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04081346_c3ffef24a9_z

BO 導讀:

前農委會主委孫明賢現為政府捐助的亞洲世界蔬菜中心理事長,也是現任農委會顧問,農委會還在二樓為他設一間辦公室,然而本月初他卻獲中國聘任為十五個「台灣農民創業園」的名譽顧問;學者批評,孫明賢曾任農委會主委,卻跑到中國效力,涉及雙腳踏雙船、忠誠度有問題。立委段宜康更是質疑,孫明賢根本就是向中國輸出台灣農業技術,換取利益。

文/cpaladin

前農委會主委孫明賢,上節目大言不慚的用一兩句真話包裝八句謊話,或許節目中那些非農業本科系的名嘴一時無法反駁,但是有識之士都無法容忍這種賣台還叫台灣人翹屁股的行徑。

首先我們來看蘭花,台灣蘭花一年外銷近 60 億台幣,其中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蔡奇助掌握的「胚拯救」技術獨步全球。然而研究卓著的他,卻於 2015 年 11 月 5 日因腦溢血驟逝,僅享年 48 歲。

高雄區農業改良場長黃德昌說,「民間做屬內雜交的業者很多,有的公司自己就可以做到 5、6 千種蘭花。」但要做到「不同屬」的蘭花雜交,也就是「親緣關係更遠」的蘭花,卻只有高雄農改場蔡奇助博士做得到。

這證明了台灣的蘭花是由台灣人自己研發育種,藉由產官學三方合作建立起來。現卻被孫明賢這種叛賊偷去中國,還大言不慚的說台灣的技術落後於中國。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導致台灣失去獨佔日本香蕉市場的重大事件,剝蕉案

台灣的香蕉發展史是從 1902 年,日據時代開始的。當時的日本明治天皇對台灣香蕉頗為喜愛,於是下令將台灣香蕉內銷至日本本土。戰後,日本停止進口台灣香蕉,直至 1960 年,吳振瑞先生就任青果合作社理事主席,積極向日本推銷,才於 1963 年再度恢復香蕉銷往日本。

香蕉外銷成為台灣當時獲利最豐的農產品之一。吳振瑞利用與日本商社間的良好關係以及良好的談判手腕,爭取台灣香蕉在日本的市場。當時台灣香蕉在日本市場佔有率為 90%,年出口量高達 2700 萬箱,每年賺取外匯 6000 萬美元,改善了台灣南部蕉農的生活,也強化了台灣經濟。

為了打破青果輸出公會的壟斷,吳振瑞爭取五五制,把台灣輸出日本配額的一半爭取回青果合作社手中,減少了中間人為剝削,使蕉農的利潤增加。但也因此得罪了以陳查某為首的青果輸出公會。

1968 年,李國鼎建議青果合作社,因應菲律賓香蕉的威脅,希望青果合作社捨棄傳統的竹籠包裝,改用美國律頓公司的紙箱,被吳振瑞拒絕。而李國鼎的弟弟,正是律頓公司的經理。

1969 年 3 月 7 日,高雄青果合作社為慶祝 20 週年慶,吳振瑞先生為酬謝各相關機關過去對合作社之支援,及進一步爭取香蕉自產自銷,特地打造了三十兩純金金花籃、金碗、金盤、金盃要送給分送當時的相關人員。

地檢署大動作搜查青果合作社,遭政府以違反動員戡亂臨時條款中的禁止金器買賣為由,連同官員共十餘人入獄。當時的媒體,口徑一致稱吳振瑞剝削蕉農,是「蕉蟲」,所有新聞極盡聳人聽聞之能事,無任何平衡報導,吳振瑞一夜之間成了十惡不赦的大蕉蟲。

隨著吳振瑞的入獄,台灣蕉界失去能與日本人交涉的大將。1971 年,台灣香蕉迎來史上最嚴重的一刻,黃葉病。由於台灣的香蕉分芽都是由同一株而來,面對黃葉病缺乏異株之間的抵抗力。短短一年內,就將日本市場全數拱手讓與菲律賓。至 1976 年,台灣香蕉銷往日本的數量已不及 1969 年的十分之一。

1989 年,剝蕉案發生 20 年後,中華民國政府將沒收的金盤金碗送還吳振瑞等人,並私下道歉。吳振瑞因年事已高,不願再上法院爭訟平反,與中華民國政府達成和解

但是曾經輝煌的台灣香蕉外銷史,已經被國民黨畫上句點。

而孫明賢這個厚顏無恥的垃圾,居然還敢在節目上宣稱台灣香蕉之敗是民進黨造成的。

現在該輪到龍膽石斑了。

10268526386_031e16d68a_z

圖片來源:挪威 企鵝 CC licensed

龍膽石斑,學名是鞍帶石斑魚,是石斑魚中體型最大,肉質最佳的石斑王。原本只能在野生環境中生存。1995 年,水試所台東分所與屏東縣枋寮鄉龍佃養殖場合作,成功研發出世界第一個龍膽石斑魚苗技術,自此展開台灣龍膽石斑的黃金時代。由於肉質甜美,整隻能吃,可以穩定提供市場的養殖技術一出現,龍膽石斑立刻成為全台海產店必備的高級品。

但是龍膽石斑的養殖需要三年的時間才能收成,且龍膽石斑個性兇猛,地域性強,即便分級飼養也很難混池,價格水漲船高,在 2007 年時一度高達市場價一台斤 1500 元。

好景不常,2008 年,龍膽石斑的魚苗養殖技術外流至中國,中國福建地區立刻建起大量溫室開始養殖龍膽石斑。2012 年,馬英九一手主導之下,中國的龍膽石斑回銷台灣,該年的市場價格只剩下一斤 500 元。如今,台灣的龍膽石斑只有一斤 250 元。

而孫明賢還在說這是農民自己的選擇。

農業技術往往需要數年以至十數年的時間,多少人投入金錢與精力,才能取得進步的果實。這個過程往往是台灣產官學三方合作的成果。

今天,高育仁與孫明賢只是一轉手,就將台灣過往 30 年的所有農業成果轉送中國,還在節目上公開嘲笑台灣技術落後於中國。

身為台灣人,孰可忍,孰不可忍?

(本文、標題由cpaladin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延伸閱讀:

一場政治打壓讓臺灣失去「香蕉王國」的地位,走向高汙染產業

【讀者投書】台灣農業面臨生死關頭,農民、環境與消費者要三贏,只能靠「環保農藥」

躲在兩岸農業交流下的八卦事:頂新利用「照顧臺灣農民」名義,見縫插針、大撈油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