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罷韓最後一哩路】罷免如期舉行,50 天後韓國瑜究竟是「韓市長」還是「韓前市長」呢?

【為什麼我們選這篇文章】

還記得罷韓案嗎?疫情遮擋了罷韓案的新聞聲量,但韓國瑜的市長寶座保衛戰沒有因為疫情就停歇。

中選會 17 日下午正式宣布,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投票將在 6 月 6 日舉行,同天稍早,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韓國瑜停止執行罷韓案的聲請。只剩 50 天,如果高雄人再度創造歷史通過罷免,韓國瑜將會再度「寫下歷史」,成為台灣民主轉型後,首位遭罷免成功的直轄市首長。(責任編輯:梁雁)

中選會通過罷韓案,確定 6 月 6 日辦理罷免投票。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高雄市長韓國瑜認為罷韓案偷跑,日前聲請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沒有急迫到非得跳過訴願先行程序,而立即為暫時性保護措施必要性,今天裁定聲請駁回。本案可抗告。

法院駁回聲請:欠缺為暫時性保護措施的權利保護要件

中央選舉委員會於今年 1 月 20 日發出「中選務字第 1093150038 函」,以罷韓領銜人陳冠榮為「高雄市第 3 屆市長韓國瑜罷免案」所提出的提議人名冊,經查對已達法定提議人數,函告領取連署人名冊格式,續行連署罷免等相關程序。

韓國瑜認為原處分損害其權利,向北高行聲請停止執行及定暫時狀態的處分 ,並先位聲明「原處分於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終結前,停止執行」;備位聲明「禁止相對人針對陳冠榮等人於 108 年 12 月 25 日提議的罷免案續行罷免程序」。

北高行首先認定 中選會認定罷韓案已達法定提議人數的處分性質為行政處分,且認定韓國瑜欠缺為暫時性保護措施的權利保護要件 ,其先位聲明不應准許。

《BO》編按:暫時性權利保護機制 主要分為 保全程序 停止執行 兩種類型。前者多見於確認訴訟及撤銷訴訟,以排除不利益;後者則為確保當事人獲得利益,較常見於一般給付訴訟、確認訴訟及課予義務訴訟。韓國瑜此案則屬於後者。

法院認定訴願機關無拖延,本案沒有急迫性

北高行指出,韓國瑜向訴願機關提起訴願,並 申請停止執行至今僅 1 週 ,迄今並未遭到訴願機關為拒絕的決定,且亦 難認訴願機關有無故延遲作出決定的情形

此外,本案並無「執行時點迫近、一旦執行完畢,即無客觀可行的保全手段,致暫時性保護措施為無意義」的情形。因此,沒有「緊急迫切到非得逾越(或跳過)訴願機關的先行程序,而由本院立即為暫時性保護措施」的必要性。

換言之, 本案並無「經訴願程序處理,可能會耽擱行政法院最終受理及審查保全請求之時效性」的情形 。故韓國瑜欠缺為暫時性保護措施的權利保護要件,其聲請不應准許。又因本件聲請不具備前述要件,故其餘要件也就無須審酌。

備位聲明部分,北高行表示,依行政訴訟法第 299 條規定意旨,得請求停止執行而獲致暫時性保護措施者,即不得聲請為行政訴訟法第 298 條的假處分,故韓國瑜請求北高行禁止中選會針對陳冠榮等人於 108 年 12 月 25 日提議的罷免案續行罷免程序,也無從准許。

韓抗告:希望最高行政法院撥亂反正

高雄市長韓國瑜陣營認為罷韓團體「連署偷跑」,經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今天被駁回。韓國瑜透過委任律師葉慶元表示,將會提出抗告,希望最高行政法院撥亂反正。

公民團體發起罷免韓國瑜案已經高雄市選委會二階審查通過,中選會今天下午將召開委員會議,一旦公布成案,依選罷法要在 60 天內辦理投票;估計 6 月投票,日期仍待中選會公布。

韓國瑜陣營認為,罷韓團體在未任滿市長一年就進行連署是偷跑行為,日前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天認為,本案沒有急迫到非得跳過訴願先行程序,而立即為暫時性保護措施必要性,裁定聲請駁回。本案可抗告。

韓律師認定不需先等訴願機關拒絕才可停止執行案件

韓國瑜下午透過委任律師葉慶元表示,雖然還沒有收到駁回裁定,但是會開始撰擬抗告狀,希望最高行政法院能撥亂反正,糾正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錯誤見解。

他指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新聞稿中說明:「聲請人向訴願機關提起訴願,並聲請停止執行至今僅一週,至今並未遭到訴願機關為拒絕的決定,且亦難認訴願機關有無故延遲作出決定的情形。······『沒有緊急迫切到非得逾越(或跳過)訴願機關的先行程序,而由本院立即為暫時性保獲措施』的必要性。」

葉慶元表示,對於法院駁回的理由感到困惑,依照行政法院的慣例,針對停止執行案件, 向訴願會提出後,並不需要等到訴願機關拒絕,也不需要等待一定時間之後,才可以向行政法院聲請停止執行 ,也與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慣例不符。

他說, 韓國瑜是 4 月 6 日透過中選會向訴願機關聲請停止執行,至 16 日已經 10 天 ,並非僅有一週,訴願機關至今都無任何回應,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此一駁回聲請的理由,顯然與慣例不符。

罷免投票在即,韓批中選會非中立機關

葉慶元進一步說明,中選會今天下午就即將做成罷免活動將於 20 日至 60 日內舉行的決議,最快在 5 月即有可能舉行罷免投票,本案顯然客觀上有急迫情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所謂本案客親上沒有急迫性的說法,令人費解。

葉慶元說,本案考量的是地方自治權與人民罷免權,罷韓團體在韓國瑜任職不到一年就違法宣傳、連署罷免是否合法,這個官司可能進行 2、3 年,若韓國瑜勝訴卻被罷免,韓國瑜的損失該如何回復;但若本案停止執行,對罷韓團體損失的就是 4 個月時間,只要罷韓團體立刻再進行連署,今年內還可以再次提出罷免,基本上沒有損失。

至於中選會尚未處理訴願案,今天下午又要討論罷韓案是否成案,程序上是否有疑慮,葉慶元表示,這要問中選會,在高度爭議的狀況下是否要暫緩,但從公投案跟中選會交手的經驗看來,中選會已經非獨立行使職權的中立機關。

推薦閱讀

【韓國瑜上法院聲請罷免提案無效】因為疫情趨緩的罷韓民意,會因此再度沸騰嗎?

「我韓國瑜願受高雄人裁判」—— 韓 8 個月前力喊直球對決,現用「潑糞戰」擋罷免、軟腳不上質詢台

【藍營想幫韓只會越幫越忙】罷韓連署書將達 45 萬份!藍營看似幫韓國瑜緩頰,實際只是不讓「韓粉」灰飛煙滅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韓國瑜聲請停止罷免 遭法院駁回〉。首圖來源:中央社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