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雜誌近日刊文認為,目前中國大力推行“一帶一路”存在風險,時機可能不適合:對內穩定國內經濟增長和市場動盪也需要資金;經濟轉型期分散力量開拓海外有違刺激內需的方向,會削弱政府抵禦結構性危機的能力;對外中國還需贏得鄰國信任,烏克蘭危機和恐怖組織勢力拓展至中亞都威脅“一帶一路”成功。

上述文章的作者德國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研究員魯德華(Moritz Rudolf)主要列舉了以下觀點:

  • 1、中國自身經濟現狀和市場動盪需要資金,“一帶一路”面臨融資困難。

要實施“一帶一路”戰略,中國政府計劃對此投資 9000 多億美元,用於開拓歐亞大陸的基礎設施。但國內也需要資金穩定經濟增長和金融市場。上月中國外儲劇減939 億美元,創歷史最大單月降幅。

華爾街見聞此前文章提到,在國內經濟持續下行和新匯改之時,中國央行面臨兩難:不讓人民幣貶值需要大量外儲干預,但這不會阻止資本外流,還會造成國內流動性緊張;讓人民幣自由浮動會短期內增加資本外流壓力,外債違約,甚至國內投資減速。

上述《外交》雜誌文章還提到,融資困難已經導致多個中國的基礎設施項目陷入停滯,比如去年中俄協議的“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項目。今年 7 月華爾街見聞援引報導稱,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俄氣)與中石油已無限期推遲簽署“西伯利亞力量 -2”(原稱“阿爾泰線”)的天然氣管道合同。

  • 2、“一帶一路”有違中國刺激內需、轉型為消費驅動型經濟的發展方向,是經濟倒退。

中國計劃在巴基斯坦等政局不穩定地區擴大出口量,但僅僅靠擴大出口不能解決中國國內國企產能過剩的問題。如果太分散精力開拓海外市場,會削弱中國政府在國內經濟轉型期間抵禦結構性危機的能力。

  • 3、“一帶一路”尚缺合作夥伴

幾乎全靠中國一力支持。

  • 4、作為“一帶一路”的設計師、融資方和建設者,中國被視為該倡議最大的贏家

中國要讓“一帶一路”覆蓋地區的其他國家政府相信能實現雙贏。

在近期南海領海爭端期間,中國的外交政策表現得越來越進取,因此更需要打消其他“一帶一路”影響國家的疑慮,贏得鄰國的信任。

  • 5、現在推行“一帶一路”時機不佳。

烏克蘭危機未平,中國與俄羅斯和歐盟共同合作的前景堪憂。伊斯蘭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正向中亞擴張,中亞又是決定“一帶一路”成敗的關鍵地區。

(本文為合作媒體《華爾街見聞》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J_Llanos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中國股災後才知道⋯亞投行、一帶一路是全球最大「豆腐渣工程」

中國籌組亞投行的真正原因:組一個錢莊要跟美國拚了!

台灣若發展出自身的戰略位置,中國的一帶一路、亞投行根本不成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