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喝出來是越南,還是台灣的?」—— 2 技術讓茶農用越南成本,打造出台灣滋味

【《BO》編輯檯好書推薦:《尋找台灣味:東南亞 X 台灣兩地的農業記事》】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什麼是真正的「台灣味」?本書透過不同的故事,重新定義台灣味;並且透過探索的精神和態度,讓多元與包容真正成為台灣的面貌。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越南茶一定品質低劣、難喝嗎?台灣茶只能種植於台灣嗎?

1980 年代末,越南改革開放,正好碰上台灣茶產業面臨劇烈轉型的時期。當手搖飲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大幅提升茶葉的消費需求時,農地卻漸轉為都市和工業用地,因此也開啟了台灣茶農轉往越南種植台灣茶。但在氣候、地形皆不同的狀況下,要怎麼種出台灣味?(選書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manginwu,CC Licensed。

文/練聿修

台灣茶葉比賽參雜「越南茶」?

台灣茶產葉的壞運氣,顯然還沒有到頭。二○一五年,就在整個台灣的茶產業被飲料茶的農藥殘留搞得雞飛狗跳的同時,鹿谷的一場茶比賽結束後,南投調查站接獲資訊,稱該比賽中,有參賽茶農涉嫌以越南產的烏龍茶參賽。第一手的越南烏龍茶買價多在一斤五百元以下,所以若能透過比賽,即便不是頭獎,拿個二等、三等獎(每個茶比賽的獎項名稱都不太一樣)也是好幾倍的暴利到手。直到二○一七年,全案偵結,新聞上報,茶產業又是一片震動、撻伐、還有暗暗嗤笑:這些品茶專家說的一嘴好茶,怎麼還讓越南茶混了進來?

不過,對越南那頭的台灣茶農來說,越南茶得台灣獎,根本不是什麼新奇的事情:早在二○○○年,就曾經有過類似的報導,真要說中間近二十年都沒有類似的事情,可能還真沒什麼說服力。

茶比賽的新聞出來後沒多久,我正窩在越南林同省的某間茶廠的客房裡,整理當天拍到的照片,這時候一則陌生訊息跳了出來,先是一個揮手打招呼的貼圖,等了幾分鐘後,網路那頭的陌生人才繼續說:「我是進口茶商,拜讀了你的文章。」我先是錯愕,然後越來越緊張;剛好這則訊息的發送人,在網路的那端不知為何耽擱好一陣子,讓我越等越是焦慮。「非常希望邀請你來我茶廠參觀,感謝您。」

我嚇死了。那陣子我有在一些網路平台上發表文章,所以時不時會被茶界前輩們「教訓」,認為我在「漂白」越南茶;不過,之前的「教訓」大多是在文章的留言區裡,這回直接找到我的臉書帳號,還是第一次。接下來整個晚上,我都是字斟句酌地應對這位「阿林」。直到後來和阿林慢慢熟識之後,我當天戒慎恐懼的模樣,還是會被他時不時拿出來打趣一番。

親訪「越南茶二代」,找出關鍵線索

幸好,阿林不是來教訓我的。當時我腦海裡那些收到恐嚇信、子彈的畫面,到目前為止也都還沒發生過。他是林同當地少見的「越南茶二代」,我問他,在整個林同的台灣同行都盤算著退場的時候,為什麼會想來接班呢?

「我對越南茶,對我們家的茶的品質有信心!」幾個月後我們見面時,阿林用一種不容質疑的語氣回答我。

為了闡明信心來源,阿林跟我爆了一些小料。 他說,大家都知道台灣的茶比賽裡有一堆越南茶,反正也沒人喝得出來。「那個姓賴的會被抓,只是因為他太囂張!」阿林信誓旦旦堅稱,越南台茶的品質和風味早就已經和台灣這邊相去不遠,幾年前他還沒有把握,但是,「我現在有拼配和烘焙技術,你怎麼喝得出來是越南的,還是台灣的?」

拼配和烘焙的技術?我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我壓下心中對這位突如其來的造訪者的驚疑,主動出擊,「阿林哥,不知道方不方便,等我回台灣之後,去你那邊拜訪一下?」

「這地方怎麼會有茶?」一片稻田中的茶倉庫

阿林是個大忙人,大忙人通常沒辦法提前幾個禮拜和我這等閒人敲好時間。某天傍晚,阿林突然和我說:「後天我有個貨櫃到,你要不要直接來我倉庫看?」我趕緊訂了車票,拉了個同學壯膽,兩天後騎著租來的破車,穿過大半個九月台南燥熱的平原。抬頭是高鐵軌道,左右一片田,整個村落沒有高過兩層樓的房子,靜悄悄地連問路都找不到人。我心想,這地方怎麼會有茶?

