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驗室跟武肺病毒打仗】「痰液檢體」堆積如山!值班到嘔吐,醫檢師寫信曝「吞藥撐到下班」日常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在台灣仍不見緩解跡象,當一線的醫護人員為我們防範武肺病毒時,醫檢師也位居第二線默默守護民眾健康。

醫檢師除了每天都在實驗室內分析檢體,極易與病毒「親密接觸」外,他們原先就有其他需檢驗的病例,這次疫情更讓他們的工作量大幅增加。醫檢師的日常長什麼模樣?就從一封醫檢師親寫的信,瞭解他們的二線抗役歷程。(責任編輯:黃梅茹)

圖為實驗室中的研究人員,首圖來源:總統府 , CC Licensed。

文/醫檢師投稿自「急診醫師的眼睛」粉專

#醫檢師朋友的來信

因為武漢肺炎的篩檢,我們醫檢師這邊只要收到疑似個案的檢體,就要先做「消毒前處理」才能分發各個 lab 操作。(《BO》編按:此處的檢體為「痰液檢體」。)

醫檢師人力永遠吃緊,就算累到掛急診仍得繼續戰

所謂消毒前處理就是我們穿戴防護裝備,包含本身工作服、防水隔離衣、n95、外科口罩、髮帽、面罩、鞋套⋯⋯,再進到污染區做檢體的初步消毒作業⋯⋯其實如果只有這樣是 OK 的,我們還有自己原本就很多的線上檢體要操作!但 只要一接到有疑似檢體送來,就要趕快做好手邊一段落,去消毒,穿脫加上消毒流程至少需要 40 分鐘 (2 隻檢體),疑似個案更多的話,即便我們動作已經很快整個流程下來還是得做到將近兩個小時。

做完一大批我們還是不能休息,因為原本線上的檢體會持續累積,連喘口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就要趕快消化線上檢體⋯⋯因為中間可能有急診也需要我們的報告。

更嚴重的是目前擴大篩檢,我們一個班別(1 個人)不可能只有一批疑似檢體,可能在不同時間點來 3 批甚至到 5 批,也可能到更多。每次都要「重新」穿脫然後做消毒,然後再衝回去消化線上檢體。我們同仁有請上層主管建議希望能擴大人力,但得到的回應都是「人力不足,沒辦法⋯⋯排不出來」,造成目前檢驗部一個班別就是只有那位當班兼輪值醫檢師去消毒。

我已經因為連值 3 天這個班⋯⋯焦慮到暈眩嘔吐不止,還在當班期間衝去掛急診, 醫師建議我留在急診打點滴休息,但我不行休息⋯⋯因為組內當班只有一個人,一休息消毒跟線上檢體全部會停擺,所以吞幾顆藥再回去繼續撐到下班。

我想每間醫院都是差不多的情況!因為醫檢師人力真的卡得很緊,消毒這種工作不可能排出多餘人力,只能強行配給值班人員吸收。線上醫檢師真的是把自己奉獻給醫療體系,我相信從事醫療人員都有強大的使命感,但是醫檢師的曝光度、重視度真的少到可憐。

我和我朋友們有盡力在平台上留言讓民眾知道醫檢師也是對這次疫情奉獻心力,但我們力量實在是太小了很難引起迴響,醫檢師的工作量跟待遇不成正比,艱辛的環境也讓醫檢人才離開醫療體系。線上醫檢師真的是把自己奉獻給醫療體系,我相信從事醫療人員都有強大的使命感,但是醫檢師的曝光度、重視度真的少到可憐⋯⋯

我和我朋友們有盡力在平台上留言,讓民眾知道醫檢師也是對這次疫情奉獻心力勞力,但新聞媒體焦點很少有真的去報導醫檢師,民眾也不清楚醫檢師的工作內容,我們力量實在是太小了,很難引起迴響希望白醫師可以幫我們醫檢同仁們聲援一下,謝謝白醫師!

延伸閱讀

【台醫師創「防疫神器」罩全球醫護】半小時、2 千元就自製完成!花蓮醫公開設計圖讓「美國醫界搶問」

【陳時中深夜 PO 文惹哭網友】鋼鐵部長 544 字公開信致醫護人員,4 度保證要「護理人員安心」

你還記得這些名字嗎? 17 年前他們為台灣人犧牲:紀念 SARS 事件殉職醫護人員

(本文經原作者 急診醫師的眼睛(白永嘉醫師)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醫檢師朋友的來信 〉。首圖來源: 總統府 ,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