來國籍,結果卻變成國際人球。這樣的法案規定是有非常大漏洞的。

  • 只要你是菁英,什麼都可以!

但修正案增訂的內容其中之一則是:「外國人可以免提出喪失原有國籍證明。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推薦的科技、經濟、教育、藝術、體育及其他領域的專業人才。」只要是這些高級知識份子,具有高程度文化資本的人,我們就能允許他擁有雙重國籍。內政部長陳威仁說:「對於專業傑出人才,我們可以有另外規定。」

相較對外籍配偶訂定的嚴苛標準,所謂「高級知識份子」只要他們「有專業」,就能在免放棄原有國籍的條件底下,入籍中華民國。這不是階級歧視,什麼才是呢?我們的政府必須要更審慎思考,如何促進公平正義,抹去階級帶來的差異。而不是掌握國家機器,卻無法落實分配正義,造成更嚴重的資源失衡。

(首圖及新聞參考資料來源:沃草


延伸閱讀:

關心外籍配偶、移工的實際作為:帶一本你看不懂的書回台灣給他們

性別真的平等了嗎?總統候選人的長照政見中沒談的事-照顧長者的總是「她們」

別叫她越南新娘,她是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