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文 / 林紀全  新義豊株式会社代表

  • 東京難民中的大學中輟生

日本的租屋系統普遍有著獨自的體系。除了租金以外,有些會需要給房東的禮金,用以感謝房東承租,以及押金,仲介費用。還有一點是需要擔保者,對於外國人或是無常態性收入者較為困難的門檻,因而衍伸出擔保者公司的存在。

無常態性工作像是打工族、派遣工,相對在經濟上較為弱勢。由於擔保者公司大約收費為半個月到一個月不等的房租,因此初期費用成為一筆很大的費用。有許多的打工族或是中年失業,無法提供自己的工作穩定證明而租不到房子,流連於網咖或是廉價旅社。前陣子成為話題的一部小說:東京難民,就是在敘述一位大學中輟生由於就業不順利,每日打著零工,過著餐風露宿生活的故事。

  • 僧多粥少的公共住宅

日本的公共住宅,針對低收入戶、單親家庭等等狀況都有著不同的申請資格。像是年齡六十歲以上、領有身心障礙的證明者、受到家庭暴力而受到保護者,租金也是依照所得而有所變更。

根據總務省住宅統計調查,使用公營體系的房屋租借者佔整體的 6%,擁有自己的住家為 61%。不過僧多粥少,根據國土交通省的數據顯示,在這十年內單單申請者成長了 8~10 倍,但是能夠入住的房屋並沒有太多的成長,反倒是有稍微減少的趨勢。另外,依照區域的不同,像是能夠租借的時間為 6 個月以上,或是直到居住資格改變,像是所得超過申請表準等等。因此無法抽到公共住宅的人們選擇在街道徘徊,或是暫住於網咖之間。部分縣市規定需繳納地方稅才能申請,對入住者的負擔更加沈重。

以大阪市市營公共住宅來說,22 萬人(大阪市的人口約佔 8%)居住者的分析來說,65 歲以上的住戶將近一半,平均年齡為 59.8 歲,每戶平均 2.2 人,收入未滿 200 萬也將近一半。(參考數據:大阪市市政改革本部 H19 一月)

  • 不愛麻煩別人,也不管他人苦難

目前筆者租借的,是一般的住宅,大約日幣 40000 圓,23m2 左右。距離車站大約十分鐘,有廚房衛浴的獨立空間,是三十年的房子。由於日本的租屋系統會要求使用者完全回復後交還給房東,整體來說維持得還不錯。

日本對於公共住宅的概念,大抵上是生活有困苦,相對收入較低的階層入住。週遭友人普遍對入住者有著『不成功,是因為你不夠努力』的刻板印象,因此對於這些人的評價並不高。日本製造產業外移,許多的科技失業等等問題不加入探討是不公平的。可能該國民族性大抵上都不愛麻煩別人,對於他人的苦難就不會有太多心思著墨。

(本文與標題為合作媒體《世界公民島》授權刊載,原文標題:日本:不在公共住宅,就是東京難民?,顯圖來源:電影 東京難民 ,CC license,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根本佛心價!柯 P 青年公宅開租,13 坪只收 6 千 9

同樣買不起房的加拿大年輕人,為什麼他們的房貸率比台灣低上 10%?

法國人的氣質,來自成熟的社會住宅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