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是政治,不是信仰】用《灌籃高手》中安西教練的一句話,打醒還做白日夢的台灣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貿易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再加上港版國安法等議題,讓世界兩大強權間的衝突日漸升高。據《中央社》報導,在六四天安門事件 31 週年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會見了六四參與者王丹等人,此舉不僅大踩中國紅線,更恐讓中美關係更加冰凍。

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日前刊登了北京學者的評論,提到中美若發生戰爭,觸發點就在台灣;面對如此嚴峻的國際情勢,加上兩岸間的糾纏,台灣該怎麼做才不會淪為犧牲品?若真的發生戰爭,台灣的軍隊和作戰策略準備好了嗎?(責任編輯:徐子捷)

為什麼要放安西教練請詳後。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文/王立第二戰研所

因為看來局勢這樣下去,擺明就是要逼台灣當個起火點,大概算一種投名狀吧,而且能否撐到美國選完還不知道。所以先來當隻烏鴉,把該說的話先說一說,免得台灣人有一堆幻想。

筆者這篇,是屬於悲觀性質的論述,先講清楚比較好。做最壞打算、最好準備,不能只有前半沒有後半。

蔡英文上任後,戰略指導仍未恢復正常

台灣的整體戰略問題,從陳水扁上台後開始歪掉,雖說這是黨國遺毒之一,但事實就是歪了,但歪歸歪,至少被迫開始軍隊國家化,真正的痛苦是馬英九開始,全部被破壞的亂七八糟。

這道理說穿了非常簡單,台灣的軍隊建置,數十年來的第一假想敵就是中國解放軍,從沒有改變過半次 ,但身為政治最高指導層,若全部都是投降主義,這對國家社會將造成什麼影響,這幾年我們已經親身領教了。

本以為蔡英文總統上來後,整體戰略想定會恢復正常,但顯然八年破壞太過嚴重,而蔡總統本身對軍事完全外行,難以下達正確指令也是問題。這導致第一任過完了到現在,我們始終沒有一套「具體的終戰指導」。

何謂終戰指導?這不是一條「為中華民國生存而戰」的虛幻標語,而是必須寫在計畫中的大方向,而且終戰指導也絕對不是一種超大的概念,是非常具體的一條條項目,在過去是由層峰招開的國安會議去指示,沒事就得要找各部會與重要將領討論,根據實際能做的與可以做的,去制定一項項指示。

現在就是沒有,應該說被馬玩爛了,問了問現在的中間參謀幕僚,全部都是沒概念,看來傳承都消失殆盡,這個比較恐怖。

這邊來解釋一下何謂終戰指導,簡單說就是一套套的劇本,根據台灣的實際狀況,去制定的各種情境應對。舉一個簡單例子,各位會比較容易懂這在戰略上指的是什麼。

狀況:共軍假借演習名義,在金馬集結顯然超出演習規格的軍力,足以完成入侵行動。

請問各位讀者,你們會覺得怎麼辦?若你的想法,就是該不該撤守,守個幾天之類,然後本島可以宣布獨立怎樣,那筆者可以肯定你不知道。

圖片來源:wikipedia

戰略應對並不是若A則B那麼簡單

戰略上,這代表你要設想的是多套結果,從解放軍入侵徹底失敗,到國軍幾乎棄守直接投降,各種狀況強度的劇本都要想好。然後,我們在政治面上,針對各種強度的劇本,又有怎樣的應對。

具體點來說,就是假設解放軍入侵前與入侵後,我們各個部會將會啟動怎樣的反制措施,農委會開始國內糧食調控沒,財政部對外匯是否進行管制,根據演習的劇本,各部會哪一些負責人要馬上進駐衡山,手上有沒有一本預想好的各單位專業想定,萬一出事誰掛了,哪一個遞補的要進去。

軍隊就更不用說,金馬被攻擊後,全體軍人招回就不用問了,要不要開始招集後備軍人,又何時開始,海空軍將進行多大的反制,要攻擊哪一些目標。這些反擊,有哪一些是必須要請示上級或層峰,執行單位被授權到何種反擊程度,又有哪一些狀況跟目標是可以自行決定的。 這些都要「想」,所謂孫子兵法的廟算,指的就是這種平日沒事就得要寫一些劇本,並隨時根據當前國際與政治局勢去修正,不是想當然爾如此。

當你開始有做這種準備,你自然會發現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例如台灣宣布周邊海空禁航,那麼有多少海空軍可以執行攻擊解放軍入侵部隊,又有多少可以進行防禦截擊,還有多少要進行驅離無關他國載具的任務。台灣的軍人數量能否圓滑的進行這些任務,作戰、休息的輪替,飛官比飛機多時,啟動哪一種方案,飛機比飛官多,又要怎樣進行調配。

這沒那麼簡單,如果是戰時經濟管制,那麼從原物料的進口到儲備,哪一些工廠要被徵用,生產序列怎麼排,運輸到軍用與民用的管道暢不暢通。一旦進入後備招集,工廠是否會缺工,要怎樣緊急徵集勞工,薪資與福利該怎樣處理。又還要考慮,哪一些生產工廠可能會被攻擊,有沒有找夠多的工廠可以排序,被攻擊後的修理速度來不來得及。

