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問台灣怕什麼,最直接的答案就是台灣怕中國,或者說怕現在執政的中共。然而,這只是表層的答案,台灣害怕的,其實還有更深一層、屬於自己內部文化上的恐懼。這種害怕,可以用年輕世代的黃國昌最近的一段告白,作為表徵:「我的大戰略是要把國民黨徹底邊緣化。然後台灣社會就要問,讓民進黨一黨獨大對民主發展好嗎?我的答案是“No”,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本土政黨和民進黨競爭」。

台灣都已經一人一票二十年了,在用一人一票打倒了傳統上「一黨獨大」的國民黨之後,為什麼新世代還害怕本土的民進黨會走上一黨獨大?是因為「一黨獨大」也是台灣文化中的「天然成份」之一?

先把鏡頭拉到中國,然後再回來看台灣。

中國怕什麼?中國已經比三十年前富強十倍,國際上也頗尊重中國的力量,然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在表面的得意之下,還無時無刻的生活在深度的焦慮和恐懼當中,為什麼?是怕「西方列強」再度瓜分中國?怕日本再進攻中國?當然不是。

其實,中國害怕的是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歷史。今天的中國人民像其他人類一樣希望自由,但是他們害怕,在缺少一個單一的集權政府之下,政治、社會、經濟都會失控。另一方面,中共並不是鐵板一塊,毛澤東死後,放鬆集權的呼聲和力道一直存在黨內,1989 年的天安門血洗事件,表面上是學生運動,更深的因素是黨內的「鬆權論」者和「失控論」者的鬥爭,最終「失控論」者勝出,鄧小平拍板定案:用兩萬人的代價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隨後的二十年,中共用開放賺錢、開放腐敗,換取了總體國力的快速增長。走到今天,在世界變化、中國人口結構變化、社會及環境問題堆積的狀況下,中國又面臨了另一次「鬆權論」和「失控論」孰對孰錯的關口。從 2015 年的中國態勢來看,「失控論」者再度佔了上風。只是,整體世界和中國內部的時空條件已經大大不一樣,這次如果出事,恐怕不是「X 萬人換取 XX 年」就打發的了的。

然而,恰恰也正因為這種害怕鬆權後果的恐懼,使得多數中國人民對於言論自由收緊的忍耐度提高,對於當局「以民族主義為由、壓制國內異議」手法的容忍度增加。很弔詭的,執政者的集權,和人民害怕集權消失的後果,形成了共生關係。兩者交互激盪之下,不無可能形成法西斯的溫床。

回頭看台灣。在「政府就是用來照顧人民的」的傳統中國式思維下,即使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執政黨,很容易的就會由「資源統籌」的路徑走上「一黨獨大」,而使得台灣薄弱的「公民自治」動力再度受到摧殘。

同樣弔詭的,「打倒獨大的一黨」與「照顧人民就必須一黨獨大」,兩者之間可能形成交互激盪的共生關係。倘若如此,這究竟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台灣文化內的天然成份?

中國的政府和人民,都被體制文化所綁架,導致「不得不中央集權」;那麼,台灣的政府和人民,是不是也被體制文化所綁架,導致「不得不一黨獨大」呢?

(本文為范疇授權刊載,粉絲專頁:范疇,原刊於今周刊 2015/09/10 977 期:台灣、中國在怕什麼?,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zilupe  ,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台灣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習近平收服台灣,用國民黨當祭旗

中國「內政化台灣」的社會衝擊

中國免簽 台灣天真到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