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力議員廖子齊專欄】工廠排廢水很難抓?有趣的是:稽查人員查不到的元凶,鄉親們卻一清二楚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隨著社會發展,大量的工業、農業和生活廢水排入水中,台灣各地的河川都不乏出現水污染的情形。不過,立法院在 2018 年 5 月時,已通過《刑法第 190 條之 1》的修法,把排放「有害健康物質」廢水的行為視為「環境刑法」一部分,盼能藉此對廠商產生實質的嚇阻力。

不過,立法過後真的有為環境帶來改變嗎?時力議員廖子齊透過自身的經歷與讀者分享,新竹香山正面臨什麼樣的環境汙染問題。(責任編輯:徐子捷)

工廠排廢水示意圖。圖片來源:Needpix.com

在產業發展與環境永續間,如何取得平衡?

前年 12 月,在我就任議員前夕發生了 汫水港溪(海水川溪)污染事件 ,這幾天可能有鄉親注意到,已經停業大門深鎖的鑫磊廠區,又再度有卡車進出,別緊張,這是在清運當時溪底的污泥,數量多達 4000 立方公尺,這段日子在廠內堆得像座小山,預計要在 4 月 17 日清理完畢。前幾天我們團隊去鑫磊了解狀況時,在那裏的天空看見了鷹,這就是香山,還保有豐富生態和自然環境的我的家鄉。

回想起污染發生時我接到鄉親的通報,雖然當時我還不是議員,還是立刻趕到現場了解污染的情形。

盡快清除溪中的污染水體以及生物遺體,以及嚴懲廠商。這兩個訴求是我當時就向市府要求必須立刻做到的事。然而,事發隔天我看到的是市府不但缺乏保全污染證據的觀念,放任業者去清洗溶劑已經「漏」完的桶槽,造成後續調查釐清責任的困難,市府第一時間的聲明也直接引述業者的說法,認為這是「非故意的排放」,就像過去我們看到每一次污水或空污的排放都是過失一樣。

這一次,我們和鄉親都沒有再姑息縱放污染者,在持續的社會關心下,我們除了要求市府該展現堅定究責的態度,應主張新修的環境刑法 190 之 1 嚴辦廠商負責人,同時也舉辦了汫水港溪污染事件的地方說明會,找來了專家和市府官員,共同向鄉親說明事情的發生經過以及之後的法律責任和環境復原應如何進行。

一年多後,造成污染的業者鑫磊已被環保局依《水污染防治法》開罰 250 萬,並要求抽走污染水體及死魚清除。 負責人也被移送法辦,依公共危險罪嫌被新竹地院判刑六個月,併科罰金九十萬元,原本堆置在廠內的污泥也終於要清運完畢了,只剩證據保全的桶槽內廢液還在等待依法清除。

看起來事件即將落幕,但是污染環境的戲碼完全落幕了嗎?

工廠排廢水的元兇很難找?稽查人員總查不到,鄉親卻一清二楚

還沒當議員前,就常聽鄉親說,哪間工廠又在偷排廢氣了,或是哪間工廠又趁著大雨偷排廢水, 而最有趣的就是稽查人員趕到時總是找不到元凶,但是問鄉親都知道是誰幹的 ,這次鑫磊的事可能只是少數能成功懲罰到污染者的幸運個案,當議員這一年來,我變成從市府到鄉親口中「那個很關心環保的議員」,甚至常常為了環保的事情讓市長覺得我難搞。

其實我不反對發展,也不是想讓業者都活不下去,只是這裡是我的家鄉,更保留了新竹市大部分的綠地、自然環境和生態,選擇適當的區位發展工商業,保留優良農地與自然環境,我相信我們做得到,而 發展與環境的共好,才是香山的真好,香山好新竹才會更好,請和我一起來努力。

推薦閱讀

【時力議員廖子齊專欄】女騎士為閃違停「遭輾斃」!終結違停亂象得設更多「貨車裝卸專用區」

【時力議員廖子齊專欄】「廢水」灌溉你吃的農作物!中央禁廢水流進農田,工廠卻改用「側漏」合法污染

【時力議員廖子齊專欄】每個人都要生活!台灣最受道德勒索職業:社工有 3 高風險,更有人月薪低於 2 萬

(本文經原作者 時代力量 新竹市議員廖子齊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Needpix.com。)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