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要回到民族國家的狀態,還是我們要前進成為一個更加整合的歐洲?」對於前比利時首相,現在歐盟委員會主席的候選人 Guy Verhofstadt 來說,這只能算是一個反詰的問句。在他和其他候選人進行的一場電視辯論中,當討論到「應該走大歐盟策略或小歐盟」一題時,幾乎所有人都一至的回答:「歐洲需要更多的整合、團結、和統一。」而對於奉行基督教民主主義、社會民主主義、自由主義、和歐洲綠黨的政治家來說,他們的答案也是非常明確的:要給予歐盟更大的權力。

28 個歐盟國家中的許多潛在投票者,這大概是共約 5 億的人口,並不這麼想。在多年的經濟困境之後,有 2,700 萬的歐洲人民失業(當中有 600 萬是年輕人口),並且新自由主義的政治型態導致大多數歐盟國家的社會福利計畫被撤銷,現在,歐洲懷疑主義猖獗。有將近 60% 的歐盟選民很可能根本不會去投票。至於那些在 5/22-25 之間參與投票的選民,當中有許多人會投給極左或極右派的歐洲懷疑主義者。

可參考聯合報新聞

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大洗牌,反歐盟或對歐盟持懷疑態度的政黨、極右派政黨席次成長一倍以上,其中法國民族陣線、英國獨立黨都贏得歷史性大勝,得票率衝到第一,在兩國政壇投下震撼彈,法國總理瓦爾形容為「地震」。

民族陣線得票率百分之廿六,獨立黨得票率百分之廿八,都是史上第一次擊敗法、英的主流政黨。對此,法國總統歐蘭德召開內閣緊急會議,瓦爾也承諾對中產階級減稅。英國首相卡麥隆則表示,選舉結果顯示民眾對歐盟的「理想破滅」。

希臘政治家 Alexis Tsipras,歐洲左派黨的領導人,在該次辯論中直指歐盟的最大弱點:民主逆差(指表面上定位民主的組織或機構,其作為確已無法滿足基層的需要)。歐洲公民已經不知道歐盟中央政府是如何運作的,不知道重大決策是如何達成,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夠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

在該次的電視辯論中,歐盟委員會候選人之間的辯論本身其實就是民主逆差的一個例子。和一般人想的不同,在選擇下五年的歐盟領導人時,歐盟的人民無法直接投給五個候選人中的一個。但無論如何,在明年六月 28 個會員國指派歐盟主席的時候仍然必須將這次議會選舉的結果納入考量。

  • 對資本開放,卻對人們封閉

除了歐盟的成長痛、在透明度及民意支持上的缺乏等問題以外,當候選人辯論中提及移民問題時,在這方面採取整合策略的需要被清楚的凸顯出來。所有人都同意,歐盟需要一個共同的移民政策。

回想到地中海的難民船以及在義大利蘭佩杜薩海灘外靠同伴屍體漂浮求生的敘利亞難民,這些歐盟主席候選人聲稱,歐洲對於移民管理條例以及難民保護措施的缺乏是「可恥」而「不能被接受」的。

歐洲綠黨的領導人 Ska Keller 提醒觀眾,歐盟在 2012 年基於其對和平、和解、民主、以及人權的貢獻獲頒了諾貝爾和平獎。而作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卻讓這些悲劇發生,實在非常領人羞恥,Keller 表示。

從三年前敘利亞內戰開打以來,200 萬敘利亞難民進入了鄰近國家如黎巴嫩、約旦、和土耳其,但卻只有 6 萬人獲得了歐盟的官方庇護,主要來自於瑞典以及德國。

但有許多敘利亞人嘗試透過非官方且危險的管道進入歐洲。左派的希臘政治家 Alexis Tsipras 說,就在不久前,地中海成了無法待在自己國家的絕望人民的葬身之處:「歐洲對資本和市場開放,確對於需要移民的人們關起大門。我們應該對我們失去人道精神感到羞恥。」

根據移民資料,一次的新聞調查中發現,從 2000 年以來,有大約 23,000 名移民死於前往歐洲避難的路途中。根據該記者的調查數據暗示,平均起來,每天有 4-5 個人在逃離戰爭的過程中因為缺乏保護與貧困而死亡。(編按:可閱讀此文章非洲人:我爬了一個牆就到西班牙,但卻付出沉重的代價

  • 極右派政治家針對移民問題危言聳聽

然而,一個真正能夠通用的歐洲移民與邊界政策,在實際上確是難以達成,因為各個歐盟成員國都會想要保護自己的主權。要能夠推行共同移民政策的前提是,歐盟國家需要有更深的整合,包含互通的對外、社會、以及勞工政策。

諷刺的是,那些大聲呼籲「小歐盟」並要求歐盟總部減少對各國的干涉的極右派政治家,其實同時也在針對移民問題危言聳聽,並要求歐盟阻止這些恐怖的移民潮。

像是義大利的極右派歐盟議會議員候選人 Iva Zanicchi 在一次談及移民增加的談論中火上加油:「請記得這個字:Ebola(伊波拉病毒,非洲剛果地區能致死的人畜共通病毒)。它就要來了。而且是的,還有霍亂。」在義大利媒體上,政府官員表示在利比亞的海岸站著成百上千的難民,準備前往歐洲。

這種外族入侵的想法甚至導致一些政治家要求義大利撤除在地中海的難民救援計畫。在義大利蘭佩杜薩海灘外發生了兩起沉船事件,造成超過 600 名難民喪生後,Mare Nostrum 救援計畫已經在地中海域營救了超過 20,000 人,耗費約每月 $1-2 百萬美元。

南歐國家如義大利、法國、塞浦路斯、希臘、和馬爾他,全都在呼籲歐盟協助加強地中海的巡邏,並一起分擔越來越沈重的難民與金融需要。

  • 反對大量移民,呼籲重新掌控我們自己的國界

除了歐盟南方的移民問題外,在這場辯論中還有其他重要的議題。荷蘭的極右派自由黨(PVV)領導人 Geert Wilders 也在呼籲「小歐盟」以及「趕走摩洛哥人」。PVV 黨希望能脫離歐盟、捨棄歐元,並「重新掌控我們自己的國界」。

這個大眾預期會在這次的歐盟選舉中表現優異的 PVV 黨,想要「讓荷蘭人做自己」。這就是為什麼這個政黨強烈反對大量移民以及荷蘭的回教人口。他們認為所有來自回教國家的移民行動都應該立刻停止。PVV 黨與比利時的右派政黨 Belgian Vlaams Belang、法國的 Front National、奧地利的 Freedom Party 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並且預期會在新的歐盟議會中組成力量強大的陣線。

在這次的選舉活動中,歐洲的群眾意見看來最關切的還是「大歐盟或小歐盟」,以及經濟復甦與社會議題例如失業率以及貧窮問題。當然,不斷在增加的,尋求庇護中的難民確實需要歐盟採取共同的策略與政策,但現在問題在被實際解決之前,還是先成了這些極右派的政治人物為了選舉利益而操作政治把柄。

  • 延伸閱讀:

全世界都想移民美國,但你想過美國公民會如何對待你這個移民嗎?

非洲人:我爬了一個牆就到西班牙,但卻付出沉重的代價

(資料來源:Aljazeera;圖片來源:EU Exposed,CC Licensed)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