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打臉柯文哲】三倍振興券的入門經濟學課!10 點告訴你台灣振興券哪裡好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關於三倍振興券,台北市長柯文哲 6 日 直嗆 :「只要有唸書的都知道振興券是完全沒用的」。他首先指出,三倍券選擇紙本者高達 81%,反映台灣數位基礎建設很爛;此外,他認為世界經濟進入後疫情時代,應要找出「新常態」的經濟模式,因此台灣防疫口號不該是「防疫、紓困、振興」,而應是「防疫、紓困、轉型」。

「不服氣的話,中央政府有辦法找到有頭有臉的經濟學家來背書說有效,非常歡迎」,柯文哲這樣說。本文作者為經濟學家陳家煜,目前正在美國 COE College 的工商管理學院任教,來看看他幫我們上的這場振興券經濟學課。(責任編輯:連柏翰)

柯文哲手拿麥克風,背景為報告投影片。
柯文哲認為台灣振興券有其詬病,本文作者以十個回答回應。圖片來源:中央社

文/陳家煜

我「沒頭沒臉」,想和柯文哲辯論振興券有沒有效,大概也被當成「沒唸書」。我雖然不學無術,但經濟學文獻,肯定是比柯文哲懂的,為正視聽,讓我自己進行一場單人紙上辯論,解釋為什麼「三倍振興券」很好。

第一問:馬政府 2008 年發消費券,民進黨砲轟沒效。蔡英文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馬英九不行,為什麼自己發振興券就可以?

答:如果振興券和消費券長得一樣,那民進黨當然該受批評,不長進只能拾人牙慧,還抄一個「失敗」的政策,該罵。但消費券和振興券不一樣, 時空不一樣,政策內容也不一樣 ,根本不該混為一談。一個治病的藥,吃的劑量不一樣,吃的時程不一樣,甚至是診斷的症狀不一樣,都會有不同的結果。同樣是政府發錢,發法不一樣,效果當然可能不一樣。人民真正該害怕的,不是政治人物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而是不會從過往失敗裡學習,從中尋找改進之道。民進黨政府的振興券,就著過往問題,提出新的解決方案,全球獨到,先不管成效,在政策制定上,就已經是進步了。反觀國民黨,不但沒有從消費券的問題裡學習,反而加碼過去的錯誤,還主張發現金,沒有進步的國民黨,輸了一褲子,都換了位子,還不換腦袋,才令人害怕。

第二問:所以振興券如何解決替代效應問題?和消費券,或是現金有什麼不一樣?

答:這樣的問題,就比較有水準了。發錢無用論的理論來源,是傅利曼大師的 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PIH),主要就是說,人在決定消費行為的時候,會把一生的所得拿來一併考量,盡量讓收入和支出,以一個平穩的方式進行,不要一年吃飽飽,隔一年餓肚子。 在這樣理性的考量下,突來的現金補貼收入,不會被當成是一筆天外飛來的財富,非花掉不可,而是存起來,提高未來整體的消費水準 。如果人人都照 PIH 來思考,政府發的錢,就會被存起來,而沒有刺激景氣的效果。

小布希政府在 2009 年,金融風暴時發的一戶 800 美元現金,果如 PIH 預測一樣,消費幾乎沒有因為收入增加而提升。人民前途茫茫,工作都不知道有沒有得保,錢不存起來,還買新手機嗎?馬政府的消費券,在設計上比現金好,至少強迫要拿出來用,但因為消費品項沒有限制,民眾把它拿來買平常會買的東西,反而把平常的花費存起來。這個替代效應,據估算超過九成,消費券幾乎完全被當成現金補貼了。

但唐鳳設計的振興券,不但消費品項有限制,已經先部份擋住了替代效應,要民眾拿一千出來換三千之舉,更是逼迫消費的絕妙好技。這之中至少牽涉到兩個行為經濟學的改變行為效應。第一種叫 Mental accounting(腦內會計,和 House effect 賭場效應類似),逢年過節有小賭一下的民眾,大概都知道,同樣的一百元、一千元,平常可以拿來吃東西、買東西,很珍惜,但一旦上了牌桌,錢好像就不是錢,人的腦子,會自動把錢分類,而低估了牌桌上的錢的價值。拿了一千換來的三千,多的兩千, 好像是撿來的錢,「隨便花」,應該是不少人會有想法 。當然,柯文哲這麼理性,這麼異於常人,當然不承認有這種效應存在。

另外的一個行為經濟學效應,叫 framing(框架效應,這裡的中文,都是我亂翻的,我們這些沒唸書的,只會看英文文獻,還請有唸書的大德,指教一下)。同樣是政府花兩千,兩千直接打到你戶頭,和拿一千換三千,那是不一樣的感覺。 消費券會被當成現金存起來,振興券卻會被當成百貨公司的禮券花掉,差別就在於這個「拿一千出來」的動作 。當然,買東西都是佩琪在買,與實體經濟活動脫節的柯文哲,完全沒有辦法想像這些「非理性」行為,自然認為是無效的。

振興券的新花招,讓好多商家,平白多出許多的點子,來配合促銷,這也是消費券看不到的額外效應。柯文哲本來不也打算加碼?現在又罵無效。位子沒換,腦袋一直換,到底要聽哪一個柯文哲講話?

