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靜的活在海裡」—— 鬼蝠魟的犧牲帶給台灣人的一堂課

(本文經原作者 社團法人臺灣永續鱻漁發展協會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 〈 你認為的正義,真的是正義嗎?鬼蝠魟的犧牲帶給我們人類的一堂課 〉。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鬼蝠魟(manta ray,俗稱魔鬼魚)是世界最大的魚類之一,被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瀕危」等級。據《自由時報》報導,近日有潛水客在墾丁水域記錄到罕見的「鬼蝠魟」,讓各地潛水愛好者瘋狂!

鬼蝠魟「愛玩繩」的特性讓牠成為台灣漁民的常客,不過因屬「瀕危」等級,不小心捕獲時應通報,不過,現行的台灣社會對於海洋生物真的夠友善嗎?(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wikimedia,CC Licensed。

文/ 社團法人臺灣永續鱻漁發展協會

前一篇文章我們嘗試透過敘述的方式分享混獲的問題  出國看鬼蝠魟價值高,為何台灣漁民要抓來賣?!換位思考讓你對漁業政策了解得更全面 ,這次我們再從實際案例,來分享鬼蝠魟等潛水明星物種在台灣遇到的現況!

身為海島國家,我們對海洋生物夠友善嗎?

夜裡,熄火、下錨、點燈,為了鎖管,船長指揮著漁工開始忙碌起來。漁船上集魚燈的光火誘來許多的浮游生物與小魚、小蝦,但被吸引而來的不是只有這些小傢伙。撐著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撞擊,船錨透過纜繩將漁船牢牢抓住,而海流衝擊纜繩產生的氣泡與聲響卻讓牠誤會食物就在這兒。

鬼蝠魟:「其實我只是想吃個飯!」

一圈!兩圈!三圈!忽然間翻不動了……!?!?!?!?!?!?

牠慌張地拍打雙翼,但縱然牠有再大的身軀,也不及連結纜繩兩端的船錨與漁船的拉扯作合。隨著海浪每次的推動,牠越是使力掙扎,纜繩便陷入越深越緊……一圈又一圈!一圈再一圈!鬼蝠魟就這樣被牢牢地綁住了……

目測少說也有幾百公斤來的龐然大物,人類在牠身旁顯得微不足道,就堪比相撲力士對上幼稚園小朋友一樣。而牠那厚實有力的雙翼伸展開來,隨意的一個使勁都能把人打到重傷。你有辦法說服牠乖乖站好,好讓人跳下海為牠鬆綁嗎?

也許從船上直接割斷繩子就好,但偏偏船錨也一起綑綁在鬼蝠魟身上了,一但從船上割斷繩子,牠便會連「魟」帶錨直接沉到海底等死。

「這明天再來處理就好」政府長官在電話另一端下達了指示,畢竟在海上實在拿這巨物一點辦法也沒有,船長只好小心控著船慢慢行駛,將鬼蝠魟帶回港口。

「一條繩、一個錨,又沒多少錢!就算那條魚載回來也賣沒多少錢!」「反正割斷繩子,管牠是死是活!總比落得後來現在這下場好吧?」「通報?這就是相信政府的下場!」其他漁民知道整件事後所下的評論。

在眾人圍觀七嘴八舌下,各種造謠與好事之人隨之竄起。「你可以回家啦!」最後在人類的歡呼下,滿身傷痕且筋疲力盡的鬼蝠魟被強硬拖出海去。

船員:「牠回家了,也許七天後就會再回來。」當繩子一斷,鬼蝠魟就像沒了風的大風箏,向海底緩緩下沉去。 牠不是鯨魚、海豚、海龜,所以受了傷也不重要,反正拖出去海拋了便是。

人重要,還是魚重要?

我們:「話說你們打算怎麼處置鬼蝠魟這檔事?」

公務員:「你抽菸嗎?我們到外面去聊。」「你知道嗎?鬼蝠魟會去玩繩子耶!先前和不少船長都聊過,都是發現鬼蝠魟是纏在纜繩上,只有少數是卡到網子抓到的。」

我們:「我知道啊!可你們為什麼不把真相告訴大眾?這樣也能還那些願意配合漁業管理的漁民一個公道,這不是政府應該作的嗎?」

漁民明明就是聽話守法而已,卻變成被眾人批鬥謾罵的對象。

公務員:「拜託!選舉都過這麼久了!」「而且我們平常工作已經很忙了,哪有時間去管那些瑣碎的事情?」他皺了下眉頭,深吸了一口菸。瞬間燃紅的菸頭,彷彿正控訴著日常早已忙到焦頭爛額。

我們:「那你們不增加科研預算解決問題嗎?或是透過產學合作改良漁具?日本不是都這麼幹的嗎?」

公務員:「那不重要吧?」「何必浪費那些錢!反正以後只要列了禁捕,剩下就沒我們事了吧?反正就和鯨鯊一樣,只要沒有魚被帶回來就好,誰還管大海裡剩下幾條活的?」他在磁磚上彈了下菸灰,而恰巧迎來的一陣風將菸灰吹向遠方,不消一會就飄得看不見蹤影,就像從沒人在這抽過菸一樣。

就如同魚一樣,只要魚沒有被帶回來,眼不見為淨,誰又會在乎海上發生了什麼?

