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學農業,留在台灣只會葬送青春」——台灣水果曾名揚國際,為何農業如今卻失去競爭力?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最近政府決定重啟「農業公費生」的項目,為了讓台灣的高科技農業跟上世界的腳步。乍聽之下是個非常好的消息,但是本文卻要替台灣農業現況敲下警鐘:很遺憾,以目前的狀況,就算養出十萬個農業公費生,台灣的農業還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台灣產業總會陷入這樣的困境:永遠都不缺人才,專業技術更經常被國外求教——但卻最後敗在台灣社會的觀念、政府陳腐的官僚制度、學界和產業界脫鉤又總是盲目跟風等種種問題。最終,人才不是沒舞台而放棄,就是流向海外市場。而台灣農業,也困在同樣的囹圄之中。

(責任編輯:林芮緹)

由 Fred Hsu (Wikipedia:User:Fred Hsu on en.wikipedia) – Photo taken and uploaded by user,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文/ga037588(丹楓)

看到這篇文章,我心裡實在很高興與難過,更多的是感慨。

高興的是台灣還是有許多人關心農業,希望此領域可以在嚴峻的國際競爭力下茁壯發展。難過的是在個人的經驗與眼界上,台灣農業實在是一點希望也沒有。

這篇文章很長,如果有興趣了解台灣農業的根本問題,請繼續向下閱讀。

如果讀者覺得本文言之有物,請不吝惜推文表達支持,讓更多大眾了解台灣的農業問題,不要貿然投入資源進場。

前篇原 po 的文章因為發錢,被板主手動歸零推文,但因為先前有推爆我才能看到,忍不住想要多講幾句話。用發錢來讓文被推爆,跟那些光想靠政府補助過活的農民一樣,實在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很遺憾,以目前的狀況,就算養出十萬個農業公費生,台灣的農業還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花在這些農業公費生的錢不只是浪費,還是葬送無數青年學子的求學青春,嘉惠一些本來就在此領域打滾的相關人員,卻無法解決台灣農業界的根本問題:學界於產業界貢獻低落,甚至還可能障礙產業界發展。

感慨的是: 不是我們沒有錢,不是我們沒有人,不是我們沒有政府,不是我們沒有能力,而是台灣沒有辦法有效率的把這些事情串起來 。如果板友有興趣了解一二,請聽我娓娓道來。

講台灣問題,先從大局勢談起。

現在影響農業發展的重大世界趨勢是什麼?

1. 全球化:
全球化帶來了全世界的市場,也帶來了全世界的競爭。

2. 科技化:
科技影響了農作物的產出效率,降低成本與提高品質。

3. 氣候變遷:
氣候變遷影響了農作物的產能、成本與品質。

農業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產業,但是隨著時代演進,科技的發展對產業的影響非常重大,尤其在這個充滿國際競爭力的現代,要能在國際舞台上站穩腳步,一定要有相應的能力才不會被淘汰。一個國家要發展任何產業,一定要先了解自己的定位,才能制定適宜的發展策略。上面講的三點是非常基本的東西,我們的政府也相當清楚。

台灣農業的定位是什麼?

台灣是一個海島國家,可耕地面積有限。難以進行大規模機械化耕種,無法有效率節約生產成本,因此收益很難提高。台灣的農業主體是小農經濟,要克服險境,唯一的出路是發展精緻農業,或是高科技農業。而高科技農業的基礎,在於強大而穩健的產業界,有資金、人才、技術與資訊。背後有堅實的學術研究實力作後盾。有關於這點,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政府當然也知道。

在國際上,有類似定位的國家還有荷蘭、以色列,此兩國都是高科技農業輸出強國,甚至荷蘭的蝴蝶蘭產業遠比台灣晚起步,卻把台灣在國際市場上打到爬不起來。這邊的故事太多,傷心到已經不想寫了。你說這政府知不知道,當然知道,但這民眾知道嗎?

台灣的專長何在?

簡單來說,把一個農產品賣出去,可以分成三個部份討論:

A. 農產品的品種。
B. 種好農產品,良率高,品質整齊。
C. 賣好農產品。

台灣的專長在 A,我們的農民與早期的政府技術員,培養了很多優秀的品種,不論在蔬果稻米甚至花卉上,品種是台灣的寶,其他沒了。直到現在,學界有一大批學者的重點還是放在 A。

以蝴蝶蘭產業來說,B 與 C,跟荷蘭比還是洗洗睡吧。荷蘭的強項在 B 與 C,光 BC 就把台灣打爛。至於 A?偷台灣的,買台灣的就好了,哪有什麼問題,誰說品種不能買?

