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如果不切除盲腸就會死去」,解密中共對西藏長達半世紀的種族大屠殺

【為什麼我們要推薦這本書】

每當西藏鎮壓消息在國際曝光,中共便利用社群媒體控訴西藏人有多麼兇殘,並封鎖來自西藏的消息,因此中國人民根本無從得知北京政府在西藏的暴行。

本篇帶你回到 1960 年代,中國政府如何利用「社會主義的天堂」這名號,將和平豐饒如天國的西藏,激化成衝突不斷、食物不足的煉獄。近年來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極盡可能滅絕藏人的殘忍行動,實可說是某種程度上的種族大屠殺。(責任編輯:鄭伊真)

事實上,是中國侵略他國進行的大肆虐殺,是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毫不猶豫地推進滅絕藏人的種族滅絕行動,是不折不扣的種族大屠殺。圖片來源:pixabay

文/  楊海英

那狂暴的掌中血腥戰劍已揮舞在空中,
上面閃著新加冕皇帝的狡詐和愚妄;
人間災難突起—— 一場慘烈的戰爭
很快又放射出恐怖的血光。

—— 普希金《皇村回憶》

達賴喇嘛法王於一九五九年三月三十一日,逃往擁有相同文明的印度,直至今日。而班禪喇嘛不得不選擇與中國人共生。

發射「毒箭」的大學者

達賴喇嘛逃往印度兩週後的四月十四日,中國人周恩來為班禪喇嘛設宴,並發表了著名的演講:

最近,西藏反動集團背叛祖國,勾結帝國主義,糾集叛匪發動了破壞祖國統一、破壞民族團結的武裝叛亂。這一小撮反動分子的叛亂活動完全違背了西藏一百二十萬人民的利益和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因此必然要遭到徹底的失敗……人民解放軍已經基本平定了這次叛亂。

西藏絕大多數人民需要從殘酷的黑暗的農奴制度下解放出來。班禪喇嘛在「叛亂平定後」回到了「從殘酷的農奴制得以解放」的西藏。走訪了青海省和西藏後,接受了甘肅省共產黨書記汪鋒和青海省共產黨書記王昭、青海省省長袁任遠等的情況說明,基本上把握了西藏的受害情況。

一九六二年五月十八日,班禪喇嘛向中國政府提交了名為「通過敬愛的周恩來總理向中央彙報關於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區群眾的疾苦和對今後工作的建議」的嚴肅認真的報告書。

這篇長達數十頁的報告也被稱作「七萬言書」。「寬容」的中國人的「偉大」領導人接到報告後憤怒不已,隨即逮捕了班禪喇嘛。他的報告書當然也被批判為「向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和文明的中國人發射的毒箭」。

從此,留在中國的西藏領導人全被趕下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他遭到北京的「文明人」強行灌餵人糞、毆打,長期受到施暴。這是他未與達賴喇嘛一同出逃而留在中國導致的結果。

曾一度被傳已經死亡的班禪喇嘛終於在一九七八年現身公眾場合。但是,此時的他,與其說是轉生的「大學者」,倒更像是娶了中國女人的俗人。對此,西藏佛教徒雖然萬分無奈,卻不得不接受現實。

而中國人則自豪地宣稱,這是將「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的西藏農奴主改造成社會主義主人公」的結果。他在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為了重建被中國政府破壞的歷代班禪喇嘛佛塔,而回到久違的西藏自治區札什倫布寺後突然逝世。直到現在,西藏的人們認為班禪喇嘛遭到了暗殺。

認為「宗教是鴉片」,沒有信仰也沒有思想的中國人,在班禪喇嘛圓寂後一直沒有尋找其轉世。一九九五年五月,達賴喇嘛認定住在西藏的六歲少年根敦確吉尼瑪為已故班禪喇嘛的轉世。

於是,江澤民當局大為憤怒,選擇另一個叫堅贊諾爾布的少年為新的班禪喇嘛,並強行帶走達賴喇嘛認定的少年,該少年從此下落不明。我在安多地區進行了十多年的調查,西藏人將中國政府認定的班禪喇嘛稱為「冒牌貨」。他聽從中國人的指示訪問西藏地區時,中國政府向藏人付錢,讓他們舉辦歡迎儀式,但現場極其慘淡冷落。

班禪喇嘛報告書講述的事實

話題回到一九六二年班禪喇嘛的報告書上。他在那篇報告書中究竟寫了些什麼,因而觸犯了中國人呢?

