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游錫堃被恐嚇談歷史傷痕】你的陰影可能是玩具被丟,但他們的陰影是「被鞭打逼供、家人無故被殺」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立法院長游錫堃 4 日突然在臉書 PO 文,說自己在 2 月遭到恐嚇並報案後,質疑北市警方沒有加強巡邏保護,沒想到大安分局瑞安街派出所的所長洪長義在貼文底下 留言 :「本分局及派出所並未接獲您任何報案及製作相關筆錄。台北市巡邏箱已改電子掃描,所以舊的巡邏箱沒有在使用」,而內政部長徐國勇也 「2 月中下旬就已破」,讓游錫堃本人親自出面反駁。

游錫堃 5 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昨天去拍照,那時是空的、沒有 QR code」,強調他個人安危不重要,但很擔心無辜家人的安危,徐國勇這時才出面 致歉 ,表示對游遭 2 度恐嚇並不知情,警政署長陳家欽也 表示 ,對游錫堃家人安全部分的處理有不周之處,目前已要求保六總隊增派人力。

整起案件成了羅生門,且讓外界更不解的,是為何游錫堃會大動作公開自己被恐嚇一事,現在甚至連住家地址也被公布?(責任編輯:徐子捷)

立法院長游錫堃。圖片來源:游錫堃 臉書。

他曾被影射為林宅血案的兇手!從恐嚇事件看游錫堃的「深層恐懼」

雖然大家罵的罵、笑的笑,但其實我可以理解游錫堃的反應,我不是說他處理方式沒問題,只是說我可以理解。就像你的經驗告訴你游錫堃是食古不化或擺官威,而我的經驗讓我看見的,是一種深層的恐懼。

事情是這樣,游錫堃在 2 月中遭到恐嚇後,2 月下旬已經抓到嫌犯,所以徐國勇才在上午有「破案」一說,但前幾天,嫌犯又二度發出恐嚇,游錫堃這才在臉書發文,徐國勇下午親自跟游錫堃道歉,因為他並不知道有第二度恐嚇使游錫堃認為警方無作為。

當然,即使有第二度恐嚇,也不表示游錫堃的反應是適當的,只是我可以理解。大家有注意到在那篇爭議的恐嚇信 貼文 之前,游錫堃 上一篇文章 在寫什麼啊? 他在訴說 40 年前的今天,他被當時黨國控制的媒體影射為林宅血案的兇手。

跟你一起對抗這個極權政府的朋友,母親跟雙胞胎女兒都被殺了,你還沉浸在哀傷中,馬上政府下一步就要把罪推到你身上,你可能就是下一個「被畏罪自殺」的人,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白色恐怖的巨大恐懼,常常成為受難者終身擺脫不了的夢魘 ,例如許席圖在刑求過程中精神分裂治療至今、陳新吉的母親在兒子被抓後,無時無刻都覺得窗外有人在監視、黃溫恭被槍決後,他的母親即使晚年因阿茲海默症失憶,都還記得要牢牢抓著身分證,否則會被警察抓走。

圖片來源:游錫堃 臉書。

你的陰影可能是玩具被丟、游泳時溺水,但他們的陰影是「被鞭打逼供、家人無故被殺」

上個月,促轉會拍了一部以真實事件改編的微電影,名為《無聲之傷》,裡頭黃溫恭的孫女意外發現了家族的歷史,在此之前,他一直以為緊握身分證的外婆只是年紀大了,產生了被害妄想症。

但不是這樣,那些事,都真正發生過,這些傷痛,即使失去記憶都還存在,再怎麼故作堅強也不會消失。

對於我們這些沒有親身體驗過威權恐怖的網路世代來說,可能難以想像這種傷痕吧?我們多數人生命中的陰影,可能是父母失和、可能是在游泳池溺水、可能是心愛的玩具被丟掉,有時候我們覺得這樣就很慘了,但他們生命中的陰影,是被鞭打逼供、是被拔指甲,是家人會無故被殺,是警察三天就查一次水表,一言不合就在你家翻箱倒櫃,你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會成為草坪上被自殺的屍體。

游錫堃就是抱著這樣的恐懼生活著,所以當他第一次收到恐嚇,報案後就無聲無息,接著又收到第二次恐嚇,我可以理解他的舉動。 在我看來,那與其說是憤怒、是官威,不如說是害怕、是恐懼,他寫下「我個人的安危沒有關係,但我的家人是無辜的」,也許在很多人眼中看起來只是矯情,但在他的生命經驗中,卻是無比的真實與卑微。

你當然可以繼續嘲笑他、繼續責怪他,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想提醒大家有過這麼一段過去,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場,回顧他的生命歷程,也許你會願意給他多一點點的體諒 ,改用溫和一點的提醒,而不是用這麼嘲諷的方式,對待一個年過七旬、終身奉獻給這片土地的老人。

推薦閱讀

KMT 跟韓國瑜真的愛中華民國、愛國旗嗎?一位前黨員為國旗自焚,卻換得國民黨 11 年的不聞不問

【台灣基進與時力的不同】基進黨踩穩深綠位置「盼保守選民接受民進黨」,卻面臨 2 困境

【找回母語也是獨立的一種方式】不到 2 成台人願說母語!孟加拉人浴血捍衛母語,台灣卻讓母語走向死亡

(本文經原作者 林艾德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從游錫堃被恐嚇,談我們歷史的傷痕 〉。首圖來源: 游錫堃 臉書。)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