第三問:廢話那麼多,到底振興券會增加多少 GDP?

答:總經政策沒辦法實驗,只能用模型推估。馬政府估算的 2008 消費券,大概增加了 0.5% 的 GDP。模型參數不同,結果就會不同。但從上面的分析來看,振興券的效果一定會比消費券好。而且現在的經濟情勢,遠比 2008 年那種不知未來的情況好。世界雖然因為武漢肺炎停擺,但現在已經逐漸恢復。而台灣不但安全,還一直吸納出走中國的製造業商機,真正受疫情傷害的,就是缺乏國際觀光客的國內消費,振興券打蛇打七寸,刺激景氣效果當然超過無差別打水漂的消費券。

如果最後的經費支出類似消費券,也許可以達到 1% 的效果 。在全世界一片景氣低迷的時候,可以用相對輕鬆的手法,製造出 1% 的 GDP 成長,那是很好的事。當然這些數字都是推估,最後 2020 年台灣的經濟指數,多少是來自振興券,沒有人可以說得準。

羅斯福總統在一九三零年代,面對經濟大蕭條,採取了許多前史未見的新政策,統稱「新政」。這些政策,很多最後證明都是垃圾,但經濟學家不管立場與背景,都同意一點, 羅斯福的政府不因為政策的失敗,就停手不進行新政策的嘗試 。一個政府面對困境,要發想解決方法,研究可行方案,不斷努力,不斷嚐試,才能帶給人民希望,不是事情不如己願,就怪東怪西,在民主社會還嫌棄民眾水準不夠,對,就是在說你,柯文哲。振興券有這麼多的好處,但最大的好處,是這個政府,沒有陷入「無招」的困境,反而用創意,帶給人民希望,配合世界一流的防疫政策,台灣人民相信國家會向上,有希望的人民,才會放膽消費,這才是該給振興券拍拍手的真正理由。

第四問:這麼好用,年年來發振興券?

答:我第一個拍手叫好。如果你以為傅利曼了解人性,所以有 PIH,所以一定反對政府發錢,那你就錯了。發振興券,是實質減稅,傅利曼說,「任何」的減稅都是好的,因為減少政府可用資源,才是削減政府規模的長久之道。政府永遠在變大,如果不讓這怪獸餓一下,不可能縮小。如果政府年年發振興券,要籌措財源,就要減少支出,那當然是好事。

但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柯文哲,坐擁台北大金庫,不用管撙節支出,才會隨便加碼振興券。但你要中央政府年年發振興券,是要砍哪一個部門的預算?少撥一點給你蓋社會住宅,還是鄉下地方不要蓋捷運,又或者是把國防部預算砍多一點,讓敵人輕鬆一點攻台?

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那是當家的人,得想辦法的不得已。年年發振興券,很好,但先把要砍的預算,列出來,好好吵一吵。沒頭沒臉的經濟學家,樂見其成。

第五問:振興券的乘數效果不如消費券,兩個都不到一。振興券還比發現金差,你要怎麼解釋?

答:我看到這個說法,嚇了一跳。乘數效果不到一,那是很嚴重的指控,政府發一塊錢,國內總收入,居然增加少於一塊錢,可能嗎?先說什麼是乘數效應。

舉例來說。一個受到疫情影響的民宿主人,沒有了外國觀光客,因為振興券的關係,突然做到一百塊的生意,假設所有人拿到這筆額外的收入,都存個二成,那這民宿主人,就會把八十塊花掉,也許是付給小孩的安親班老師。本來要一週有一天把小孩留在家裡,暫時渡過難關,但現在又有錢可以再送安親班,花。安親班老師,拿到錢,再把八成,也就是六十四塊花掉,也許是本來想把外食省起來,現在又可以上館子。餐廳老闆,再把六十四塊的八成花掉,如此這般, 最後整個社會,會多出五百塊的消費,乘數就是五倍

怎麼看,乘數都不可能小於一,就算第一個人全部都存起來,也還有一呀?原來,有些人搞錯,以為拿到錢的人,花的比拿到的少,就是乘數小於一。乘數,不是這樣算的,是要一層一層乘下去的。

乘數會小於一,只有政府的支出,造成預算排擠,才會乘數小於一。而這個預算排擠,要有很嚴格的條件,才會讓一塊錢的花費,少於一塊錢的收入。如果政府把原來要給公務員加薪的預算,拿來發振興券,那沒有排擠效應,乘數不會因此小於一。振興券不會排擠民間投資,所以沒有乘數小於一的問題。

第六問:說振興券有效,就是相信天下有白吃的午餐?

