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 奇蹟】中國鄉民哭著問維吾爾人:我們能為你做些什麼?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新疆有個集中營?」Clubhouse 的這個房間對心靈的震撼 〉。首圖來源:Unsplash。)

【我們為什麼要選擇這篇文章】

新疆集中營議題持續受到全世界關注,美國總統拜登前日警告,中國將為侵害人權的行為付出代價。英國外交大臣拉布預計將呼籲聯合國緊急派員進入新疆。即使在各國砲轟下,中國人民在政府言論審查的篩選下,對維吾爾族人的了解仍十分受限。然而,雙方卻在  Clubhouse 上展現真實的一面,甚至讓中國政府辯護者哭著問,請告訴我們能做些什麼?

目前 Clubhouse 已遭中國政府封鎖,僅能期盼雙方創造的溝通奇蹟,能不只停留在那一天。(責任編輯:賴怡璇)

Clubhouse 上的「新疆有個集中營?」房間,引發熱烈討論。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Clubhouse 上的「新疆有個集中營?」房間,引發熱烈討論。圖片來源:Unsplash

中國回族實習生:維吾爾族會對國家造成安全威脅

「回族跟維吾爾族是不一樣的,回族是比較好的,不像維吾爾族,他們會搞恐怖主義,給國家造成安全威脅。」

兩年前,當這句話從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回族實習生嘴裡說出來時,陸昊然震驚了。

陸昊然同樣來自中國大陸,是一名在美國學習、生活了十多年的獨立電影人。他告訴那位實習生,新疆數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關進了政府設立的再教育營,又推薦她看一些西方媒體的報導,但女生漠然的態度讓陸昊然很失望。

怎樣才能讓一個意見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改變想法?或者用另外一種說法,我們如何去反洗腦一個被洗腦得很厲害的人?他問自己。

陸昊然不知道,也幾乎放棄了。

Clubhouse 裡討論新疆問題,聊天人數超過上限

不過兩周前,他在 Clubhouse 上發起的討論新疆問題的房間——「新疆有個集中營?」——意外爆紅後,他覺得自己找到答案了。

Clubhouse 是一款總部設在美國,最近爆紅的語音聊天社交軟體。在一系列觸碰北京紅線的話題引發華人世界的熱烈討論後,這個星期中國政府將其屏蔽。

《BO》編按:為保留受訪者的原文語氣,文中會使用部分的中國用語。例如:拉黑、屏蔽是指「封鎖」、姥姥是指「外婆」。

2 月 6 日清晨,剛剛睡醒的陸昊然在床上滑手機時,發現在中國體制內任職的一位老同學也注冊了 Clubhouse 。在他們寒暄的時候,美國東岸的一個朋友也上來了。

「我說,我們就弄一個 Room(房間),聊聊 BBC 剛報導的新疆集中營的問題怎麼樣?」陸昊然提議。大家都說好。三個來自不同背景,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就這樣開聊。

幾分鐘後,陸昊然覺得不過癮,又提議說,不如我們把這個私聊房打開來,讓 Clubhouse 上更多的人一起進來聊吧。

這之後發生的事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想: 在長達 12 個小時裡,平均每個時段都有數千人在線,最高峰時超過了聊天室規定 5,000 人的上限,根本擠不進來 。而一天前,他開的一個討論在好萊塢電影業工作的房間只有 2、30 人參與。

維吾爾人的切身遭遇,被送到集中營的親弟,已經五年沒收到任何消息

讓陸昊然更沒想到的是,會有如此多來自世界各地的維吾爾人湧入房間,分享他們的故事,家人和朋友的切身遭遇:

  • 那時候微信不能建立群組,誰建誰喝茶
  • 最嚴重的時候,馬路上兩個人不能並排走,並排走的話警察會用棍子硬將兩人分開
  • 我親弟被送到集中營,我們再也沒收到過他的音訊,到現在五年了
  • 我在國外,姥姥對我說,不要回來了
  • 我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再見到我的家人……

哈爾穆拉特·哈瑞(Halmurat Harri Uyghur)是在「新疆房」裡發言的維吾爾人中的一位。這位定居芬蘭的醫生、活動人士對美國之音說,那天,當朋友告訴他,有一群講中文的人在 Clubhouse 上討論新疆集中營問題時,他簡直不敢相信,甚至懷疑這可能是中國政府的某種釣魚手段。

他舉手發言,講述了父母被關進集中營的悲慘故事,和他發起的「我也是維吾爾人」(#MeTooUyghur)運動中收集的令人心碎的證言。

「讓我特別激動、興奮、流眼淚的事情是,很多漢人說,我們很抱歉,在維吾爾人身上發生這麼多事情,我們也是很無奈,不要怪我們,很對不起」他說。

哈瑞說,他一直有個想法,可以有一個平台,告訴漢人在維吾爾人身上發生了什麼。雖然新疆出了那麼多事,卻從來沒有大規模的漢人聲援。當他和其他維吾爾人、哈薩克人站出來為親人發聲後,他們在網絡上卻受到了群體攻擊。

「在推特上被群體攻擊,不管是粉紅也罷,鍵盤俠也罷,那時候我們感覺很孤獨,」他說。「沒有人為我們站出來。」

維吾爾人在 Clubhouse 裡展現真實的一面,間接改變漢族想法!