高科技農業,真正影響最深遠的是 B。因為農業產品不是工業產品,有所謂的「生物性」,受環境因子影響非常敏感,稍有不慎就全盤完蛋。如何種好並讓農產品的品質整齊劃一,在預定的時間交貨,是非常高明的技術。

台灣產業界的 B 一直不怎麼樣,大部份的學界學者,到現在還在用 2,30 年以前的老方法作研究,完全缺乏現代化植栽技術與觀念,甚至提供錯誤與過時的方法教導農民,導致無法挽回的經濟損失。

至於 C,沒有穩定的生產技術,國際市場上誰敢跟你下單?因為 B 的影響,台灣的 C 也全面受限。

那造成台灣農業現在的問題是什麼?

1. 產業界弱小無能。缺乏成氣候的公司,建立規劃與品牌,無法進行國際競爭。
2. 農業經營者普遍缺乏現代化認知與素質。
3. 搞不清楚狀況的官員,錯誤的補助政策。
4. 學術界研究能力不足,死水與鄉愿一片,與產業界嚴重脫勾,錯誤的建議與指導。

以下分別講這四個問題:

第一個,學術界的問題:

其實上面四個問題是一環扣著一環的。也造成了為什麼台灣農業的問題無法解決,因為台灣農業的根本問題在學術界。學術界不能大換血,或是提拔起真正有能力的人才。台灣永遠沒有希望,等著被國際淘汰。

如果你說要指導非洲國家,搞搞些經驗育種,栽植配方、基因改良、病蟲害防治,那學界可能還是有點用處,也有存在的必要。但這些用處對台灣目前的產業競爭力幫助非常低微,無法有效應用於目前的高科技農業產業鏈,一堆人花了大批精力資源,專心在做 A 的研究,但學界在 B 的研究作的亂七八糟,甚至民間的老農夫們還比較厲害一點。

B. 種好農產品,良率高,品質整齊,為何如此重要?

這是高科技農業的精要所在,入門門檻非常高。 因為一個植物從發芽,生長的到成熟的不同過程,須要的環境與養份不一樣,這些都是 know how。換言之,誰掌握了環境因子對該植物的影響力,誰就是贏家。品質可以提升,可以節約生長時間降低成本。

舉個架空的例子來說明:我今天要種一種珍奇的蘭花叫作丹楓蘭。丹楓蘭很漂亮,是以花的觀賞見長。在國際市場上賣出花卉的訂單,必須要在特定的時間有把握產出特定的量,而且品質要整齊。能作到才有穩定的單子。有穩定的單子才能提供穩定的成長,事業才有作大的可能。因為國貿是非常嚴肅的事,沒有人會花大錢買充滿不確定性的東西。

請注意,這個限制是非常嚴峻的,為什麼呢?

由於品質要穩定,所以不能用種子培育,而要用「組織培養」,也就是植物的大量複製分生技術,可以產出跟原本一模一樣的丹楓蘭 ,而不是丹楓蘭的兄弟姊妹(同父母的其他種子。),萬一長大開的花色花形大家有兄弟之分,品質這關就完了。於是丹楓蘭就被切成好多小碎塊,小碎塊放入「適合這品種」的培養液中長大,培養液怎麼配是 know how。

好了,小碎塊順利成長,我們希望它能早點長大。但研究發現,丹楓蘭的生長有三個時期,每一個時期須要的「環境因子」不太一樣。從養份肥料的比例、須要的日照、環境溫度、濕度都不一樣,有一個適合的範圍,一但超過太多範圍,丹楓蘭就會生病、死亡。這些範圍都是 know how。

上面這些 know how,只要有一個環節出錯,都可能帶來毀滅性的風險。

如果範圍沒超出太多,也可能會延長進入下一個生長期的時間,整體栽種時間會變長。最怕是可能看起來葉子長得超好,但是抱歉,因為營養失調,它一輩子都不會開花,方法不變,種十年也不會開花。然後葉子肥胖的丹楓蘭就在你家園子裡綠意盎然,一直吃你的水電成本,直到你放棄。這比種死還悲慘。

同樣的例子,中國之前有人在大歸模種植丹蔘(一種中藥),丹蔘的根可以入藥。結果種到葉子狂長,欣欣向榮,根小小的乾乾的。宣告放棄,賠了上億。

例子太多了,種蕃茄,結果環境因子控制不當,蕃茄不開花,結不出果子。

高科技農業的競爭力何在?

