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專欄】「這不是教育,是在糟蹋毀掉一個人」—— 他自曝國中遭歧視經驗,道出台灣教育的盲點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108 課綱上路後,讓台灣的教學體制從填鴨式教學,轉變成翻轉教學。但是這些做法,長期遵從升學主義的學校和家長會買單嗎?

本文作者透過自身的求學經歷與社會觀察,藉由本文與讀者分享,大眾所認為的「明星學校」真的等於辦學成功嗎?(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文/陳冠宇(綠黨竹北市市民代表)

「教育資源」產生的視野差異,有多嚴重?

最近學區爭議在竹北市東區鬧得沸沸揚揚,在此之前,就有耳聞竹北成功國中,是所謂升學率高的「明星國中」。某日我經過此校門口,看到榜單貼著「賀!錄取第一志願達 139 人,平均每班錄取率約 9 人,五科均達基礎以上佔 91%」的宣傳資訊,讓我想起自己的升學經驗,但體諒父母都希望孩子能有好的未來與教育環境,故此篇不是要檢討學區劃分,也不是要質疑父母用心,只是想聊聊以前的求學經驗。

我小時候住新竹市東區,國小讀的是新竹市龍山國小,每到寒暑假就待在家裡寫作業、看電視、出去鬼混渡過,而開學時,老師會讓同學分享暑假做了些什麼,不少同學就會分享去了哪些國家、看到什麼不同於台灣的事物、學到什麼才藝。想當然,我不可能在課堂上分享我看了哪些卡通,長大後才了解,當時班上同學很多父母在竹科上班,除了有強大經濟實力做後盾,對教育關注也頗有餘力,而我媽因小兒麻痺關係,光是靠著賺取微薄收入不讓我餓死,就已經耗費相當大的精力與時間。

而自己第一次出國是在 29 歲,也是我選上民意代表,經濟較為寬裕後才實現。

讀了明星國中的我,感受到的「不是教育,而是羞辱」

我就讀新竹市三民國中,在當時一個年級有 25 個班,一班有 35 到 38 人不等(一個年級近 900 人),所以每次全校集合大約在 2650 人 上下,小時候覺得很有趣,想著要是我們國中跟其他國中互毆,應該會大勝吧?不過我們國中並不是這樣的奇怪學校,而是注重「升學率」的明星國中,所以每次公布班排名、校排名總是我最不開心的時候,因為全班倒數前八,全校倒數前一百的穩定表現,在老師眼裡是非常頭痛的人物,班上總平均會被拉低,就是有我這種學生存在。

而當老師發現教不會,你上課又打嗑睡時,就從「教不會」轉而「羞辱你」,同學看你這麼廢,連老師都帶頭羞辱你,自然就成為部分同學歧視的笑話。

舉個簡單發生過的事:

考試考完,老師開始發考卷唸分數:「王小明 92、陳大華 83、張小君 72 、陳冠宇 53」,老師看著我,帶著鄙視的眼神把考卷扔在地上,當我撿起來的時候再對全班說:「朽木不可雕也!」

下課後,同學會比較分數,有個成績好的同學就說:唉,我才考 88 分,陳冠宇你剛剛考幾分啊?

「我喔,53 分啊~」

我可以感到同學輕蔑的神情,然後回我:是喔……要是我考這分數,應該會被我爸媽罵死(言下之意,你的 53 分 真的爛到不行)。

平時同學也會跟著老師嘲笑說:「練體育能當飯吃嗎?哈哈」

小時候可能比較無感,也可能被羞辱習慣了,但升學環境這樣真的健康嗎?而當時在練體育(射箭)的我,曾脫口說出:我好想拿弓箭射某老師的頭。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的孩子,只因不愛讀書就要被這樣羞辱,我一定會氣到把老師跟校長拖出來教訓一頓,對我來說這不是教育,是在糟蹋毀掉一個人。