班禪喇嘛的報告書不僅記錄了「西藏叛亂」的結果,也揭示了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採用怎樣的卑劣手段侵略西藏的事實,是非常重要的資料。在此,只介紹其一小部分。

班禪喇嘛在開頭寫道:「我們西藏,在中國共產黨和毛澤東的偉大思想的照耀下,於一九五一年獲得解放。避免了淪為帝國主義的半殖民地,回到了祖國大家庭的懷抱中。」

從「祖國」湧入西藏的中國人,首先找到了可以成為「積極分子」的西藏人中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痞子流氓。他們聲稱這些「積極分子是貧苦人民大眾的代表」,動員他們和西藏同胞做鬥爭。這是因為擅長謀略的中國人,在侵略的最初階段還不願弄髒自己的手。「積極分子」們「回憶在舊社會被欺壓的痛苦,揭發封建領主們的罪行」。

班禪喇嘛舉實例報告了慘狀:「鬥爭一旦開始,怒號和拳打腳踢如暴風雨般向人們襲來。遭棍棒和金屬器具毆打,全身出血,四肢骨折而死的人相繼不斷」。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班禪喇嘛的調查與中國政府的官方記錄《甘孜地區藏族自治州的民主改革史》中的描述是一致的。

真實的西藏社會絕不是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所說的「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的社會」,而是一個平等的、擁有互助思想的文明社會。部分「貧窮的積極分子」也只是極端個例。但是,認為革命就是掠奪他人財產的中國共產黨員,將他們從一九二○年代以來一直在中國積累的暴力經驗搬到了西藏社會。

藏傳佛教也被完全否定:

政府認定佛教是迷信,給僧侶們貼上了反革命的標籤……年輕的僧侶和尼姑被排成隊列,強迫他們互相選擇,強制他們結婚。政府將這種行為宣傳為解放了僧侶和尼姑,是西藏的進步。大藏經的經典遭到破壞,被拿去餵馬,佛塔和寺院也遭毀壞。

西藏曾有二千五百多座寺院,但經過「和平的民主改革」後銳減到僅剩七十多座。曾有十一萬僧侶和尼姑生活在寺院裡,但在「和平解放」後,只剩下七千人。據詩人唯色講,全藏區原有六千多座寺院,西藏自治區內有二千七百一十三座寺院。一九七六年,西藏自治區境內原有的二千七百一十三座寺院僅只剩下八座,全藏區餘下寺院幾十座。

「地獄西藏」和「天堂中國」

中國政府在一九五九年秋,自豪地宣稱「平定叛亂後的西藏進入了社會主義的天堂」。

而班禪喇嘛在報告書裡指出,「社會主義的天堂」裡正在發生大規模的飢荒。「佛教思想普及,有著不問貴賤互相幫助的傳統的西藏,歷史上從未發生過餓死人的事情。但經歷了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年期間的驟變後,農民無法耕作,牧民無法放牧,不知餓死了多少人」。 班禪喇嘛發出了質問。

不僅僅是飢餓。「政府肆意逮捕無數沒有任何罪過的人們,關入監獄,用於強制勞動。其規模占總人口的數個百分比……一九五九年,毛澤東主席曾向我承諾,西藏人口很少,所以不能殺人。如果非殺不可,也只能是少數,但事實並非如此」。

這是二十四歲的年輕領導人鼓起勇氣向「中國人民熱愛的毛澤東和周恩來」提交的請願書的一部分內容。

中國政府的領導人沒有給予西藏領導人以絲毫憐憫之情。 周恩來將大量虐殺西藏人的行為解釋為「就像盲腸手術」,以此反駁了班禪喇嘛。

「如果不切除盲腸就會死去。切除的時候一定會出血。如此而已。」

這就是一國總理在毀滅掉一個民族及其文化根基後所做出的公開解釋。 過去有觀點認為,鎮壓西藏人的起義,與同時發生的「反右派鬥爭」以及強制推行的人民公社化政策的失敗等一樣,「不過是國內異常事態之一」。

也有人歸結為是共產主義國家內部的權力鬥爭。其實,無論哪種解釋都沒有擊中要害。 事實上,是中國侵略他國進行的大肆虐殺,是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毫不猶豫地推進滅絕藏人的種族滅絕行動,是不折不扣的種族大屠殺。 周恩來等政治家對這樣的結果應該感到非常滿意。

畢業於興安軍官學校的蒙古人將領和他們率領的騎兵,當然並沒有直接參與破壞寺廟和強制僧侶還俗的事情。他們一心一意地跨著戰馬揮舞著日本刀,從玉樹到崑崙山,一路馳騁追擊「叛亂」的西藏人。他們的這一行為毫無疑問,也是罪過。這是作為隸屬於中國政府和人民解放軍的傭兵的悲哀命運。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蒙古騎兵在西藏揮舞日本刀》,由 大塊文化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推薦閱讀:

【歷史解密】大清皇帝能和達賴喇嘛變好麻吉,為何中共如今一天到晚只想對西藏血腥鎮壓?
被中國封殺的藏族作家:當西藏廢墟被殘暴改造成商場,他揭露中共血腥「染紅」西藏真相
國台辦看納粹風波:歷史不能雙重標準、德日都該受譴責──那中國對西藏、新疆的血腥鎮壓呢?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