答:沒有人說振興券不用錢,沒有成本。這個不是瘋狂的 MMT(現代貨幣理論,左派的瘋子說印鈔搞綠能沒問題的理論),政府是貨真價實編列預算發錢,如果是四百億,那就是四百億不能花在別的地方,這就是成本,怎麼會是白吃的午餐呢?四百億可以做很多事(多少份營養午餐?),但民選政府回應民意,有振興經濟的需求,四百億的振興券對社會的貢獻,超過花在其它地方的貢獻,所以做此決策,有問題嗎? 可以談施政優先順序,但又不是白吃白喝別人,哪裡來的免費午餐

第七問:為什麼是「防疫、紓困、振興」,而不是「防疫、紓困、轉型」?

答:天才的柯文哲總是想得比別人深遠,「不要浪費每一個危機」,發口罩,大排長龍,多落伍,不如趁此搞自動化,弄口罩販賣機。多好,立刻效率提升,還促進自動化產業。但我們知道最後口罩販賣機怎麼了。空有一腦袋的「點子」,執行力零蛋,也沒有用。

更可怕的是這些點子,還真不算得上點子。趁發振興券的機會,達成數位經濟轉型,就是柯文哲的直線式「創意思考」。但如果你問他數位經濟是什麼?不就是悠遊卡綁行動支付?講了半天,不還是在談中國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多方便。可是文哲,中國才是落後國家。除了行動支付,中國到底有什麼創新? 美國沒有支付寶,但有幾十年行之有年的信用卡支付,是科技落後國家嗎? 中國是因為基礎建設落後,才被迫發展出行動支付。親共親到中國什麼都最香,那也很令人傷惱筋。

我有很深的懷疑,柯文哲一直打捷運悠遊卡的主意,一下加碼振興券,一下辦吃到飽,是不是捷運財務出了大問題?

第八問:為什麼要花九億印振興券?

答:因為台灣人不要把錢放在悠遊卡呀,不想上網買東西,不行嗎?政府要政策有效、便民,民眾想要紙本振興券,也許是要拿來買賣,也許是要到小販用,那就便民到底。不配合民眾,難道要像你柯文哲一樣,嫌棄選民沒水準嗎?

第九問:為什麼一定要發錢,不能投資公共建設?不能趁此機會,輕稅減政,改革經濟嗎?

答:對,我認為可以的話,要把前瞻建設,弄到現在的十倍大。但社會肯嗎?柯文哲說鄉下地方不用蓋捷運,台北的柯粉,願意施捨軌道建設給鄉下地方嗎?就算有民意支持,這些建設也不是立馬可以進行,就算能有 5% 的 GDP 貢獻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 不是疫情期間,振興經濟的速效藥

我更支持輕稅減政,改革經濟。可是你們這些左派的混蛋,一邊懷疑振興券沒效,一邊又覺得有錢人稅賦太輕,基本工資太低,政府福利規模太小,結構性改革經濟?要再弄一例一休嗎?你不冷感,我都怕了。還是發發振興券好了。

第十問:蔡英文十二年前要馬英九發現金,為什麼現在不要發現金就好?

答:我三十年前主張「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你為什麼不來質疑我為什麼現在不反攻大陸了?人要隨著時間長大,讀書長智慧,才不會像國民黨一樣,唸唸不忘人家十二年前說什麼。郝柏村說,「朝令有錯,夕改又何妨?」沒有知識,不懂論理的人,才不管人家為什麼立場改變,死咬十二年的立場轉變。十二年吔,不識字的小孩都可以上大學了,立場改變有什麼了不起?

本文作者陳家煜教授為經濟學家,目前任教於美國 COE College 的工商管理學院,專長教授財金、創業、經濟。長期在臉書上經營「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專頁。

推薦閱讀

【智商 157 的思考我跟不上】柯文哲嗆「三倍券」不能振興經濟,卻追加 6.55 億元加碼金

【什麼都不改才對不起人民】11 年前就證明「消費券」失敗,蘇貞昌當然該有「馬英九心魔」

【透視柯式自戀】為何柯文哲管不好自己的嘴巴?教授用心理學歸納出 2 原因

(本文經原作者 陳家煜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一原文連結二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