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力專欄】邱顯智:修正紓困條例 4 缺失,讓全民做陳時中最有力的後盾!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為因應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而制定的《紓困條例》,在 3 月 25 日上路滿一個月,其中第七條因被指揮中心引用,作為對明知故犯者開罰、公布姓名的依據,而引起討論,對此包括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等在野黨都認為應該推動 修法 。行政院發言人 Kolas Yotaka 25 日時 表示 ,政院認為 7 條並沒有空白授權的疑慮,不過仍會尊重立法院決議。

若要推動修法,應該怎麼修才能讓台灣在防疫與民主法治底線的兩難下得到平衡?本文作者立法委員邱顯智從立法專業提供完整分析。(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文/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 邱顯智

3 月 24 日這天,東奧幾乎確定延期,英國停業封城,台灣的疫情正步入最關鍵的兩三週。(《BO》編按: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 24 日晚間與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達成 共識 ,決議東京奧運延期一年,時間未定。)

對於這些世界各國已經有採取的措施,立法者不能把責任通通推給紓困條例第七條,或推到有權發布緊急命令的總統身上。立法者有立法者的責任,該修法就要修法。

因此,時代力量參考國際條約和全球已經採取的相關措施與法律規範,提出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希望各黨派的委員,能夠支持這樣的修法方向,給指揮中心充分的法律工具,安心繼續拚防疫。

先不太簡單地說明草案的特徵:

「應變處置或措施」的條件(第七條第二項)

我們參考了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的規定,明定現在空泛到幾乎空白的「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至少必須符合下列三種情事之一:

  1. 科學原則。
  2. 存在對於人類健康危險的現有科學證據;此類證據不足時,應有來自世衛組織和其它相關政府間組織和國際機構之現有資訊。
  3. 世衛組織任何現有特定指導或建議。

事實上,指揮中心所採取的措施,當然是依據科學與相關資料判斷適合防堵疫情的作為,因此這樣的立法並不會讓防疫造成任何程序障礙,反而在法制上能避免過度空白的不必要質疑。

「應變處置或措施」的明確化與程序控制(第七條第三項)

具體授權指揮中心,得發布重大影響人民權益的處置或措施。 像是停班、封城這類的應變處置措施,由指揮中心報經行政院核定後發布,讓各部會能一致配合,避免現在對於相關指令各自解釋的狀況繼續發生。

另外,針對影響人民權益重大的措施,同時採取時間和程序上的控制。除了期間上不能超過 14 日(當然可以延長),也要在發布或延長後 10 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

明示人民有提審的權利,法院可以介入審查(第八條之一)

大法官在司法院釋字第 690 號解釋,就要求建立受隔離者或其親屬,不服時可以及時請求法院救濟的制度。在提審法通過施行後,如果人身自由限制程度達到逮捕、拘禁的程度,依法本就可以依提審法規定請求法院提審。這次疫情中,法界也有提出討論。為了避免疑義,我們在草案中直接講明人民有提審的權利。

雖然人民有提審的權利,但為了因應防疫需求,增加法院遠距離訊問的特別規定,避免防疫資源與人力的浪費和疾病傳播風險。

適度延長非台灣人停留與居留期間(第九條之一)

為維護家庭權益並兼顧防疫需求,台灣人的一定範圍內非台灣人親屬(配偶、經註記之同性伴侶、父母或未成年子女),可酌予延長停留或居留期間,不用出國再重新申請入境。

對於合法入境但是逾期停留或居留者,規定在今年 6 月 30 日前自動到案者,暫時可以合法停留或居留在台灣。 避免逾期停留或居留者怕被遣返不敢露面,反造成防疫漏洞。

讓完整的法律成為指揮中心最強後盾!

最後,我想說一下對於這次修法,個人的小小感想。

在憲政秩序之下,對於行政機關的相關作為,立法權可以採用實體或程序控制,時間點上也可以採取事前或事後控制。 傳統上當然很看重事前、實體的控制,因此有諸如法律保留原則,還有相關的授權明確性原則等一般法律原則。 然而,在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財政經濟上發生重大變故的特殊狀況時,憲法上有總統緊急命令的制度作為因應。總統可以因為例外狀態的存在,暫時性的懸置部分法制。

事實上,這次的中國武漢肺炎,正是一個緊急危難發生的狀況。疫情的處理,涉及相當程度的專業性與及時性,也使既有憲政理念與制度再度受到挑戰。 要不要行使傳統的緊急命令制度,或是立法者在這時候也能有更積極的作為,來面對可能成為「常態」的風險,將一些法律制度先建立起來。

我的立法策略是,透過事前的條件和程序控制,還有事後的程序控制,為防疫的緊急措施,補上法律上需要的部署。

當然,這份草案並不完美,甚至作出了一些比較為大膽的嘗試。然而,從先前 SARS 的封院爭議,到大法官釋字第 690 號解釋放寬法律明確性原則的要求,可以觀察到,憲政秩序已經因為現代社會的變遷產生變化。這次的立法草案,雖然是為了因應肺炎疫情的特殊狀況所生,但同時也是我從立法者的角度,提出了我國法制變遷方向的憲法對話。希望大家能將這個對話延續下去,讓我們的法律制度、讓我們的國家更加強韌!

推薦閱讀

【時力專欄】「防疫照顧假」真有幫助到勞工嗎?人權律師曝:「有假無薪」恐造成更大風險

【時力專欄】餐飲業在疫情降溫後會自動恢復,但藝文業不會 ──2 特殊性恐讓「撒幣救藝文」變幻影

【時力專欄】拒絕大埔案再現!《國土計畫法》修正案 2 大爭議,讓計畫法變成「破壞法」

(本文經專欄作者 時代力量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超前部署法律規定,做指揮中心最有力的後盾  〉 首圖來源: 中央社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