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大刀闊斧針對北門附近作改革,先是拆除了忠孝橋引道讓北門重見天日,並打算要開闢出北門廣場,將北門打造成「台北凱旋門」。除了這些大規模的計劃案之外,柯 P 還打算立法管理北門附近凌亂不一的廣告招牌。

我前一篇文章提過,或許是參訪東京車站的經驗啟發了柯文哲,讓原本對文化麻木不仁的市長,對城市美學的議題發生興趣。不過,這個聽起來抽象、甚至有點不知所云的「城市美學」到底是什麼概念?另外,台北市真的有需要花費時間人力在美化改造上嗎?

時間拉回十幾年前,當時國際城市創意大師查理斯.蘭德利(Charles Landry ),在一本旅遊指南上讀到「台北市是最醜的城市」,立馬買一張機票飛到台北,想看看這座城市到底醜到什麼程度(台北這麼醜真是抱歉啊)。而現在,他是台北市都市更新處請來的創意城市顧問,也成為台北市成功成為「2016 世界設計之都」的幕後推手。

i9bLxLm

蘭德利認為,台北市景觀最大的問題就是氾濫的廣告布條。而漫步台北街頭,相信大家也都有注意到亂七八糟、色彩五花八門的廣告招牌。因此在推動 2016 台北市設計之都時,對商家招牌和街頭色彩的管理成為兩項重點項目。許多專家開始提倡以「小針美容」改造街頭景觀,邀請民眾從小處著手,改造最為人詬病的招牌和變電箱。

沒錯,既然提到美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色彩搭配。就像我們挑選衣服需要有一定的穿搭概念,妝點一座城市,首先也必須從顏色開始改造。台北街頭最大的問題就是色彩太過鮮豔,各個物件間的差異性又太大。你或許會覺得色彩是相當主觀的概念,但從鑑賞的角度,美其實還是可以比較與檢驗的。

2CQguHy-768x287

台北和日本街頭的比較

舉例來說,觀察世界許多著名的國家如法國、日本、希臘、印度,都可以發現他們在都市色彩上的著墨。有些是和周圍環境相融合,有些則是發揮當地人文元素。就拿一些美國城市來說,不只城市的環境景觀樣貌有詳細的規範與清楚的開發限制,甚至小到建築外觀整修時所用的材料、顏色、植栽等都有嚴格的規定與審查機制。

為街頭妝點合宜的色彩,能夠提供都市象徵、引導和識別的作用。而跟著 2016 台北設計之都同步推動、由文化局主導的「台北生活景觀改造計畫」,也希望以此為目標,建立台北的色彩意識,整合改善這座都市的視覺體驗。

12717324_10205506241882482_6995239845429078864_n

12742348_10205506241562474_2021592734329969450_n

比起之前單調的藍天白雲,有沒有覺得變電箱經過這樣的彩繪,突然就漂亮許多、放置在街頭也不會太突兀?從 2014 年開始,台北生活景觀改造計畫開始進行第一批變電箱彩繪計畫,邀請 5 位藝術家彩繪了 12 處 28 座變電箱。除了為變電箱賦予豐富圖案,在用色比例上也經過細緻規劃,該計畫希望能透過彩繪行動,帶動都市中的色彩教育。

相較於拿怪手將橋拆掉、讓古蹟重見光明,相信這種從小地方著手,改變街頭色彩的方式會更容易讓人實踐城市美學吧?畢竟要彩繪一座變電箱,只需要畫筆和顏料就夠,不用需要開大型機具的資格和繁複的工程計畫。不過,如果只是在變電箱上隨意畫漂亮圖案和色彩,恐怕會成為脫離在地性的裝置藝術。

還記得前陣子基隆龍貓火車頭的侵權爭議嗎?那就是脫離在地性思考的負面典範。城市是讓人生活的地方,生命會消逝,但生活過的痕跡會留在這塊土地上,古老的傳說和習慣會變成文化,鑲嵌在人們的記憶中。城市美學如果缺乏這些迷人的元素,就會只剩下空殼。

12729077_10205506241242466_3226149888548722641_n

以大龍峒來說,藝術家就是以地方上最知名的保安宮和孔廟為題材,在變電箱上留下「石獅子」的故事。鮮少人知道大龍峒是台北市的「起家厝」,過去商業繁榮且文風鼎盛,還曾有「三步一秀才,五步一舉人」的美譽。台北市大龍峒人文商圈發展促進會理事長何秉鴻表示,「變電箱彩繪是一個開始」。

這個開始是什麼?就是留下地方的故事,並且讓如今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動手改造自己生活的環境。大龍峒彩繪計畫執行長吳思儒就表示,一般人都會裝潢自己家裡,卻很少想到外面。這項計畫的目的就是創造一個視覺美感的經驗,讓民眾去反思、進而行動。

談到這邊,各位有清楚城市美學的概念究竟是什麼了嗎?在我心中,城市美學最終要回歸到在地的生活之中。不論是以立法的方式訂出《景觀法》規範城市樣貌,或是從美學角度調整街頭色彩,如果新加入的東西失去生活和文化的痕跡,再多的裝飾最終都不會真正在地方留下,再多的口號都只是噱頭,因為他們缺乏生命。

所以,城市美學的推動是一個長久目標,他絕對不該只是設計之都的一個附屬項目,一個政策項目,而是應該從再結合生活文化後,由居民自己灌溉,從地方長出的枝枒。換句話說,城市美學其實與社區營造是相互牽連的,不過提到社區營造,又是另一個更複雜的議題了,或許可以改天再談。


延伸閱讀:

不只是拆除引道!規劃北門廣場、打造「台北凱旋門」… 柯 P 的改造野心正一步步實現

平平都是古都,為何京都就是迷人?從《廣告招牌管理法條》揭開日本市容大勝台灣的原因

為什麼台灣市容就是「亂」?用幾張和日本的比較照片讓你一目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