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_f45d0a08646ddbcb9c3dbc3a24bbabe0

雖然台灣人普遍對記者沒有太多好感,認為他們只會上網路抄新聞、或是拿行車紀錄器做文章,不過事實上,記者的本質並非如此;一個好記者能做到的事情不只是陳述真相,還有監督政府的責任。即將上演的強檔大片《真相急先鋒》就訴說這樣一個故事。

《真相急先鋒》中,奧斯卡影后凱特布蘭琪飾演新聞界王牌製作人瑪莉梅普斯,詮釋在 2004 年發生的一件真實醜聞。在電影中,她堅持捍衛真相,揭露總統候選人的黑箱內幕,卻遭支持者大肆抨擊,甚至被肉搜個資放到網路上。然而,文化部卻認為這樣的情節涉及刻意操控、扭曲事實等社會畸形現象,會對未滿 15 歲之人的行為或心理造成不良影響,因此列為輔導級。

1548425_2

圖片來源:文化部

對此,發行商「傳影互動」認為一部沒有暴力和色情的電影,被列為輔導級是不合理的。據自由報導,傳影互動的老闆質疑,官員和所謂的學者們為何可以決定 15 歲的人不應該看記者揭露政治強權醜聞的故事?有多少國中生在網路上看刀槍互砍的暴力和情色片、接收電視談話節目中一堆未經證實的爆料?傳影互動痛批,文化部的決定根本是「開倒車還覺得自我感覺駕駛技術良好的寫照」。

1005031_10153806136157486_4071249808774999110_n

圖片來源:傳影互動

對於傳影互動的批評,文化部強調在對電影分級時,會將外國訂定的級別做為參考。新聞急先鋒在愛爾蘭和英國都定為 15 歲以上才能收看,而美國則列為 R 級(限制級),17 歲以下需要家長陪同觀看。文化部因此認為將該片列為輔導級並無不妥。傳影互動則強調他們對分級本身沒有意見,不滿的是文化部提出的理由;該片探討的明明是新聞倫理和新聞自由,何來「扭曲事實等社會畸形現象」?

事實上,自電影法修法以來,就有評論質疑過台灣電影的分級制度。根據《電影法》第十條規定,電影必須經過審議分級,主管機關會發給證明文件;若電影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主管機關應不予審議分級。換句話說,只要文化部不給級別,該電影就不能上映,但分級的標準是什麼?為什麼應該給小朋友看的「小小兵」被分類為保護級而非普通級?只有幾個人決定什麼是小孩該知道、什麼又是不該知道的事情,真的合理嗎?

時代在變遷,當小孩已經能從越來越多地方獲得資訊時,也許我們的分級制度也該在做檢討,重新思考電影與教育之間的關聯。這部電影明明強調的是新聞自由、追求真相,在文化局的手中卻變成「扭曲事實」的社會現象,從此就可看出台灣仍未走出過去的威權體系。為了打破這種陳舊的概念,藉由電影教育孩子關於民主自由的真諦,又何嘗不是個好方法呢?


延伸閱讀:

是加速媒體數位發展,還是新聞自由倒退?未來將全面開放「黨政軍」投資媒體

從沾沾自喜的「女警假扮社工誘出毒販」新聞,來看社工體制如何被毀於一旦

杜絕無差別殺人是社會責任,新聞主播吳宇舒怎能說出「為什麼我要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