高科技農業要在國際上站穩腳步,是要在「合理的成本」下,於「特定的時間」,提供「品質穩定」的「特定的量」。

以丹楓蘭為例,從組培苗到大中小苗四種生長時期,環境因子與須要的營養都不一樣。只有先了解這兩件事,才有栽培最佳化的可能性: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少的資源,種到一樣好的穩定品質。這樣才能談成本的節約。可能丹楓蘭在野外要七年才開花,最佳化之下,一年半就開花可賣了,別人的花可能一樣好看,但種的時間因為技術不如你,要三年才能賣,你的成本低就是贏家。

台灣學界的問題在哪?

台灣的學術界普遍沒有能力,用科學化方式找出最佳生長環境。都還在土法練鋼地 try &error。 事實上,確實存在方法透過植物生理學,還有量測技術,在幾個月內得知結論。土法練鋼最佳化一個作物,快則兩三年,慢則一二十年才有結果。以花卉植物來說,不同品種的生理需求不一樣,尖端好賺的流行花卉,往往三四年就退流行了,搞二十年出來別人都不想賣了。這就是台灣蝴蝶蘭被荷蘭打爆的原因之一。

台灣的農學界研究植物栽種的,有幾個人學過植物生理特性方程式的統計建模,或是量測方面的知識?量測的基本在校正,不少農學研究者只知道溫度計溼度計一拿就量,連校正的觀念都沒有,量出的數據誤差多少也不知道。作出的研究模型只會線性迴歸亂跑一氣,看 r 平方高一點就開心不已,這種論文的結論,農民敢用嗎?

了解該植物在不同階段下的環境因子與營養須求,這個 know how 是高科技農業的根本雙柱之一,另一根支柱,是如何提供這樣的環境。

提供這樣環境的學問,叫作溫室設計與環境控制。

一個溫室,如何因地置宜地順應台灣特有的氣候環境 (如抗颱,亞熱帶),在合理的成本下,有適當的設計,可以把目標作物在種出來,提供抗颱、擋雨、防蟲與提供穩定的環境因子如溫度、濕度、光照等等。甚至能克服氣候變遷的影響力。

細講起來是大學問,總之是如何針對標地的作物,設計或找出一個合理的溫室。台灣的學界普遍沒有能力設計溫室,更別說了解什麼是環控,如何運用重要因子。當然也沒有能力擔任溫室公司建設好溫室的驗收工作。大多數的研究者不是自己亂蓋,就是用昂貴的補助經費, 引用現成的國外(比如荷蘭)溫室,再因為氣候條件不符的情況下,荷蘭的溫帶溫室在亞熱帶的台灣成為一間烤箱,烤死裡面所有的植物。

台灣的高科技農業,從學界的角度來說,未來看不到希望。

大批學者投入高科技農產的規劃案,在不了解植物生理、當地氣候條件下,自然連蓋什麼樣溫室的規格都不明白,更別說也沒有溫室設計的專業能力,居然還能輔導農民找廠商隨便蓋個溫室種作物,驗收依舊能通過,作物能長得好,能賣出簡直是奇蹟。多少農民因為錯誤的規劃案,血本無歸,然後政府官方再把原因推給氣候變遷!?

更嚴重的是,學界裡更多的是沒有能力,跟風逐發展計劃而居,搶補助者。農業學術界嚴重與產業界脫勾,作出一大堆對產業沒有用處的研究,讓自己的學生畢業後沒能力就業,浪費青春。這些學生也不具備協助產業的能力,因為他們學到的是過時且被淘汰的觀念。

這樣的情況就耗了 30 年,完全沒有進步,為啥會這樣,以後再寫。

最糟糕的是,當這批能力不足的學者進入政府單位,成為政府的顧問,提供政策的制定與建議,甚至政府計劃的審查時,這會發生多嚴重的事情。政府被引導至錯誤的方向,花費大量無謂的金錢,養一批無助於農業與國家發展的人員,當這批人員被養大,在農業界產生影響力,繼續居佔要津,拔擢子弟兵,然後台灣的農業就永遠沉淪。

這樣的學界,弄再多公費生進入其中,是又能學到什麼東西?

