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我爬了一個牆就到西班牙,但卻付出沉重的代價

 

Edward 一生最美好的時刻,就是當他衝破了包圍 Melilla 的層層圍籬,進入西班牙領土的那一刻。「當我碰到圍籬的那一剎那,我對我自己說:『這就是了,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機會』,然後我忽然間就擁有了翻越這道圍牆所需要的一切力量。那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天。」

Melilla 是西班牙位在北非海岸邊的外飛地(外飛地:與本國分開,被其他國家包圍的領土)。由於地理位置特殊,Melilla 可以作為一道非洲難民逃往歐洲的跳板。但實際上,他們要進入作為歐盟一部分的(西屬)Melilla 是相當困難,因為邊境被六公尺高的柵欄及瞭望台重重封鎖,亦有許多難民被西班牙警察逮捕,以非法入境罪名遣返其祖國。而且,西班牙警方以鐵絲網、催淚氣體噴射裝置、雷達及 24 小時閉路監系統來加強 Melilla 邊防保安。

27 歲的 Edward,是今年 2 月 28 日突破西班牙邊境的上百名非法非洲移民之一。為了逃離喀麥隆的貧困以及家族世仇紛爭,Edward 花了一年的時間抵達摩洛哥。(下圖紅點為 Melilla ,喀麥隆則在中非共和國的旁邊。)

!

 

到了那裡以後,他與來自摩洛哥北方 Gourougou 山區的數百位移民住在一起。有兩年的時間,他在那裡蒐撿食物並乞討其他可用的物資像是衣服或藥品,而這通常是在晚上,因為那是他唯一覺得能夠冒著比較小的風險進入附近城鎮的時段。

「我看起來像頭野獸。我的頭髮很長還有一副大鬍子。我們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到處走動。如果摩洛哥人發現我們在城鎮附近走動的話,他們會揍我們。」

  • 進入 Melilla,就有機會前往歐洲

在 Melilla,Edward 的形象完全不同了。看著他時髦的髮型、耳洞、和流行的服裝,你很難想像 Edward 所形容的在摩洛哥生活。但這對於數以萬計設法移入歐洲的移民來說卻是再真實不過的。他們那樣生活著,等待一天能有機會抵達他們心目中的 El Dorado(富庶之鄉)──歐洲,全世界最富裕的大陸。

在一次規模最大的侵入中,摩洛哥政府表示,去年五月,儘管在要求他們停止進入的警告、以及安全部隊所投擲的落石之中,1,500 位移民仍然從五個不同的點衝過了圍籬。

  • 非法移民進入 Melilla 越來越多

那些成功進入 Melilla 的移民會暫時待在西班牙政府的臨時移民拘留所,原本只能容納 480 人,但現在卻有多達 2,000 人在那裡拘留。為了應付破紀錄的人數,當局只能架設暫時帳棚來容納新的進入者。

Melilla 和 Ceuta 這兩個由西班牙所擁有,被摩洛哥包圍的外飛地,是唯二與非洲有邊境相連的歐洲城市,使得這些領土像是磁鐵一樣吸引了成千上萬的非法移民前來。除了這兩個城市之外,這些移民若想要用其他方法進入歐洲,就必須要搭上危險的船隻跨越地中海才能夠抵達。但這也並不代表進入這兩個外飛地就是沒有風險的。

  • 為了進入 Ceuta,死亡消息頻傳

今年 2 月 6 日,在試圖以海路進入 Ceuta 的過程中,有至少 15 名移民在游泳跨越分隔摩洛哥與西班牙海域的 80 公尺防波堤時溺水身亡。250 名來自撒哈拉以南的強壯非洲人,聚集策劃了這場利用破曉前的黑暗做掩護的突擊行動。而些受害者就是這個群體之一。

在這群人當中包括了 24 歲來自加蓬的 Larry。他指控西班牙的警察在他們游泳的時候對他的朋友發射了橡皮子彈。「衛兵試圖阻止我們游進來。我有些朋友不會游泳所以就溺水了。」他說。

西班牙內政部日前發佈了關於該事件的 影片 (如下)。這支影片顯示出數十名非洲人衝向籬笆,穿過圍繞在邊界上的保全,然後畫面就切到了他們對著當地西班牙當局丟石頭。一位在 Melilla 從事人權運動的 Jose Palazon 指責西班牙內政部隱藏了關於這則悲劇的消息。

 

「如果你看這支影片的話,你會看見他們朝邊界衝過來,但忽然間就切到他們在丟石頭的畫面。他們沒有讓我們看到警衛隊驅逐這些移民的畫面。」他說。Palazon 正經營一個移民權力義務團體 Prodein。他認為這支影片被剪輯得「讓這些移民看起來像暴力的罪犯」。

在這起事件過後幾天,馬德里堅持警衛沒有對這些移民發射任何橡膠子彈。但在一支手機拍攝的影片出現,證明西班牙海防隊朝著水中人群的方向發射後,西班牙內政部長 Jorge Fernandez Diaz 承認確實有警察發射橡膠子彈,但只是「朝向」這些移民的方向,而非「對準」他們。

  • 安全 vs. 人道?邊境需要更清楚的執行原則!

