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尷尬!中國醫護拒接種國產疫苗:要打,也是領導先打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国疫苗接种遇尴尬:领导先打我才打 〉。首圖來源:取自 pixabay,CC Licensed、翻攝自微博,經編輯合併。)

【我們為什麼要選擇這篇文章】

中國國藥集團日前 宣布 ,集團所屬的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研製的疫苗經過 3 期人體試驗後,針對新狀病毒的保護力達 79.34 %,因此已向國家藥監局提交附條件上市申請。

事實上,在中國國產疫苗尚未完成時,中共就已為人民施打疫苗,且國台辦在昨(30 日)的記者會上 還說 ,優先安排接種新冠肺炎疫苗群族包含「在中台人」。中國國產疫苗出爐,真能為中國社會帶來安定感嗎?(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取自 pixabay,CC Licensed、翻攝自微博,經編輯合併。

中國新冠病毒疫苗的研製過程和質量備受質疑,很多中國醫務人員對官方層層動員接種態度消極,有專家提出,要打還是領導幹部先打。疫苗接種問題於是凸顯了官員與民眾關係的政治色彩。

超級尷尬!中國醫護人員拒絕接種

近日流傳的一段網路片,引發輿論關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 12 月 22 日在一次會議上,就當局針對接種國產新冠病毒疫苗,進行層層動員和測試摸底,很多醫務人員拒絕接種的情況發表了個人看法。

他說:「你有 10% 接種也好、20% 接種也好,其實我們都不著急的。」他還說,那今天誰要應該先打?我個人覺得,現在要打是領導幹部要先打。

張文宏,男,1969 年出生,長期從事傳染病與肝病專業的臨床研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黨支部書記,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獲「國之名醫・優秀風範」等獎,其講話以詼諧幽默,直率尖銳見長。

《大紀元》等媒體報導,江蘇鎮江市疫苗接種緊急通知顯示,當地中共機關官員沒有一個人報名。上海 11 月份的類似緊急顯示,醫護人員都不願意接種,其中楊浦區中醫醫院超過 9 成的醫護人員拒絕打疫苗。

中國冠狀病毒疫苗的研製過程和質量缺乏公信力是事出有因的。

中國人:那些都是毒疫苗

安徽居民周先生對《美國之音》說:「要是讓我接種疫苗的話,我肯定不去第一個接種,因為這個疫苗還不可靠,要得到國際認可。國際認可這個中國疫苗可以使用,我們老百姓才能放心地使用,起碼要得到世界衛生組織部門的同意。新冠疫苗是不是毒疫苗,我想,我們都還不清楚,」

周先生說,「因為我們國內很多疫苗都曾出過問題,比如那個嬰兒疫苗,國內已經發生了多起嬰兒疫苗(事故),導致那些小嬰兒不幸地夭折,這些事情國內國外都知道,都很清楚。我們老百姓把這些疫苗稱為毒疫苗。」

資料顯示,2010 年 3 月 17 日,山西省近百名兒童注射疫苗後或死或殘,引起政府部門和社會廣泛關注,史稱「山西疫苗事件」。

除毒疫苗事件外,2018 年 7 月 15 日,中國國家藥監局發布通告,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狂犬病疫苗生產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這是該廠 2017 年被發現百白破疫苗效價指標不符合規定後,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質量問題。

中國的民間上訪群體中,就有很多毒疫苗受害者家長的身影,他們的家庭遭遇和索賠要求長年得不到解決,而且經常成為當局的維穩對象。

《新浪科技》報導,世衛組織統計的 200 多種研發疫苗中,截至 12 月 22 日只有 2 個 獲得部分國家的完全批准和大範圍緊急使用授權,即輝瑞和德國生物新技術公司(BioNTech)的疫苗,以及中國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疫苗。

《北京日報》說,中國新冠病毒疫苗明年產能可達 10 億劑,目前已在 10 個國家和地區開展三期臨床試驗,近 6 萬人入組試驗。

中國新聞 12 月 21 日說, 目前接種的策略是「兩步走」,第一步針對重點人群接種,第二步,隨著疫苗獲批上市,產量逐步提高後,將會使用更多疫苗

與此同時,《大紀元》等媒體報導,中國央企外派到非洲安哥拉的員工至少有 17 人染疫,47 名在烏干達的中國員工染疫,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在塞爾維亞的 400 多中國員工中 300 人確診感染,這些員工大多數出國前接種了中國「國藥集團」的疫苗。

