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訊息恐導致西藏人喪生】火熱的分裂!「自焚」對西藏人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BO》編輯檯好書推薦:《來自北京的祝福》】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西藏抗暴逾一甲子,流亡藏人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沒有太多選擇。身處於後達賴喇嘛時代的他們,又該如何面對中共的挑戰?

1950 年中國解放軍入侵西藏,將其納入統治,中共更企圖控制藏傳佛教,也讓現任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自 1959 年開始流亡印度北部。

近年來,有不少西藏人會選擇「自焚」來控訴中共的迫害;如此激烈的行為,背後其實暗藏著與流亡西藏人的暗語。(選書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擷取自 YouTube 影片。

文/ Greg C. Bruno(葛瑞格.布魯諾)
譯/林添貴

他選擇死亡,以便讓全世界醒悟到藏人遭遇的痛苦」

如果自焚的目的是激勵他人採取行動 ── 社會學家說這是可能的 ── 洛桑可以說是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超過一百二十五名藏人追隨他熾熱的腳步,使得二○○九年二月至二○一五年九月期間自焚的人數達到一百四十三人。其中有四十五人來自洛桑老家:中國四川省阿壩縣。大多數是僧人,洛桑是第一批非僧人的自焚者。

但是母親、父親、山羊牧人、綿羊牧人、店主和高中生,都參加了此一藏人死亡遊行。最年輕的死者是一個眼神清澈的十五歲少年。最年長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農民,在繞行西藏最神聖的寺院之一時自殺身亡。有人留下遺書解釋他們的行為。譬如,住在印度的二十六歲藏人難民強白.益西(Jamphel Yeshi)寫道, 他選擇死亡,以便讓全世界醒悟到藏人遭遇的痛苦。 益西在二○一二年三月寫下:「西藏人民在二十一世紀點火自焚這一事實,是要讓全世界了解他們的痛苦,是要告訴全世界基本人權遭到否定。如果你有任何同情心,請為西藏人民挺身而出。」

人們犧牲他們的軀體以捍衛信仰已經有幾百年以上的歷史。在希臘羅馬神話中,海克力斯(Heracles)和狄多(Dido)被認為用火終結自己的生命,傳說也認為安納托利亞(Anatolia)古國利底亞(Lydia)國王克羅伊斯(Croesus)在西元前六世紀敗給波斯人後也自焚而死。在中世紀時期,世俗和高度明顯可見的自我犧牲也很常見,當時的士兵和配偶、男爵和侍衛都在他們的國王和統治者的火葬儀式中,縱身跳進火堆。相信他們的效忠誓言超越今生,延伸到來世。

在古代印度,印度教婦女以類似的方式在丈夫的火葬儀式中跳入火堆自焚殉夫以示忠貞,這種習俗稱為娑提(sati),現在已經廢棄。近年來,貧困的中國工人也以自殺來引起外界關注,他們在惡劣的工廠環境中生產產品供應西方市場之需。

把激烈的自殺抗議完善為一種公民不服從形式的卻是佛教徒。 現代佛教徒自焚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幕發生在一九六三年,越南僧人釋廣德(Thich Quang Duc)燃燒自己,抗議吳廷琰總統反佛教的政策。美國支持的這位總統偏袒在越南居於少數的基督教徒。然而這種策略已經流行了很長時間。在帝制時代的中國,自焚事件受到宣傳,官員和群眾出席、歡呼、旁觀。僧人們殉難以抗議外國人入侵,或是對統治階級降低支持表示不滿。有些人會吞下香火,以緩解他們的靈魂進入來世。

研究西藏歷史的中國學者認為,自焚與佛教的非暴力教義背道而馳。但是,藏傳佛教有著豐富的自我犧牲的神祕傳統。當只有自焚者受到傷害時,死亡可被視為一種高度的宗教虔誠。大乘佛教的神聖經文《妙法蓮華經》解釋說,只有最有學識的大師為了保護佛法而自我犧牲。《妙法蓮華經》有一整章專談自焚;早在一○二六年,所謂藥師王的故事就激發了日本佛教徒的自焚。

