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7-SMG0034-P01-文/呂秋遠我國的憲政體制,在 1997 年之後確實「傾向」法國的雙首長制,所謂「傾向」,是因為雙首長制有許多變形,台灣只是其中一種,一般都以法國在 1958 年成立第五共和為原型,其他包括芬蘭、俄羅斯、蒙古等國,都是變形。什麼是雙首長制?就是這個國家的行政體制有兩個行政首長。一般而言,行政權的掌握,總統制只會在總統,內閣制只會在總理,但是雙首長制會有兩個行政首長共享或獨享行政權,一個是總統,一個是總理(行政院長),有時候共享,有時候獨享。這種體制其實很不好操作,因為行政權到底單獨給誰,或是兩個人一起擁有,取決於國會多數黨是不是與總統同黨,而且會有新民意與舊民意的問題。

簡單來說,在總統制之下,即使國會跟總統不同黨,行政權還是在總統。內閣制之下,國會是哪個黨最多,行政權就在哪個黨的黨魁手上。但是雙首長制,要看情況。取決於國會多數黨是不是與總統同黨,以及新舊民意的問題,這會有三種情況:

1. 總統與國會同一政黨,叫做超級總統制,這時候行政權就是總統的,國內無人可以抗衡。2. 總統與國會不同政黨,但是總統是新選出來的,國會是舊的。這時候國會通常會被總統解散,選出新國會,這時候通常國會又會與總統同一黨,又回到第一種情況。3.總統與國會不同政黨,但是總統是舊的,國會是新民意。這時候國會通常會逼迫總統提名新的總理,把行政權交給新總理,總統被迫退到幕後,由總理主政。這時候就叫做「左右共治」

為什麼叫做「共治」,而不是總理拿走全部的權力?因為總統在雙首長制下,無論如何都會有所謂的「保留權力」(reserved power),一般而言是外交與國防,以我國來說,這種權力則還多了兩岸關係。就算國會與總統不同黨,而且國會是新民意,總統還是可以擁有這些權力。當然,新總理對這種事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會經常跟舊總統針鋒相對。以 1986 年法國第一次共治來說,席哈克(新總理)就一直跟密特朗(舊總統)搶七大工業國(G7)會議的主導權。密特朗說,這是外交,席哈克說,那你談完以後不要給我執行!密特朗只好讓步。但是,在開國務會議時,席哈克還是把密特朗放一邊,只讓他當會議主席,但是什麼都不讓他決定。密特朗在回憶錄裡,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自稱當時他只能看報紙而已,根本被架空。這部分在台灣只有部分適用,原因在於總統不主持行政院院會,而且總統沒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所以過去陳水扁總統在 2000 年剛當選時,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一再阻撓陳總統施政,但是陳總統卻不能解散國會(否則民進黨在 2000 年就可以在國會過半)。而要架空總統,我國目前從無任何前例,姑且不論陳總統從未考慮過左右共治(在台灣應該叫做統獨共治),畢竟內政、經濟、財政根本脫離不了外交與兩岸關係,如果這些保留權力還在馬總統手上,要新的行政院長如何施政?我國的憲政體制,是種很難操作的體質。即便是法國人,在第一次遇到左右共治時,也覺得很難處理。然而,馬總統不該率然的將組閣權交出,因為政治責任太難釐清,新任行政院長如果是蔡英文建議,則這位行政院長在馬政權之下,恐怕會被折損,畢竟馬總統不可能完全交出外交、國防與兩岸權,這種情況下,要新任院長做什麼?況且,這不是左右(統獨?)共治!這是政權交接的空窗期而已。法國的左右共治一般是兩年,我們是四個月,這是一場修憲的過失,而不是憲法故意設計的!這個問題,就是因為當年修憲時,只記得把總統與立委任期都調成四年,卻忘記提早總統就任的時間或延長立委卸任的時間,才會讓政權交接這麼久,竟然要四個月。我們應該思考的,不是蔡英文要不要組閣,而是要不要修憲,把原來的過失彌補掉,或是制定政權交接條例,避免任何突發狀況發生。當然,最簡單的方法是馬英九辭職。什麼?換吳敦義?那還是算了。(本文由呂秋遠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風傳媒


延伸閱讀:眼看國會席次過半沒戲唱,為啥國民黨還不斷喊出選後要「多數黨組閣」?原來真正目的是….這 20 多年的民主實驗告訴我們:台灣最大亂源就是總統制該叫「馬政府」還是「毛政府」?台灣人對憲政體制的 10 個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