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600

 

文/林以成

震驚全球的中國股災,除了外資炒作期指引起的效應外,幕後另有兩隻黑手來頭很大,其中,最勁爆的是扯出阿里巴巴馬雲,此外還隱藏了太子黨興風作浪的陰謀論……。

  • 技術黑手,扯出阿里巴巴馬雲

在中國證監會大動作約談總部位於浙江杭州、阿里巴巴老闆馬雲是大股東的恆生電子之前,少有人知道,這家低調的公司,竟是這次驚動全球的中國股災震央。

恆生電子是中國領先的金融軟體和網路服務供應商,它開發出一款方便私募基金管理資產的系統,稱之為 HOMS(HUNDSUN,OMS,恆生訂單管理系統)。這套系統有兩個獨特的功能很受用戶的歡迎,一是可以將私募基金管理的資產分開,交由不同的交易員管理,並可藉以評價不同交易員的表現。此外,HOMS 系統還有風控機制,可以通過系統進行指令管理,要求交易員只能在一定的價格範圍內買特定的股票。

後來,這些功能被一些地下配資公司(即丙種墊款)注意到,他們發現,使用 HOMS 系統既可以靈活分倉,也可以方便對融資客戶實行風控,這就將以前手動的操作過程自動化了。

  • HOMS 系統超強大:突破證監會監管,場外配資玩過火

之後,隨著政府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一些 P2P(個人借貸)公司也發現 HOMS 系統在風控上的優勢,紛紛加入了配資業,形成了一大批場外配資公司,並實際上突破了中國證監會的監管。譬如,外資可以通過HOMS系統進入股市,完全不需要什麼身分證、戶口本,監管層都不知道誰賣的;最可怕的是,實際上 HOMS 系統實現了一整套券商系統,也就是說最頂層的國營券商只是個介面,任何人都可以自己開一個私營的券商,還可以發展下線。於是銀行借錢給信託公司,一年收 6%利息;信託公司批發出來 7-9%,配資公司直接給客戶 24%起跳。

  • 系統性風險愈滾愈大: 監管層大刀開鍘,引爆雪崩拋售潮

其實,中國證監會早就覺得場外配資風險很大,從今年一月就想查,但一直沒有出手,除了不讓過度的監管扼殺掉民間活力,而且恆生電子是阿里巴巴馬雲的產業,讓證監會很棘手,加上很多場外配資都和像安邦、平安那種後台很硬的城市商業銀行合作,豈是證監會能得罪得了的。

後來場外配資的規模愈來愈大,上半年甚至到了 1.4 兆元人民幣,如果再不出手,整個銀行體系的錢都會通過各種渠道流入股市,到時候再治理更加麻煩。於是,監管層終於下決心嚴查配資,做出了一刀切掉整個 HOMS 系統的決定。

結果,在一部分配資當事人得到內線訊息後撤出,訊息流出進一步造成配資的股民、配資公司、恐慌的其他機構、散戶形成合力,大量拋售股票。

本來配資的系統,從局部來看非常完美,跌到了平倉線,給客戶強制平倉後也是穩賺不賠的,但當整個 HOMS 系統同時拋盤時,會讓配資籌碼集中的股票跌停,跌停以後就不能拋售了,只能第 2 天繼續拋售。由於資金規模過大造成後續跌停,終於觸發了更多 1:5 槓桿配資的平倉線,於是所有配資公司都開始平倉了,1:5 槓桿的爆倉以後又繼續平倉 1:3 的,最終導致整個股市一路下跌。

最後引發傘形信託和兩融平倉,其中傘形信託的槓桿是 1:2 至 1:3 之間,融資融券槓桿是 1:1 到 1:2 之間,配資的強烈拋售已經讓很多股票到了傘形信託的平倉線,傘形信託又加入了平倉大軍;傘形信託還沒平倉完,股票價格又觸發了融資融券的平倉線,於是形成了雪崩效應。

一時間整個股市所有的機構和散戶都在拚命拋售,經常一開盤就跌停板,於是更加沒人敢去接盤,機構拋不掉現貨,只能通過股指期貨對沖風險,股指期貨又連累現貨下跌,進入惡性循環。

  • 政治陰謀:太子黨逼宮大亂鬥

中國 7 月初的股市暴跌、暴漲行情,原本包括官方、投資者都把矛頭指向了外資放空操控,意圖顛覆中國經濟;然而,不論是大型券商、超級大戶都認為,真正最大的空頭就是內資,而且在海撈大筆放空獲利的背後,還隱藏了政治權謀。

一位長期負責操作外資 QFII(中國合格境外投資機構)、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投資者)的專業經理人透露,在中國台面上合法的外資,由於額度有嚴格限制,根本沒有力量完成如此波瀾壯闊的空頭大反攻。

多位中國外資基金經理人也認為,稱外資是空頭主力,這種說法絕對是中國股市下跌的代罪羔羊,道理很簡單,股市的多空操控,一定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不可能船過水無痕;中國的證券監管單位不可能揪不出「害群之馬」,事實上是有難言之隱。

  • 外資成了空襲代罪羔羊: 真正最大空頭,其實是超大咖內資

從六月底中國股價指數幾次慘跌後,股市傳出反改革勢力藉由作空股市,來反制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肅貪行動的傳聞甚囂塵上;甚至有說法直指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兩大紅色家族籌資上兆元人民幣放空,這不是單純的證券多空交鋒,而是一場政治博弈!