儘管那個令人悲傷的早晨確切真相仍然模糊,但國際間對於西班牙的嚴厲手段卻大發斥責,同時也引起更多人呼籲,要求對於歐洲的南方邊境安全應有更加清楚的程序守則。來自聯合進步民主主義黨的 Emilio Guerra 表示,應該要預備好更加透明且清晰的協定,特別是當邊境受到攻擊的次數越來越多的時候。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我們必須要給邊境警衛隊更加清楚的執行原則,因為突破邊境的事情會繼續發生。我們現在正看著越來越多絕望又堅定、願意付上性命代價來換取進入機會的人們,」他解釋道。「保護歐洲的邊境事項非常重大的責任,而我們需要確定我們在滿足人道責任的時候也能把這件事情做好。」

一道用刺繩做成、掛上錄影機與噪音、動作感應器的籬笆,是移民與歐洲之間唯一的分隔。

儘管這到保全牆是持續被監視並巡邏的,但總是還是會有為數不小的非法移民想到辦法侵入。2013 年試圖非法侵入的移民高達 4,200 名,比 2012 年成長了 49%。

  • 不人道的強制遣返

根據人權機構,由於摩洛哥與西班牙的合作,有些時候會導致在未經正當程序的狀況下進行暴力的強制遣返。在最近的報導中,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表示,西班牙當局定期將移民交給摩洛哥政府,而後者常常在沒有判斷他們是否需要國際保護的狀況下毆打、虐待他們。

26 歲的 Yosef 從中非共和國逃離。他說這樣的強制驅逐是很常見的。「我已經進入 Melilla 4 次了。我被遣返摩洛哥 3 次,然後在第四次成功的留了下來。那些警衛都有圍牆門的鑰匙。」

  • 不管他們的權利與否,西班牙紛紛遣返

在一趟前往北摩洛哥 Gourougou 森林的旅途中,Alonso-Sanchez 遇見一群來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他們對他拿出西班牙的文件證明他們曾經住在 Melilla。「西班牙警衛甚至沒有去確認他們是否有權力住在這裡,就把他們從 Melilla 趕出來並且交給摩洛哥」以 Melilla 為根據地的人權律師這麼說。

西班牙警衛這種不經正當程序隨意遣返移民的行為,Alonso-Sanchez 表示,「西班牙的警衛隊已經違反了國際人權法」,該法給予人們尋求庇護與保護的權力。

目前估計有 30,000 名移民在摩洛哥等著進入歐洲。馬德里方面已經撥了近 $200 萬美元的款項去加強圍籬,同時也呼籲歐盟總部採取更多行動幫助他們面對移民的壓力。

但有部分的非法移民找到其他方式進入歐洲。敘利亞難民透露,他們藉由偷來的摩洛哥護照進入 Melilla。摩洛哥人被允許可以自由的進出這些飛地,並且可以住在邊境的城鎮。

  • 三年半的時間與家人穿越北非

Abdel Hadi,來自敘利亞的一個擁有三個孩子的父親,用過去的三年半與他的家人穿越北非,試圖在歐洲群求庇護。「我們賣掉了我們所有的金子才能到這裡。每個孩子要花我 $2,000 美元,每個成人 $2,700 美元。」Abdel Hadi 說道。「在摩洛哥那裡有許多藥頭和罪犯可以幫你找到護照。如果邊境警衛抓到你,你就回去,換一個,然後再試一次。」

Abdel Hadi 在抵達西班牙本土後將能夠申請難民身分,但大多數拘留在西班牙政府的臨時移民拘留所的難民會在申請程序進行後被送回他們的母國。另外還有一些人,例如來自喀麥隆的 Edward,打算在一抵達歐洲大陸之後就直接消失,但作為沒有證明文件的非法移民,他們將會在社會的邊緣求生,面臨新的挑戰。

「我不能空著手回家,」他說,「我已經經歷太多了。」

(資料、圖片來源:Aljazeera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