台灣的學界或許有能力幫農民培育作物品種,但沒有能力幫助農民將此產業高科技化與國際貿易化。現在有能力國貿的農民大多是靠自己的實力。學界因為缺乏植物生理研究的科學化能力,也缺乏溫室環境的規劃設計能力,弄到最後不僅無法就此二項目來精算生產成本,甚至連好好的把一個高科技作物種好,活到可以賣的能力都缺乏。

搞到最後大家永遠都在種那些勞力密集或是技術門檻低的作物,只能內需。國貿上完全競爭不過中國與東南亞國家 ,了不起是一個小農努力的精緻農業,靠氣候地理條件在國際上賣一些亞熱帶水果、茶葉,但是完全沒有辦法搞出可大可久,技術門檻高的高科技農業。

噢,差點忘了一個貢獻,就是台灣農業界有幾個被追捧的很高,徒子徒孫滿天下的學者,被請到大陸當各級政府的農業規劃國師, 不知是沒有能力還是故意的,賠了對方數百億,折算可以算數百枚飛彈的損失,這叫做另類的現代「鄭國渠 :推廣錯誤方法使敵國耗費國力,蒙受損失。 搞得這些教授現在一進大陸大概會被抓,倉皇地光榮歸台,淪為台商的笑談。

第二個,政府的問題:

學界的問題嚴重,政府與虎謀皮,問道於盲,參考學界主流的意見,帶來的就是毀滅。

我們偉大的好幾個政府接力把蝴蝶蘭產業搞到毀滅,連政府自己跳下來玩的台糖都差不多收山回家洗洗睡了,其中的愚蠢、無奈與無力這邊我不想講太細了。

比如說近年來搞的植物工廠好了。這東西在沙漠玩是不錯,但是成本太高,市場不受歡迎。這東西到現在每一個投入的公司都沒有回本,請問為什麼要搞這東西?日本玩這塊的都已經賠到脫褲,為何台灣要繼續呢?

因為企業可以節稅。還有學界大家可以拿到很多研究計劃。
對產業有幫助嗎?誰賺到錢了?

再如蝴蝶蘭產業,比如金車、英業達、日月光投入了大量的資金發展進入蝴蝶蘭產業,請問有賺錢嗎?當然沒有,賠得一塌糊塗,但是跟所節的稅比起來是不是損失呢?大家可以去查查看。

更別說政府雖有政策與公權力作為武器,卻不乏人員因缺乏專業知識,外行統領內行的情況了。比 如南部某前縣長,到荷蘭考察後覺得荷蘭溫室超棒,花數億元引進給台灣農民使用,結果變成烤箱,農民苦不堪言,這樣類似的問題一再發生,相關人員有肩負相應的責任嗎?沒有。

政府還有不少錯誤的規劃案造成農民損失慘重。 因為政府推薦的規劃學者自身能力不足,建了錯誤的溫室,選了錯誤的標的作物,溫室蓋了之後才發現東西長不出來。政府補助溫室一半的錢 200 萬,農民自付 200 萬與其他生產成本。這些都賠掉了。

這種事在荷蘭是要吃官司的,因為學者沒有規劃能力,連蓋好後種不出來都不知道,這是瀆職罪,在台灣呢?沒事。

再說另一個例子,農委會防檢局搞出來的大包:台灣的蝴蝶蘭在產業界跟政府的努力之下,好不容易蝴蝶蘭的大苗可以帶介質賣到美國。以前賣大苗到美國是要把介質去掉裸根,為的是介質裡面藏了很多外來種的蟲,美國不能接受。

台灣的產業界努力改善溫室,贏得美方信任,美國後來接受了可帶介質,大大降低輸美的成本,因為裸根會傷到植株,須要額外的時間與成本讓植株復元。

結果台灣官方把這樣的成就拿去跟澳大利亞政府談,澳大利亞也接受台灣的蝴蝶蘭的大苗可以帶介質賣過去,結果第一批到那邊檢役沒過,就被銷毀了,台灣的信用產生大問題,澳方對此非常不滿。

為什麼?因為台灣的官方把輸澳溫室的規格用輸美的規格充數。不幸的是,美國在意的蟲跟澳洲在意的蟲不一樣 ,有一種更小的蟲比如花薊馬,美國可接受,澳洲不行。因為澳洲要求完全不能有任何的蟲害。所以被查出蟲的蘭花,只能銷毀,其他沒事的蘭花被查得不成蘭樣,影響了品質,也影響了訂單。

花薊馬 與當初輸澳溫室成功,農委會大書特書來宣傳相比,驗收沒過這個醜聞最後沒有報出來,大家當沒事一樣,農民蒙受了損失,但官方人員沒有受到任何懲處。 台灣政府的烏龍很多,這只是冰山一角。

 

第三個,農民的視野與素質問題:

因為學界本身的問題,政府舉辦再多的訓練班,輔導班,給農民的資訊也不見得是正確的。甚至產生了嚴重誤導,農民回去照作後,種植失敗,血本無歸。

另外,政府在錯誤的項目下使用補助款,不僅沒有帶起產業的能力,也造成了學界的顢頇。當農民發現,自己種的農作物一旦有個政府的補助,收益是正的。結果有許多農民不是想辦法把自己的作物種得更好,而是想辦法拿到更多的補助。時間精力拿去農會搞政治,而不是放在自身栽培的技術提升上。