就在我和後座的朋友打開 google map,研究我們是不是迷路的時候,一輛轎車滑到我們旁邊。車窗搖下來,裡面坐了兩個人,駕駛座上一位貌似三十來歲的年輕男子,用一種充滿朝氣和信心的聲音──我心想,這肯定是阿林了──招呼我們,示意我跟在他後面騎。我們沿著圳道,兜了兩個彎,最後在土地公廟後面的一間倉庫門口停下來。

原先駕駛座上的,果然是阿林。阿林把我們拉進去,說:「這裡是徐哥的倉庫,」阿林指著和他一同下車,坐在主位上開始泡茶的高大男子,「徐哥才是真正厲害的人!」我更加好奇了,能讓一直表現得信心滿滿、幹勁十足的阿林這麼推崇的人,肯定有什麼茶葉上獨到的功夫。

我們一邊聊著,徐哥的助手陸續把一包包茶樣拿進來。阿林的這個貨櫃有十幾支茶,最多是金萱,其他還有翠玉、四季春,甚至青心烏龍也有兩支;一支茶多的有五六十斤,少的只有十來斤。他們開始一支一支試茶:有一兩支金萱做得很優質,茶湯、水色都不錯,更有金萱經典的牛奶糖香;有些茶有點小缺陷,這支水色太紅,那支香氣略欠,或是茶湯口感不夠厚實;還有一兩支問題比較嚴重,有菁味,需要多「費點心思」處理。

整個上午,徐哥一邊試茶,阿林在旁邊一五一十紀錄每支茶的特點;不過,事後來看,徐哥應該早就把每支茶的風味優劣牢牢印在腦海裡了,甚至比我們這些旁觀者紀錄得更詳細。

「好茶賣得掉沒什麼了不起,爛茶賣得掉才是真的厲害」

到了下午,徐哥和阿林開始研究每一支茶該怎麼賣。徐哥一邊回想每一支茶的特色和缺點,一邊估算每一支茶的數量,推敲出各種比例:五分夠綠不夠香的金萱、配上三分茶湯太紅的翠玉、再從另一支勻兩分過來,阿林試了一口驚呼:「好像不錯欸!」於是趕緊把這個配方記下來;當然,拼配也不是一蹴可幾,有時候也會看到他們兩人品一口茶之後眉頭一皺,然後又繼續揉著太陽穴,苦思這配方哪裡出了問題。

最後,除了兩三支原本就足夠出色,可以單獨出售,徐哥和阿林把其他的茶都找出適合的配方。

「這支會不會太綠啊?」
「那支賣給阿青就好,他只要有綠就行。」
「那這支呢?」
「你問一下楊小姐,這支拼出來有烏龍氣,價錢應該不錯,看她要不要。」

阿林一邊滑著手機聯絡各路盤商,一邊對我說:「好茶賣得掉沒什麼了不起,爛茶賣得掉才是真的厲害。」如果沒有徐哥這手拼配的技術,照前面余先生的說法,沒做好的茶都只能放在倉庫裡,枯等市場出現轉機。 阿林透露,其實好幾年前,他就曾經去過他父親在越南的茶園;但是直到多年後,他帶著茶樣找到徐哥。「徐哥跟我保證,越南茶的品質沒有問題,而且我們還會拼配。」他才對自家老爸的茶園有了信心。

用越南的成本,拼配出台灣的滋味,原來這就是阿林信心滿滿的來源,敢在這個風聲鶴唳的時刻,殺進一片蕭條的越南茶市。

作者介紹:畢業角友、現任助理,大學至今在地理系館已經待了將近十年。銅板美食、啤酒、地圖、與各路職業運動的愛好者。長年以研究室為家,曾創下連續數年大年初一就進研究室工作的紀錄。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想學農業,留在台灣只會葬送青春」——台灣水果曾名揚國際,為何農業如今卻失去競爭力?

台灣要留給下一代什麼鄉土面貌?當農地轉為民宿、工地,我們需要農業傳承風土文化

日本如何讓都市人成為梯田的粉絲,還讓廢耕水梯田成了世界農業文化遺產?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尋找台灣味:東南亞 X 台灣兩地的農業記事》,由 左岸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m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