公務員:「再說每個月有準時領到薪水,這比較重要吧?」他呼了一大口菸霧出來,但讓人分不清楚他是在吐菸,抑或是在深深嘆氣,但神情似有若無流露出的是疲累與無奈。

究竟是過去的體制成就了今天的環境,還是現在的環境促成了今天的體制?該說是咎由自取嗎?還是身不由己?也許對他來說,像魚一樣隨波逐流,能夠明哲保身就好……人和魚,也許彼此的差異沒這麼大。

人重要?還是魚重要?也許在這環境下,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那年的二月與妳的邂逅

「那年的二月遇見了妳,妳說妳只是迷路了,妳說妳累了,妳說妳只是想找地方歇一會兒……」

那年鬼蝠魟尚未禁捕,定置網業者在漁場中發現了隻體力相當虛弱的鬼蝠魟,還有網纏繞在牠翅膀上,可能是有漁民嫌通報太麻煩就直接割破網子把牠放生。

定置網業者原本是打算照慣例把牠帶到別處野放就好,但發現網繩已牢牢嵌入牠的肌肉之中,在翅膀上的傷口之大,令業者看得實在於心不忍。人可以等,但魚不能等!定置網業者全員上下動員動起來!

在完成鬼蝠魟通報後,很快就找到有研究單位願意借出場地供鬼蝠魟療傷,畢竟國內也缺乏活體鬼蝠魟的觀察數據,這是一個難得的產學合作機會。

而也因為國內缺乏鬼蝠魟專家,更沒有懂牠的獸醫與飼養人員。業者只好向有多年照顧鬼蝠魟經驗的國外專家求救,專家知道後立即派遣專員來臺協助,並答應後續提供藥物與食物協助鬼蝠魟直到康復返回大海。

為了牠,定置網業者更是自掏腰包承擔這期間的所有金錢開銷,並派員輪班去看護鬼蝠魟。但畢竟國內場地和設備還是相當有限,將牠盡快送到國外接受更妥善的醫療照護,才有機會保住牠的生命!

業者趕緊為牠準備「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文件,也順利在幾週內取得政府各單位的出國許可,當大家正為鬼蝠魟的未來鬆了一口氣時,壓根沒想到後續卻是一連串的麻煩上身!

「你不覺得牠被關起來很可憐嗎?」

保育團體人士投書媒體,指出「定置網業者濫用公款惡意禁錮鬼蝠魟,意圖販賣出口獲利」。保育團體更在網路上煽動大眾連署去抨擊業者,要求應立即解放鬼蝠魟自由!

而業者先前準備好的文件與出國許可,更是在風向下通通被政府各單位撤銷。接下來保育團體更是不斷多方施壓,甚至透過層層關係將連國外專家寄送來的藥品和食物都扣留在海關。當成功切斷了鬼蝠魟的生命線時,保育團體們內部更是大歡呼!因為接下來沒了藥、沒了飯,鬼蝠魟離死亡就不遠了,業者勢必得趁牠還活著時帶去海拋。而鬼蝠魟要是不幸提早死亡,更可以藉此再炒作一波大作文章!

之後,鬼蝠魟更在保育團體人士們不斷地「會勘」下不堪其擾,開始拒食且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離牠返回大海的日子可說是越來越遠。但就連擁著漁業專業的政府官員也跟著保育團體一搭一唱,已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漁業專業?這些事讓定置網業者十足心灰意冷。

「放生就對了!反正大海有神奇的自癒能力!」其中一個保育團體代表人對定置網業者如此自信說道。

沒了藥、沒了飯,只能無助地看著鬼蝠魟的狀況一天比一天糟糕,業者只好帶著尚未康復的鬼蝠魟出海野放,只能祈禱大海真的有如保育團體說的神奇療效……牠最後會去了哪裡?究竟有沒有找到回家的路?這些已經都不重要了……

「鬼蝠魟回家啦!」這些保育團體再次歡呼這是他們相當重要的大勝利,請大家捐款繼續支持他們往後行動!

那到底這混獲誤捕,有解嗎?這對鬼蝠魟是件很重要的事!但對某些人來說似乎就不是這麼重要了?解不解,已經不重要了……

本文全依據真魚真事呈現,僅改編一成來避免有人對號入座。各行各業都免不了有老鼠屎,但守法的善良漁民卻不斷遭受莫須有的罪名抹黑,他們的善良被利用消費著,時至今日也沒有得到一句道歉,而這些加害者卻利用大眾對海洋、對產業的無知,仍活躍在舞台上持續著他們的募款行動……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

推薦閱讀

【台灣漁民不是水行俠】你知道:捕獲懷孕母鯊是意外,「不放生帶回」是依法行事?

菲律賓靠「海洋保護區」年進帳 12 億,那身為「海洋生態資料庫」的台灣呢?

人們會搶救受難的貓、狗卻對漁業濫捕視而不見──從海洋浩劫中,看見人類的偽善

(本文經原作者 社團法人臺灣永續鱻漁發展協會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 〈 你認為的正義,真的是正義嗎?鬼蝠魟的犧牲帶給我們人類的一堂課 〉。首圖來源:pixabay,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