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人參加中共「紅色旅行」團】被問「台灣不崇拜蔣介石,那喜歡誰?」他回:新垣結衣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特派專欄 中共建黨百年前夕 參加紅色旅遊是怎樣的體驗 〉。首圖來源: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南昌攝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中國建黨百年,紅色旅遊興盛
今年是中共建黨百年,中國推出 100 條紅色旅遊路線,推薦民眾藉旅遊學黨史。圖為 5 月江西南昌一間專辦紅色旅遊的旅行社廣告。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南昌攝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文/中央社駐上海特派員沈朋達

作為台灣人,中央社記者在中共建黨百年之際的紅色旅遊過程中,見證了各種向黨表忠的儀式、被旅友呼籲共商「民族復興大業」,也體會到江澤民和胡錦濤在民間地位直直落的現象。

適逢中共建黨百年,中共推廣「紅色旅遊」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在官方強調「兩個一百年」的脈絡下,百年黨慶也是執政成績的里程碑,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

年初疫情趨緩後,中國官方便著力宣傳建黨百年,從出版新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到「覺醒年代」等電視劇的播出,再到推廣 100 條「紅色旅遊」路線,整個社會沉浸在「學黨史」的氛圍中。

所謂的「紅色旅遊」,是以中共黨史紀念地為核心發展起來的旅遊景點。 中國在 2004 年首度提出這個概念,江西井岡山、陝西延安等中共建國前的根據地,都陸續發展成「紅色旅遊」基地。

為了採訪中共建黨百年專題,中央社記者也在 5 月踏上了紅色旅遊的旅程,第一站就是位於江西和湖南交界的井岡山,那裡距離江西省會南昌還有 5 個小時車程,記者決定報名旅行團,造訪這座偏遠山區。

台灣記者參與大叔大媽「紅色旅遊」旅行團

那是個 20 人的旅行團,團員以 60 多歲的退休大叔大媽為主體,外加 2 個陪奶奶出遊的小學生,整團最突兀的,就以 30 多歲的記者莫屬。

4 天 3 夜的團費要價人民幣 2200 元(約新台幣 9500 元),不算特別便宜,但行程完全體現出旅行團「起得比雞早、吃得比豬差、跑得比馬快」的平價特質。

來到井岡山的第一餐,被安排在一座兩層樓高的木製農舍裡吃午餐,小小的空間裡擠了將近 100 名遊客,30 元的餐費,換來的是被團員稱為「只是把食材弄熟了」的菜色,同團廚藝精湛的上海大叔難以下嚥,索性犀利吐槽起每一道菜。

面對抱怨,導遊小李卻有一套非常「紅色旅遊」的解釋,他把這餐稱作「憶苦思甜飯」, 意思是藉著粗茶淡飯,讓大家回憶起當年紅軍「吃紅米飯,喝南瓜湯」的艱苦處境。

若說小李是個「不專業」的導遊,可能並不公允,不到 30 歲的他對井岡山的歷史倒背如流;但在這些制式如讀稿的介紹外,他對團員提出的各種問題總是冷淡以對,更多時間都盯著手機關心股市。

整個井岡山景區上,有數十名像小李一樣的導遊,帶著一團團遊客,用 2 天時間看完這座革命聖地。建黨百年之際,他們週而復始地帶著同樣的行程,伴隨而來的倦怠感可想而知。

而在走訪過幾座革命聖地後,記者也逐漸對這些景點感到倦怠。不同的景點,呈現的內容卻相當類似:領導人故居、會議舊址、紀念碑,以及領導人雕像,而毛澤東大多站在雕像的 C 位(中間位置)。作為遊客,實在不容易記住每個聖地的差異。

但或許紅色旅遊的重點本來就不在景點本身,而是在旅客和他們的行為上。

紅色旅遊的重頭戲——紅歌和入黨誓詞

在井岡山頂、遵義城中,和西柏坡上,總能看到為數眾多的「紅軍」。 這些穿著仿製紅軍軍裝的遊客,主要是來接受愛國教育的中小學生,和被單位黨支部組織來學習黨史的企業員工。

年齡各異的紅軍們,高舉著寫有單位名稱的紅旗,在景點間如軍隊般行進。

中國建黨百年,紅色旅遊興盛
紅色旅遊的重頭戲,是在革命聖地前的大合照。圖為 5 月一名身著紅軍服的遊客,在合照前對著手機整理妝容。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南昌攝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紅色旅遊的重頭戲,往往是在革命聖地前拍大合照,而這也是最爭奇鬥豔的時刻。