至於謊報與詐領補助款,還有賄賂審查者以致拿到補助款,這已經不是只有農業存在的問題了。

要改善補助款運用問題,應該要有確實的稽核制度與可靠的專業稽查人員。結果認真作事的人員往往被當作不受歡迎人物,大家聞風而避,任何的稽核案都不請他。連官方自己也覺得太認真稽核會帶來大家的麻煩,自己也沒有業績,因此不敢找認真者稽查。

再說計劃經濟好了,每年不乏有很多新聞說某某作物盛產,價格爆跌,農民血本無歸。大家每次都在喊政府要進來幫農民規劃作物,不要大家都一窩瘋。這部份政府其實頗努力在作,但是「大多農民不願接受規劃」,也就是今年柳丁賺,我就要種柳丁,我也知道大家都種柳丁明年會 gg,但政府應該去「規劃讓別人不要種」,而不是來管我。甚至去找議員與立委去向政府施壓,不讓政府管。那你們 gg 要怪誰呢?

第四個,產業界弱小無能問題:

在學界普遍不行,政府問道於盲,高科技農業技術門檻太高的情況下,大企業對農業這塊興趣缺缺。就是有興致盎然者,了解實情後大概熱情也消散了。

剩下的產業界,大多是四五十年前爺爺那代就在作農的,第二代三代回來接班苦撐者。這批人沒有受過嚴謹的農業專業訓練(因為我們的學界也不具備),只能靠長輩的人脈跟經驗掙扎過日子。當荷蘭與以色列的第二代第三代,坐在辦公室運籌帷幄,意氣風發地指揮底下一大批科學家,企畫與業務人員的同時,我們的第三代多得是在田(或溫室)裡拔草抓蟲的。

沒有資金,沒有資訊,沒有國際觀,沒有技術,就算拿得到一堆補助,用在錯誤的發展方向,一樣是 gg 沒二路。或是要很辛苦地輸出勞力,搞精緻或有機農業,賺一點小錢,永遠不可能走入真正高門檻的「高科技農業」,因為我們的學術界不行。

最令人失望的是,我們的學術界有非常多人自己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行,整天混吃等死搶補助。要是我們的學術界很行,請問一下,這三十年來台灣農業行在哪裡?蝴蝶蘭王國可以搞到凋零,學界要負多大的責任?

結論:

台灣的高科技農業界在現在的學術氛圍下是沒什麼希望了 ,政府用的幾任農委會主委,大多是唱高調,搞政治之徒。在高科技農業方面,沒有務實經驗,沒有產業經驗,外行領導內行,口號喊得比實事多,只知制定政策,不知如何執行。執行也找不到適合的對象。

真的要對台灣農業有熱誠的年輕人,想要學高科技農業,爭氣點,把語文學好,去荷蘭唸,那邊是台灣缺乏的希望所在。 在台灣大學唸農業,如果你一心想搞高科技產業,那就是葬送你的青春,浪費你的時間,甚至給你一大堆錯誤的觀念。已經上農學院的學生,請早一點妥善規劃自己的人生, 要在這行混要有覺悟,農業很廣,不是高科技也可以走,喜歡就繼續下去吧。

只有深入了解這一行,抱持著說不完的期望,從理解現實中產生無數的失望,才能寫出如此沉痛的文章。更沉痛的是, 台灣有真正的農業人才,國際的植物生理學與溫室環控大師,是台灣的國寶與驕傲。被中國與荷蘭當作寶,重金禮聘求教,但在台灣農業卻沒有太多舞台可以發揮。因為想幹實事,而在政府與學界不受待見的關係。

要我把辛苦賺錢的稅金,給這樣的政府與學界去搞公費生?說實在的,我很不願意。

(本文經原作者 ga037588(丹楓)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Re: [問卦] 農業公費生 (發錢)〉。)

延伸閱讀:

你知道台灣的耕地三分之一都在休耕嗎?不只是食安,台灣農業已「塌了半片天」
再也不用吃冷凍蔬菜的三色豆! 民進黨立委蔡培慧:推動《農業基本法》重視台灣農業價值
農業技術曾是台灣引以為傲的瑰寶,卻在這些人的操弄下流入對岸的口袋
躲在兩岸農業交流下的八卦事:頂新利用「照顧臺灣農民」名義,見縫插針、大撈油水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