當進入戰時體制,現役軍人進入作戰位置,那麼又有多少民防組織可以調度,用來防止第五縱隊的破壞。警力足夠嗎,武器裝備足以應付嗎?哪一些目標會是第五縱隊優先處理,防禦該怎樣加強,重點設備的周邊如何設立管制站,要幾層防備,這些人力從哪邊調集,會不會影響一般治安。若第五縱隊選擇到處放火爆破,存心破壞一般人民生活,應該怎樣處置,是否要趁解放軍對本島沒有攻勢前,先行使用正規軍鎮壓等等。

好的戰略規劃者,會告訴你各種可能性,然後讓各單位部會去腦力激盪。在思想與紙面作業之後,會查訪相關所需的資源,研究與判斷是否足以使用。若可以的話,下一步是什麼,若不行的話,又該怎樣修正跟回饋資訊。這些筆者在戰略專欄那邊都寫過,寫計畫沒有那麼簡單,必須常常撰寫,以保持靈活的思緒。

想定劇本的困難,在於你的想像力,你曉得的常識對其他人來說可能不是,另一個專家的日常,你或許一生都碰不到。還需要不同單位相互交流,才能了解大家的難處,並隨現實狀況不斷修正。

最害怕的狀況,莫過於一種「只要解放軍用 A 計畫,我們就用 B 計畫去應付就好,這絕對沒問題。」

筆者必須很嚴厲的說,當你腦袋瓜出現這種絕對沒問題的想法,那就輸了。這道理不管是在國家戰略,還是單純的工廠公司營運都一樣,真的有經驗的人,都會保留很大的彈性空間,因為我們知道「天殺的,你以為不會出現的狀況就是他媽的會出現」。

莫非定律:凡是不會發生的,必定會發生。

圖片來源:擷取自 YouTube 影片。

極端的心態,已嚴重影響國防準備

這不是《孫子》所說的「無所不備,則無所不寡」,《孫子》這句話的真正意義是要合理調用資源。要如何合理的分配資源到該有的位置,就是平日就要花時間去思考、規劃、推演。這只查論文沒有用的,太多狀況都是第一線的人才知道,窩在辦公室不下去走動,絕對寫不出有用的計畫。

筆者的意思是,台灣現在有在做這種事嗎?顯然沒有,這不需要去問內線,若有內線告訴你有 18 套劇本,這騙人的。我們只要問問網路上的朋友,下去訪問一下街頭的同胞,就可以知道我們在心理上完全沒有準備,也不認為需要準備,這種全民不想國防的心態,已經嚴正影響到我們政治高層的行事。

絕大多數的民眾都在兩種極端,一種是解放軍打來就要投降,所以這些煩人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另一種是國軍贏定了,所以幹嘛想這麼悲觀的事情。

這都不健康,絕大部分的戰爭跟國際局勢,結局都是介於兩個極端之間,而會被逼到很偏一極端的情況,往往是因為民眾被媒體洗腦到以為只有極端結果,所以對任何想要解決問題的方案,都本能的排斥跟反對。

一點都不難懂,會來看筆者廢話的讀者,請自行想想,網路十幾年下來,是不是兩種人最多:希望有個天師指點迷津,我們照著做就好,萬一這個不準就找下一個,以及只說大概念的名嘴,如百年內中國必敗、台灣必亡,有講跟沒講一樣。

政黑八卦現在還有,你可以發現一直有很大的聲音,是拿著某人十年前的預測,嘲笑他現在狀況沒出現,以及用三年前的判斷,責難他怎麼現在都沒做。拜託,戰略變化在危急的時刻,變化甚至以分鐘計算,哪有幾年過去都不准變化的。

台灣社會這種找天師膜拜的心態,嚴重阻斷我們思考各種具體方案的可能,更糟的是也讓我們對政治人物有錯誤的期待,認為選對人就可以全部交給他,不管他做的再爛都要信到底,絕對不能有一丁點的否認。

這是信仰,不是政治。

台灣的終戰指導,細節你不想懂也沒關係,但至少大的範圍要知道。就是當出現某一種狀況時,我們應該在政治上進行哪一種反制,若要打則要打到哪個條件出現後喊停。如果我們喊停,對面不想停,那又該怎麼應對,第二條線要畫在哪裡等等。

再提醒一次,不要有那種極端思考,不然你會得到台灣抵抗到最後一人,或是反攻大陸直到北京被攻陷,這種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狀況。 依照不可能實現的狀況去逼迫政客做事,下場就是我們前幾年的政治衝撞,一大群天真可愛的民眾,幻想只要不合他意見的都是民粹,必定是被資本家洗腦欺騙,導致大批民眾的大腦被中國資訊戰分化,差一點國家淪亡。

想要更上一層樓,就要先承認自己的愚蠢,這不是我講的,安西教練多年以前就對櫻木說過了。

做戰略研究的第一步,就是不要成為任何一個人的鐵粉。

推薦閱讀

【中美戰爭觸發點在台灣】中共官媒釋訊息警告美國,北大學者:中美確實都在準備打仗

「文統無望,只能武統」—— 台灣問題不屬中國內政,是中美問題!解放軍將領一席話引台網友讚:腦袋清楚的明白人

【防疫國際關係戰,台灣險落陷阱】一邊掀網戰一邊私下聯繫外交駐館,譚德塞玩弄台灣兩面手法

(本文經原作者 王立第二戰研所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piqsels,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