《闍多伽》(又稱《佛說本生經》)是講述佛陀前世故事的一本梵文書,也是達賴喇嘛每年春天在麥羅甘吉的寺院講經說法的主題,敘述一個化身犧牲自己以餵飽飢餓的老虎和她的幼虎。根據傳說,尼泊爾東部的南無佛寺(Namo Buddha)建立在虎群吃飽後留下的骨頭和毛髮上面。它每年吸引成千上萬的藏人朝聖者,其中包括許多人偷偷跨過西藏和印度邊境,只求有機會在此禱告。

「自焚」如一股力量,連結流亡藏人與邊境內的血肉之情

今天的西藏難民同樣非常尊敬自焚者。 在達賴喇嘛住所附近的烈士紀念館,犧牲性命的西藏男女名字都鐫刻在石頭上。在附近,藝術雕塑展示西藏人舉起拳頭、長袍起火的反抗形象。整個城鎮,僧人走在街道上,他們的提包縫著「西藏正在燃燒」的標誌。 它們集合起來提醒大家,流亡藏人與在邊境另一頭的弟兄之間血肉相連。

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西藏境內的自焚事件一直被低調處理,遠離照相機,幾乎看不見,沒有像古代那樣成為群眾娛樂。突尼西亞的穆罕默德.鮑阿濟茲(Mohamed Bouazizi)二○一一年自焚而死,被數十架照相機拍攝下來,引爆阿拉伯之春。與這種情況不同,大多數藏人都在極小的喧囂中死亡。

二○一二年一月洛桑.嘉央自焚時,只有幾百名目擊者。中國從未正式承認發生過這起事件。阿壩縣格爾登寺流亡在外的住持克提仁波切(Kirti Rinpoche)告訴我:「分享訊息可能會導致西藏人喪生。中國地方政府將分享訊息的人判刑坐牢。即使只是涉嫌分享訊息,也可能被監禁。」

情況怎麼會演變成這樣子?為什麼西藏男人、女人和青少年會以如此可怕、絕望的公開犧牲來嚥下他們的最後一口氣?西藏內部生活的真相究竟怎麼了,會使人認定生不如死?

「在毛澤東的新中國裡,階級而不是宗教,才是群眾的定性特徵」

西藏人在現代的憤怒植根於受到中國共產黨幾十年的壓迫。一九五○年十月中國入侵東藏之後,藏人論人數、論武力都抵擋不了中國部隊,派遣一個代表團到北京談判投降條件。西方民主國家和聯合國已經背棄了它,未支持西藏合法的主權主張,到了一九五一年五月,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代表達成一項名為「和平解放西藏十七點協議」的協定。從很多方面講,它都是「紙老虎」。

從表面上看,這項協定似乎對藏人的要求很敏感。它要求繼續保存西藏傳統的社會、政治和宗教治理制度,但是要求藏人承認西藏是中國「祖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協定的崇高言辭幾乎立刻就失敗了; 中國透過「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以控制西藏的計畫暗示了北京的真實意圖。

首先,這項協議允許人民解放軍在西藏境內設立軍事和行政委員會,似乎就與先前承諾西藏自治相互矛盾。協定還將自古以來的西藏地區分割合法化,把東藏(包括安多和康巴)的大片土地分別畫入青海、四川、甘肅和雲南省轄下地區,對於西藏人而言,這是代價高昂的誤判。

儘管有這些早期的訊號,毛澤東和他的共產黨同僚繼續向西藏人保證,中國駐軍不具入侵性質,是互補互成的。但現場的實際情況則絕非如此。 西藏地名被改成普通話定名、官方歷史重新改寫,以顯示在共產黨人到達之前,西藏是封建的「地獄」。 諸如報紙、雜誌、書籍和免費戶外電影放映等宣傳工具,統統動員起來,重新建構西藏的宗教歷史。在毛澤東的新中國裡,階級而不是宗教,才是群眾的定性特徵。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組一支全球間諜「工蜂」隊!中共對西藏的「忌憚」,遠超過你我想像

【法球迷舉西藏獨立旗報復】法國聯賽為人民幣「提早開踢」,里昂球迷怒排「雪山獅子旗」挑釁中國

形容「如果不切除盲腸就會死去」,解密中共對西藏長達半世紀的種族大屠殺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來自北京的祝福》,由 時報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擷取自 YouTube 影片。)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