《美聯社》12 月 25 日報導說,沒有明顯理由懷疑中國的疫苗不靈,但是,中國卻有疫苗醜聞的歷史 ,中國的製藥廠沒有公佈疫苗人體實驗的最終結果,但是卻在國內以緊急的名義使用了 100 多萬次。

《日本時報》說,中國快速研發新冠病毒疫苗令人質疑安全可靠性。人們的疑問是,他們如何嚴格審查和報告,那些西方競爭對手已經有所報導的潛在安全問題。中國研發人員使用的標準和安全措施缺少透明,沒有監管機構批准前就已經發往各地緊急使用。

「讓領導先打」在中國民間掀起浪潮

關於中國冠狀病毒疫苗研製中的爭議環節,原中國青年報《冰點雜誌》編輯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疫苗訊息太不透明,究竟做過多少人的實驗,一期二期三期結果怎麼樣?副作用怎能樣?現在都不透明,不知道,那誰敢打啊?因此上海的張文宏說得很對,什麼時候打呢?只有等領導們都打完了,你就可以打了。」

安徽居民周先生還表示,領導先打也並不一定就有用,而是要看是哪一級領導在做這個示範:「讓領導先打這個辦法很好,但是要看它是什麼領導,是縣領導?還是省領導?還是中央領導?這個我們也不清楚,是不是?」

對此,李大同說:「你們這些(中國)高官部長們,國務院的總理、副總理們,國家的主席、副主席們,你們都坐在電視機前頭,拿出中國疫苗來,你們打這些疫苗給我們看看,你們敢(打),老百姓就敢(打)。」

「公民力量」刊物《議報》12 月 24 日的署名文章《中國人的心聲:讓領導先打疫苗》說,為什麼中國人會提出「誰先打疫苗」的問題?因為中國官員掌握權力,統治人民,人民服從官員。中國仍然是個官本位和特權等級森嚴的國家。面對風險,自然是中國老百姓要首先面對,疫苗自然老百姓先打。

張傑說,相比之下,美國不存在「誰該先打疫苗」的問題,部分美國民眾對疫苗接種存在恐懼是事實。不過,61 歲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妻子和醫生陪同下,已接受注射輝瑞的第一劑疫苗。當選總統拜登和妻子也已同樣接種疫苗。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等重要政治人物也在媒體見證下接種了疫苗。

仍有人看好中國疫苗

北京居民袁先生對中國疫苗很有信心,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疫苗在很多國家,像中東、非洲,都已經打了,中國疫苗副作用小,中國也是醫護人員先打,畢竟全國案例也沒有多少,都是零零星星的,分散性的。」

《美聯社》說,富裕國家快速採購新冠疫苗之際,世界某些地區則必須依賴中國開發的疫苗,中國「填補了空缺」,很多專家讚揚中國的疫苗生產能力。澳大利雪梨醫學院免疫和傳染病學主任傑米耶·特里卡斯(Jamie Triccas)說,中國疫苗研究看來做得很好,我不會對科學雜誌上中國的臨床試驗結果過份憂慮。

《美聯社》還說,十年來中國一直和蓋茲基金會等機構合作,改善疫苗的生產質量。世衛組織已經預批了五種非冠狀病毒疫苗,供聯合國下屬機構購買,以便用於其它國家。

北京居民袁先生還說,除疫苗的作用外,中國的主要手段是嚴格控制。他說,因為疫情主要是在境外,境內局部零星疫情一發現就隔離,篩查,凡是接觸者,立即做核酸檢測,跟著就是隔離,不像美國撒歡了,放開了。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我們病不起】聽中國百姓娓娓道來:2021 的願望只剩「活下去」

沒人要的中國製疫苗,會落到哪裡?港人:國安法+香港警察恐成「推銷疫苗」的工具

武肺讓巴西死 16 萬人,中國疫苗受試者死因是「自殺」——總統喊:人總有一死!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国疫苗接种遇尴尬:领导先打我才打 〉。首圖來源:取自 pixabay,CC Licensed、翻攝自微博,經編輯合併。)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