一家中國大型A股基金的操盤手認為,世上沒有只漲不跌的股市,上證指數去年 8 月從 2200 多點,一路衝到今年 6 月 12 日的 5178 點;短期內的暴漲行情確實為空頭猖獗埋下了伏筆;加上習李新政不排斥所謂的金融創新,股指期貨的新規則,成了空頭在股市的提款機。

這位擅長多空反覆操作來回賺的作手透露,由於放空的門檻低、規定寬鬆,空頭的操盤手一般都習慣先作空股指期貨,每天都開空單,當日結清賺錢;另外,空頭每天在股票現貨市場,不計一切成本把上證三百和中證五百等指標股殺到跌停。

這種作空期指、現金買進跌停股再不斷殺盤的作法,讓許多合法融資與地下丙種資金買下的股票都慘遭斷頭,創造了空頭市場空前的獲利。不過,這位基金經理人表示,即使手上有數 10 億元人民幣籌碼的操盤手,也無法單獨如此操控,並讓指數急轉直下。

由於空方勢力實在太過強大,而且手上的資金、股票數量之充沛,絕對不是一般投信基金公司或是券商自營部等法人所能企及,更別提散戶式的螞蟻雄兵威力能讓多頭翻轉。他基本上相信,市場傳聞的所謂「政治陰謀論」,應該是中國股市空方背後重要的動機之一。

在中國國內的金融市場有「喊水會結凍」的勢力,不論是外資、還是中資證券相關業者都心知肚明,只有太子黨有這個本事。包括江澤民、曾慶紅、李鵬、溫家寶、賀國強等政治大家族,透過過往的政治權力與親人綿密的關係網,實際上也掌控了中國的錢脈。

這次中國股市既快又猛的大空頭,從手法與技巧來看,背後應該少不了外資高手出謀劃策;不過真正的大金主與黑手,恐怕與太子黨組成的既得利益團體脫不了關係。因為在中國,從日常使用的手機行動電話系統、加油、用電,到大型超市、百貨公司,都離不開國有企業的範圍,而這些大型國企多數都有太子黨的影子在裡面。

習李體制這場仗輸不得: 史上頭一遭,中國官方對做空頭

從江澤民長子江綿恆說起,他靠老爸昔日的權力,可說是「中共太子黨第一人」。他曾私下向好友透露,即使未來江家不在政壇呼風喚雨,但透過金脈的建立,江家可以是富可敵國的中國「羅斯柴爾德」家族。至於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也師法江家「空手套白狼」拿下山東魯能這家大型國企,一買一賣之間,套利數百億元人民幣。

江曾兩大家族在中國不僅曾經權傾一時,現在更被傳為率領反習派的太子黨,備足銀彈與股票,在這波陸股大多頭行情時興風作浪。一位熟悉中國政策的台籍基金經理人認為,空頭幕後的黑手實力不容小覷,因為即使中國政府作多,並且宣示要嚴查空頭,但空方勢力依舊囂張,因此要確認誰能夠調動如此龐大資源的集團,絕對不難想像。

7 月 10 日,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親率跨部門工作組抵達上海,調查操縱證券期貨交易等犯罪線索。熟悉內情的上海證券業者透露,公安部早就鎖定幾家貿易公司,這些都是太子黨旗下假貿易之名,用來洗錢、方便資金出入的管道,被查緝只是證明,作空的勢力背景確實不單純。

這場中國官方與空頭對做行情的惡鬥,在以往中國股市 20 多年的歷史中,可說是絕無僅有。在 7 月初之前,為了遏止空方攻擊,降息、降準、限制新公司上市數量、削減證券交易費用、放寬證券公司融資限制、退休金救市等政府政策手段,幾乎每日一計都難敵大勢下滑。

7 月 6 日開市時的舉國緊張氣氛,甚至全球都在觀察中國A股走勢。如果跌勢持續,事態可能演變成危機,影響中國經濟和政局。習李體制在此一仗有輸不得的壓力;因為輸了指數,不只是失了民心,更可能淪為反對勢力會利用經濟表現不佳作為奪權的藉口。7 月 9、10 兩天的大漲行情,並未完全穩定這次多頭的氣勢,因為隨著復牌的上市公司增多,還有股指期貨到期的壓力來臨,多空大戰仍在未定之天。

(本文由合作媒體財訊授權轉載,原文標題:中國股災  驚爆兩大黑手。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愈有錢賺愈多?OECD 告訴你:貧富不均將阻礙經濟成長

中國股災後才知道⋯亞投行、一帶一路是全球最大「豆腐渣工程」

中國大股災,台灣怎麼辦?

抑不住的中國股災:商品、人民幣、債市牽連被影響,恐上演中版金融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