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川普來自暗黑的「鑲金家族」故事】心理學博士分析:他是連「諷刺」和「讚美」都分不清的總統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永不滿足: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由聯經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imgflip,cc license。)

【《BO》編輯檯好書推薦:《永不滿足: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川普家族曾極力阻擋這本書的出版,或許不只是因為害怕影響即將到來的美國總統大選,而是其中揭露了太多這個「鑲金家庭」成員們背後,殘破不堪的內心 。

美國總統大選倒數近 10 天,目前已有近 3 千萬人 完成投票 ,選戰也進入白熱化,每天在新聞上都可以聽到美國總統對各項議題的見解,但或許顯少人知道,據本文作者——具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唐納・川普姪女分析,這位「總統叔叔」的性格上,有一大隱憂,容易遭人利用。(責任編輯:盧亞蘭)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imgflip,cc license。

文/瑪莉・川普
譯/周辰陽、季晶晶、郭宣含、陳韻涵

唐納對我祖父的意義,宛如(美國與墨西哥)邊境城牆對唐納的意義:砸重金追求的虛榮計畫。佛瑞德(唐納父親)心智正常時,並不準備讓唐納繼承衣缽,他無法將川普管理公司託付給任何人,他利用唐納塑造公眾形象,彌補自己受阻礙的野心,儘管唐納挫敗連連且判斷力奇差,佛瑞德一直支持著唐納虛妄的成就感,直到 唐納唯一的價值,淪為容易被有權勢的男人欺騙利用

分不清楚「挖苦諷刺」和「真心讚美」,唐納・川普淪利用把柄

想要利用他的人,比比皆是。1980 年代, 紐約的記者和八卦專欄作家發現,唐納無法分辨嘲諷與恭維的話語 ,且利用其厚顏無恥來增加報紙銷量,這種形象及其代表的脆弱男性,特別吸引電視製作人馬克.布奈特。2004 年,《誰是接班人》首播時,即使唐納與手足變賣了我祖父的資產,並分得一億七千萬美元之後,他的財務狀況仍舊一團糟,他自己的「帝國」由越來越多「孤注一擲」的品牌嘗試建構而成,如「川普牛排」、「川普伏特加」,以及「川普大學」等;這讓他淪為布奈特的箭靶。《誰是接班人》罔顧所有證據, 將唐納刻畫為成功的企業鉅子,讓唐納和觀眾都淪為笑柄

在他頭 40 年的房地產生涯裡,我的祖父從未負債,但在 1970 到 1980 年代,隨著唐納的野心變大且失策的頻率增加,一切產生劇變,他不僅沒有擴大他父親的帝國版圖,他入主川普大樓之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讓帝國的價值減損。連同他第一個開發案「凱悅酒店」,若無佛瑞德的資金和影響力,絕不可能完成。時至 1980 年代晚期,川普集團似乎不斷虧損,實則為唐納不斷從川普管理公司祕密轉出數百萬美元,藉此支持他空泛的房地產和交易大師的幻想。

諷刺的是,隨著唐納在房地產的損失擴大,我 祖父(佛瑞德)更需要營造唐納成功的假象 。佛瑞德讓唐納的身邊圍繞著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的人們,並把功勞讓給唐納;這些人扶持他,為他說謊,且深諳家族企業的營運狀況。

我的祖父投資越多錢在唐納身上,唐納越有自信,這讓他越來越大膽追求風險更高的項目,失敗的代價也越大,迫使佛瑞德介入並提供更多協助。我的祖父一再縱容唐納,唐納每下愈況;讓他更渴求鎂光燈焦點和自由資金,益發自我膨脹且幻想自己的「偉大」。

世人只看見唐納・川普外表的光鮮,但望不穿他內心的深淵

雖然「拯救唐納」最初是佛瑞德(唐納父親)的專屬職責,但銀行不久後就成為此項目的夥伴。最初,取信於唐納堅決完成工作的能力與效率,銀行與佛瑞德真誠良善地運作業務。但隨著唐納多次宣告破產,魯莽投資的帳單到期,貸款持續增加,這種刻意維持成功假象的方式漸漸露出馬腳,而銀行與佛瑞德打從一開始就被這種幻象所蒙蔽。可以理解,唐納逐漸覺得他占上風,即使他其實沒有。 他完全沒注意到,人們是為了私利而利用他 ,而他竟深信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佛瑞德、銀行和媒體給了他更多轉圜餘地,藉此讓他替他們投標。

在唐納試圖拿下康莫德酒店的初期階段,他召開記者會,公布他涉足此案已成定局。他謊稱這筆尚未發生的交易沒有他不行,他和佛瑞德藉著他在紐約媒體圈剛闖出的名號,還有我祖父的大筆錢財,出了險招,為他下個項目川普大樓省下大筆稅賦。

在唐納心裡,他憑藉自己的優點達成每項成就,儘管裡頭充斥欺騙。他接受過多次訪問,皆公然謊稱他的父親只借了他 100 萬美元,事後他還得清償這筆錢,而所有成就都屬於他一個人的。不難理解他為何對此深信不疑,身為一個日益縮小的自由世界領袖,沒有人能像他一樣,總是始終如一地犯下驚人的失敗,然後「幸運地」絕處逢生。