長大後,認識不少名校畢業的朋友,他們考前看一下書,就能衝到全班前幾名,有的平常上課還睡覺,這邊我不是要鼓勵不認真讀書,而是讓我認知到「原來讀書可能是一種天賦或技能」,他可能天資聰穎,亦或後天非常努力,但也有人就是怎麼讀書,都不會考試(愚鈍如我),尤其當時學測滿級分 75 級分,邊練體育邊讀書的我,結果只考了 28 級分,按台灣教育體制對學生的判斷,讓我嚴重懷疑自己智商有問題。

如果我當了建中校長⋯⋯

升了大學後,老師分享他求學經歷,他是一位在台大一路唸到博士的教授,跟我們抱怨:「以前不知道建中到底哪裡好?許多鄉音很重的外省籍教師來這裡教書,上課根本都聽不懂,大家都自己唸,甚至自己組讀書會,還不是照樣考上台大。」

現在還是不是這樣我不清楚, 但讓我瞭解到,如果單看升學率,那學測只考 28 級分的我去當建中校長,只要不影響同學們讀書,反正學生天賦好、後天資源豐富,又可以自己讀書,所以應該也會有不少學生能考上台大?(沒有歧視教育專業意思)

反思:教育的本質是什麼?

這問題或許每個人定義都不同,但我目前覺得最好的答案,應該是回溯「教育」英文單字「education」的拉丁文「educo」,為「引導、誘出」之意思,故有「引導成人」、「誘出知識」的意涵在裡面 ,也間接了解西方對教育的看法,不是要賺大錢,也沒有深信會讀書就有幸福美滿人生,而是著重在「啟發」。

這個啟發可能包含對做人處事的道理,或是對知識產生興趣,當然,我知道這太過理論,但唯有先定義清楚,才能知道我們當下做的事情,是否在正確的道路上。

這份榜單,看得出是校方引以為傲的招牌,但如果把主事者調到相對學習資源較為貧乏的竹北西區,是否還能如此自信? 而校方會有這樣態度,除了觀念傳統外,對於追求升學目標的家長,也在無形中推了一把。

就像我在新竹市三民國中時,不少老師會比較分數排名,就是部分家長施壓學校導致,這裡面沒有人是真的壞人,但無形中造就許多錯誤的事情,是值得我們思考及改進。

如果瘋狂追求名校或分數,不是人生的保障,那請問家長、師長、學童彼此承受的痛苦與辛勞是為了什麼? 長大的我們都知道,一個人要能快樂或順利活在社會上有太多變因,唯有培養出對挫折的「韌性」,對事情努力的「堅持」等等軟實力,才是生存在社會上重要的條件。

我不敢斷言學校就是個高壓鍋環境,但更希望大家擺脫「升學至上」的迷思,不是教育專家的我,自然不敢用「指導、命令」來苛責任何一位教育產業第一線人員,請把這當一個故事或經驗分享就好。

最後,如果有孩子看到這篇,恰巧你也跟我一樣功課不好,也曾失落、懷疑自己活著的意義,但 請你不要放棄自己,只要不斷思考與嘗試任何可能性,即便不是學校認定的優秀學生,請你相信我,在社會上「百工百業」裡,一定能找到屬於你自己的一片天。

《補充說明》
1. 以上提及學校內容,可能是部分師長所為,不代表全校教育人員。
2. 小時候學區本在三民國中,因母親在龍山國中當殘障約聘人員,校方看她如此辛勞,為求照護方便,故讓我就讀,在此很感謝當時的決策者。
3. 圖片是想解釋自己觀察到的循環,勿有過多聯想,如有錯還請海涵。

推薦閱讀

【綠黨專欄】藍綠兩黨 1 年可拿 2 億補助款!破解台灣金權政治的第一步:降低「政黨補助款」門檻

【綠黨專欄】「囤房稅」根本無法打房!別忘了供需的基本原理:房東能直接把「稅金」轉嫁到租客上

【綠黨專欄】「炒作農地,也炒掉世代正義」──台灣食安隱憂:「工廠長在農地上」讓汙染直接進農作物

(本文經 綠黨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明星學校的產生,真的是辦學成功嗎?〉。首圖來源:pixaba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