哈瑞說,中國政府希望用這些人來熄滅他們對漢人的希望,也用一切手段妖魔化維吾爾人,但是在 Clubhouse 裡,維吾爾人可以展露真實的一面,也可以向自己的同胞證明,「漢人當中好多人同情我們。」

「大家都是人,雖然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信仰,是不同的民族,但我們還能坐在一塊兒邊喝茶、邊聊天,」他笑著說。

哈瑞記不清在那之後,他又去了 Clubhouse 上多少個討論民族問題的房間。那些天,他哭得很多,笑得很多,睡得很少,黑眼圈深了不少,可是幸福感滿滿。

「特別美好」他說,「近年來我所經歷的最美好的幾天吧。就好像找回了好多我的老朋友一樣。」

對於那天在房間裡主持了 4 個小時的陸昊然來說,雖然曾無數次在報刊上讀到維吾爾人的悲慘故事,但是,當一個個真實的聲音,不加掩飾地、用一種極為脆弱的方式分享自己的經歷和感受時,他還是感受到巨大的震撼。

「這個情感和情緒的觸動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這個 Room(房間)最神奇的一點是,慢慢的大家能夠分享自己最真實的想法。」

更讓他覺得神奇的是,這個房間讓他意識到:人的想法是可以改變的!

「有很多漢族的朋友,他們進到這個 Room(房間)的時候可能是帶著一種觀點,但是 離開這個 Room(房間)的時候,想法就發生了一些變化,甚至是完全打破了剛來時的一種成見。」他告訴美國之音。

中國政府辯護者:我感到內疚,請告訴我們能做些什麼?

他記得有位漢族人說,排隊等待發言時,他原本是想為中國政府辯護,但聽過很多分享後,想法已經完全改變。輪到他發言時,他說出的是同情、惋惜、內疚,他問:「我們能做些什麼?」;還有一位漢族大哥,原本也是政府的支持者,一邊開車一邊聽著房間裡的討論,感動到不可自持,把車停在路邊,大哭了一場。

那天在世界不同角落,很多人都在流淚。其中一位在網上留言說,在這個房間裡呆了一天,「抱著手機痛痛快快哭了好幾場,這是第一次有那麼多說著同樣語言的朋友和我站在一起, 討論著我最在乎,卻幾乎從不用中文提起的事情,久違地感覺自己充滿了溫暖和力量。

Clubhouse 可以聽到來自社會不同領域的聲音,讓眾人打開心房,創造了溝通奇蹟

這段日子,美國洛杉磯大學教授白睿文(Michael Berry)也中了 Clubhouse 的「毒」。他在嘲諷《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房間「胡椒粉後援會」裡即興表演,為自己作為「萬惡的美帝一員」替中情局效力的行為懺悔(在他翻譯了方方的《武漢日記》後,這是水軍們攻擊他時慣用的起手式);也曾和他尊崇的藝術家艾未未在房間裡聊到凌晨 3 點。

「我們不能在所有話題上意見一致——特別是涉及美國當代政治的問題——但我希望談話結束時,我們懷著對彼此的尊重離開。」他通過電子郵件告訴美國之音。

白睿文說,Clubhouse 的美妙之處在於,可以聽到來自社會不同領域,五湖四海觀點不盡相同的人們真實的聲音,他形容這像是一種「奇跡」。

「這是一個所有不同聲音交會到一起的地方,歡笑、爭論、思想交流、更重要的是——聆聽。」他寫道。

在他看來, 當今的世界,人們太少有機會真正去聆聽他人的聲音。

這些天,陸昊然一直在思考。他又想到了那個回族實習生,和那個困擾他許久的問題:究竟要如何去改變一個和自己價值觀完全不同的人?

「我以前其實很喜歡和別人針鋒相對地討論很多問題,因為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性主義的人,可以以理服人,但是後來發現這個方法並不起作用。」他承認,這些年來,他從來沒有成功地說服過周圍任何一個人。

「這個房間才讓我意識到,當你真正想要去改變他人的想法,其實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去給他們講道理,而是去和他們共情,讓他們能夠體會和感受。通過情感的連接來慢慢地接受和理解你。」陸昊然說。

他說, 當你把一些理論、大道理扔到別人面前時,人們的第一反應是躲避、抗拒;但是當你敞開心扉時,人們會主動走到你這邊來——而這正是 Clubhouse 的魔力。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陸昊然」為化名。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聽著聽著,隱私就外洩了?】Clubhouse 也有資安風險!專家傳授 5 招守護個資

【中國網路的民主縫隙】Clubhouse 3 特性讓中國人可大聊台獨!但中共審查之期不遠矣

【螞蟻集團暗藏政治鬥爭布局】習近平擋螞蟻上市的幕後原因:有 1 位前中共領導人的孫子當後台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新疆有個集中營?」Clubhouse 的這個房間對心靈的震撼 〉。首圖來源:美國之音。)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