今日的唐納就像他 3 歲時一樣:沒有成長、學習或進步,無法調節情緒、控制回應 ,也未能接納或彙整資訊。

唐納亟需受人肯定,他似乎沒發現,他絕大部分的支持者,都是他在集會活動之外,不願屈尊看上一眼的人。他根深柢固的不安全感,造就了他持續需要讚美之光的黑洞,但這些讚美被他吸入後就會消逝。他貪得無厭,這遠超過了普通的自戀;唐納不僅軟弱, 他的自我也很脆弱,需要隨時支持 ,因為他心底明白自己表裡不一。 知道,他從沒被愛過,所以他必須拉你進來認同他 ,即使是極其微不足道的事:「這架飛機很棒,不是嗎?」「是的,唐納,這架飛機超棒。」如果要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上反對他,就太無禮了。接著,他會把他的弱點和不安全感變成你的責任,你必須緩和他的這些情緒並照顧他。如果做不到,就會形成他難以承受許久的真空。如果你是在乎他認可的人,你就會說些什麼來挽留。 他傷得很重 ,而你若不盡己所能緩和這些痛苦,你也必須承受。

當他聲音越大的時候,其實越害怕

從他在大宅的兒童時期,到他早期闖蕩紐約房地產世界,以及今日的上流社會,唐納的脫序行為持續被別人正常化。當他在紐約房地產界闖蕩時,他自詡為自信滿滿、白手起家的談判大師。「蠻橫」一詞,對他而言是一種讚美,用以表示自信,而不是無禮和傲慢 。事實上,他既非白手起家,也不是談判大師,然而一切就這樣揭開了序幕,始於他對語詞的濫用,而媒體未能提出尖銳質疑。

他真正的技能——自誇、說謊和靈巧手腕,被解讀為他個人品牌成功的獨特優勢 。為了讓他得以繼續講述攸關自身財富與後續「成就」版本的故事,先是我們家族替他粉飾,其他人接續啟動讓唐納正常化的過程。另外,他僱用無證勞工,拒絕於完工後支付包商款項,竟被合理化為做生意的代價。待人尖酸刻薄且不給予尊重,也讓他表面上看起來強悍。

這些不實陳述在那時肯定看似無傷大雅—不過是讓《紐約郵報》銷量更好,或讓《內幕報導》擴大觸及讀者的一種方法——但每一次的違法都難以阻止更嚴重的下一次災難。他認為這種策略是合法算計,而非道德淪喪的詐欺,這也是他和我祖父數十年來建構的模式。

儘管唐納的本質天性未變,但他自從就職典禮以來所承受的壓力,已發生巨大變化。這不是工作壓力,因為他沒有在工作,除了看電視或 在推特上發文羞辱人,這是為了讓大家不要注意到他對政治、內政或簡單的人性一無所知 ,需要花費很大一番工夫;數十年來,他名氣響亮,有好有壞,但 他很少像如今這樣成為被密切監督的對象 ,且從未面臨如此強烈的反對聲浪。這讓他對自己和整個世界的認知遭到質疑。

唐納的問題積沙成塔,因為解決問題或假裝問題不存在的技巧變得更複雜,也需要更多人替他圓謊。唐納完全沒有解決自身問題的能力,也無法隱瞞自己的證據。畢竟,這整個機制創設之初,就是用來保護他的弱點,而不是協助他對抗更寬廣的世界。

他昂貴且悉心受到呵護的「軟墊病房」(譯注:軟墊病房是為了避免患者自殘,而在牆面鋪設軟墊的特殊病房)開始瓦解, 接近唐納的人比他還要脆弱、膽小,但一樣焦慮。他們的未來直接仰仗他的成功與分得好處 ,他們未能看見或拒絕相信事實,他們的命運將和那些過去效忠唐納的人一樣,看起來好像有無數的人願意投身加油團,保護唐納避免受阻於自己的不足,同時也讓他益發自我感覺良好,儘管打從一開始,更有權勢的人就將唐納放到受保護的位置,後來卻是由比他還要軟弱的人,讓他維持在那裡。

當唐納變成共和黨正式的提名人,接著成為候選人之後,全國媒體以娛樂手法探討他的病態、以及他的虛偽與浮誇妄想,還有他的種族歧視和厭女症,掩蓋了成熟與嚴肅的目的性。久而久之,大量共和黨人——從極右派到所謂的溫和派——都選擇視而不見,要不是奉承他,就是為了利用他的弱點和可塑性,來達到他們自身的利益。

大選過後, 俄羅斯總統普丁、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以及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 這些人全都具備近似佛瑞德(唐納父親)的心理 ;他們看透了其他人應該要了了解,卻沒有這麼做的方法,即唐納多變的人生經歷及其獨特的人格弱點, 讓他極其容易被更聰明且有權勢的男人操縱 。他的病態使他變得頭腦簡單,每天不斷告訴自己數十次他想告訴自己的話——他是最聰明、最偉大、最棒的人——可以為所欲為,無論是將兒童關進集中營、背叛盟友、推行摧毀經濟的減稅措施,或貶低對美國崛起有貢獻的企業,並虛浮輕佻地誇耀自由民主。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狂人川普」是怎麼煉成的?——備受台灣人喜愛的美國總統,生長背景慘淡黑暗

【川普是個嚇壞了的小男孩】一位巨嬰的誕生:缺乏母愛、被父親粗暴對待的一位美國總統

【我到底看到了什麼】狂人川普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這 4 點說明會讓你冷靜一點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永不滿足:我的家族如何製造出唐納.川普》,由聯經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imgflip,cc license。)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