婁山關上,一個國企的黨史學習班成員在合照之餘,一面高聲朗誦銘刻在山壁上、由毛澤東所寫的「憶秦娥·婁山關」詩詞。

有企業則帶來了空拍機,在井岡山上錄起紅歌大合唱。一些員工相當害羞,主管則大聲說:「我們出來就是代表公司,大家要精神點!」

也有黨支部帶著黨員,在革命聖地前「重溫入黨誓詞」。黨員高舉握拳的右手,置於耳邊,高聲朗誦他們當年入黨時宣誓的內容。

一名黨員在婁山關上,對圍著圈的「同志」說:「當年入黨,我其實不明白這段誓詞代表的涵意。 但今天在我們烈士犧牲的地方重溫誓詞,我感覺非常激動,覺得作為黨員,我們對共產主義事業和民族復興,有著非常重要的責任。

紅歌和入黨誓詞宛如神奇的開關,在中共建黨百年之際,重新喚醒黨員的責任感和榮譽感。

中國建黨百年,紅色旅遊興盛
一群企業黨支部的黨員,5 月在紅色旅遊景點西柏坡舊址前,高舉握拳的右手,朗誦當年入黨所宣誓的誓詞。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沈朋達西柏坡攝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台灣沒有大家都崇拜的人,社會能團結嗎?」

那對一般常民而言,建黨百年又代表了什麼?

遵義的旅程中,包車師傅老吳得知記者是台灣人後面露不安, 他擔心記者看了一整天國民黨被「痛打」的歷史後,會情感受創。

記者解釋,國民黨之於台灣人的連結,可能不如共產黨之於大陸人般的強烈。

老吳不解,他說:「你們台灣人不崇拜蔣介石跟蔣經國嗎?那你最喜歡的人是誰?」

記者那幾天還處在日本女星新垣結衣閃婚的震驚中, 開玩笑地說:「喜歡新垣結衣吧!」

看著老吳更加疑惑的表情,記者連忙解釋,台灣不只有一個政黨,而無論如何,民眾對於政治人物的喜好,都無法和大陸民眾對毛澤東的崇拜相提並論。

「那不挺奇怪的嗎?沒有大家都崇拜的人,社會能團結嗎?」 老吳說,「像我們這邊就都崇拜毛主席、鄧小平,和習主席。」

老吳的話中,少了江澤民和胡錦濤。

在中共官方的論述中,五代領導人分別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而老吳的回答,恰恰呈現出這些人在當今中國社會裡實際的聲量。

「毛主席創立新中國,鄧小平改革開放,習主席帶我們農民脫貧,大家當然感謝他們,」老吳解釋道,「另外兩個人,我好像不記得他們做過什麼。」

老吳來自貴州偏遠的苗族山村,如今剛在遵義買下房子,即便生活不算豐衣足食,但確實擺脫曾經的貧窮。老吳對中共近年的「脫貧攻堅」非常有感,他說:「誰照顧我們農民,我們就支持誰,希望黨能長命百歲。」

包車司機老吳認為,習近平之所以和毛澤東、鄧小平齊名,是因脫貧攻堅的政績。圖為貴州遵義鳳凰山上,一幅和習近平有關的政治標語。中央社記者沈朋達遵義攝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一起參與民族復興大業

井岡山旅程的最後,同團的王律師主動來找記者攀談。長年在深圳和台商打交道的他,輕易的從口音猜出記者來自何方。

王律師說,中共挺不容易的,幾度差點被國民黨剿滅,最後竟能絕處逢生,奪得天下,「這就是人民的選擇、歷史的選擇吧」。

聊到台灣,他直指「你們那兒不行,發展太慢了」;話鋒一轉, 他認為如今的中國堪稱「百年來最強」,而台灣人應該抓住機會,「一起參與民族復興的大業」。

語畢,我們對視了幾秒後, 相互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如同一名上海黨政人士的分析,建黨百年的宣傳,將和中國擺脫「百年國恥」緊密扣連,藉著對比中國清末起的悲慘歷史和如今的盛世,來強化中共執政的正當性。

鋪天蓋地的黨史宣傳,讓中國彷彿又經歷一場大規模的政治教育,從電視劇到紅色旅遊,官方意識形態被灌輸到社會的每個角落。

而這種「沉浸式」黨史教育的成效究竟如何?民眾是真的接受了官方論述,或只是逢場作戲?這個問題,只能留給在革命聖地前重溫誓詞、唱紅歌的遊客來回答。

推薦閱讀

【武統台灣的代價太高】紐時:為什麼習近平顧慮武統台灣?美國情報單位:怕傷了台積電

【中國擋新冠疫苗行為,印度學者看不下去】印中關係持續對抗,學者:美日印澳應幫助台灣抗疫!

為什麼習近平都宣佈中國要「可愛」了,拜登仍擴增中國企業投資禁令?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特派專欄 中共建黨百年前夕 參加紅色旅遊是怎樣的體驗 〉。首圖來源: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南昌攝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