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歲台灣女孩曾當統戰團幹部】被中國洗腦到懷疑「追求民主」就是搞分裂,她曝「覺醒」2 關鍵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武漢肺炎讓全球繃緊神經展開防疫工作,但因中國百般阻撓,台灣仍被世界衛生組織(WHO)排除在外;不過民間機構、台灣世衛外交協理事張珮歆並沒放棄爭取加入。

她近日受訪,侃侃而談自己曾被中共開以 百萬年薪 的統戰過往,更提及身邊許多年輕人,在當時都被中共吸收,她最後如何轉向「堅守台灣主權」?一同來看她的經歷。(責任編輯:黃梅茹)

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理事張珮歆,首圖來源:今周刊 影片 截圖。

文/ 王君瑭

很多人都會講說,這樣一直戳中國,哪天中國如果打過來的話,那年輕人敢上戰場嗎?但現在重點已經不是你敢不敢上去,而是你有沒有意識到,這個戰爭型態已經轉換了?很多人都講說中共的滲透是假的,但它確實確實是存在,因為我自己就真的經歷過。

她原是政治冷感的年輕人,隨之被中國「圓夢計畫」吸引

張珮歆今年才 23 歲,曾就讀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系,也是民間組織「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的發言人,更曾因為赴港參加反送中而爆紅,年紀輕輕社運經驗卻十分豐富,但她卻坦言:「我曾經把自己當作局外人。」

從小就常聽長輩講「政治很骯髒」,並不斷告訴她「好好讀書最重要」,而張珮歆也不負家人期望考上台中女中,政治兩個字在那時候對她來說十分遙遠。直到高二那年,遇上 318 太陽花學運,警察和學生爆發衝突的畫面讓她非常震撼,也是第一次意識到「讀書以外世界,原來有其他事情正在發生」,雖然張珮歆因此開始養成了看新聞爬資料的習慣,但她依然感覺「置身事外」。

「我們學校哪時候有一群學生,包了幾台遊覽車直接跑去立法院,我就覺得『天啊!你們好激進喔!』、『天啊!你們好蠢,明天要考試欸!』那時候我是那種人。」

高中畢業之後,和許多學生一樣,張珮歆也希望豐富自己的人生履歷,非常積極德參與各種比賽與活動,當時朋友分享了一個「圓夢計畫」,只要通過提案比賽,就能夢想成真到中國進行各種參訪交流。

「我的家境很一般,學貸也是自己在背,所以能有機會出國真的非常吸引我,而且不同於有些人覺得跟中國勢不兩立,在我的生命經驗中,跟他們並沒有過節,所以我想要去親眼看看他們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我想要自己做評斷。」

張珮歆是三類的學生,對生醫與醫材特別有興趣,因此當時提案想要去蘇州最大的醫材廠做參訪,但卻被評審委員因「台灣醫療相對比中國發達」作為理由,在評審評分的關卡敗陣下來,所幸後來還有一關是組內學生互評推薦,張珮歆才又敗部復活,雖然無法如願到蘇州參訪,卻因此得到了「幹部訓練」的機會。

她在中國被教「共產思想的好」,她一度懷疑追求「民主自由」的台人被洗腦

在帶團實習之前,張珮歆和其他幹部被招待道南京進行為期一周的「幹部訓練」,不但遊歷了許多南京著名的景點外,也參訪了許多企業園區,讓從小幾乎沒離開過台灣的張珮歆對眼前的大山大河和悠久的歷史為之嚮往。

張珮歆回憶道,參訪外大部分的時間,組織也安排了非常多的課程,有些是非常實用的,例如:刊物編輯、商業企劃等相關的講座,有些則是中國相關的歷史、文化、經濟課程等等。「雖然他沒有直接教毛語錄什麼的,但是他們其實就是把那些思想都拆解在課程中,像我們上歷史課,他先告訴你中華民族五千年是怎麼走到這邊,再說我們清末民初的時候被打壓得多慘,現在終於靠自己的力量翻轉過來,成為世界的第二大強國,現在要邁向第一大,需要人民的大家一起的齊心努力……。」

不只訴諸情感,在許多講座中也摻雜了這些思想宣導,「像我們在上中國經濟學,他就會講要怎樣在集權下又可以達到高經濟,要怎樣在共產主義下又可以達到資本,很完整的一套說法,聽完之後我就覺得其實、其實好像可行……,而台灣現在選擇跟中國靠攏的話,我們就可以搭乘這一波一起邁向國際高峰。」

張珮歆說當時他的情緒一度非常激動,滿滿的民族榮譽感都被激發,這種民族歸屬感對台灣這樣,經歷過許多殖民史的國家來說,尤其深刻強烈,「這是在集權國家才有辦法做到的事情,民主沒有辦法,因為民主大家都是自由的個體,而且有很多不同的聲音。」

這也讓張珮歆開始動搖,懷疑是不是其實一直以來被洗腦的是台灣人,「會不會民主自由根本就不好?明明都是一家人,為什麼台灣要搞個民主自由藉機分裂出去?只會天天在立院打架這樣真的比較好?」種種的問題在張珮歆心中開始發酵。

還有一件事讓張珮歆印象很深刻,在某趟參訪午餐時,公司裡的電視正播出習近平接見他國元首的畫面,直到元首彼此相互握手那一幕,公司與餐廳中的所有人竟都激動鼓掌,「那時候我真的有種『我們國家正在欣欣向榮』的感覺,情緒整個很溫馨、很激動,然後我就想到在台灣,吃午餐的時候我應該是看著誰又罵著誰、藍綠惡鬥,我那時候還發了一篇文,說中國這樣真的蠻好的,想起來真的很荒謬。」

「我一直到回台灣之後,我才慢慢發現,啊,那些原來就是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在中國實習的日子:有薪水拿、台灣學生在她面前喊「兩岸統一萬歲」

幹部訓練之後,便是要從台灣帶著其他學生組團到中國進行企業實習與交流參訪,當時他們參訪的是位在重慶的水力的總部,「一進到那個總部裡的時候,整面的數據牆自動監測各個地方,尤其在山城要如何運送分配水資源,這一切都讓我們大開眼界,覺得中國實在是太進步了!」

中國參訪團對待台灣學生非常闊綽。圖片來源:今周刊。

實習交流團不只讓台灣的學生見識中國的先進硬體與企業實力,更以高規格款待學生們,「一個人就可以住一晚幾千元的飯店雙人房,吃飯的餐廳,餐餐都像在皇宮一樣,我們在那邊過著非常好的生活,到處去吃喝玩樂,然後甚至是還有薪水。他會營造一種,你只要來這邊之後,你的生活會比原本的生活圈還要精彩。」

張珮歆說,許多人在這樣的「洗禮」之下,「新中國夢」也漸漸影響了很多人,反而會質疑台灣的其他朋友是土包子、沒見過世面、不知道中國的富強,「我那時候也覺得,你們看人家過得多好,只有你們台灣還在這邊受到意識形態洗腦,被民主自由綁架。」

她回憶當時甚至在參訪即將結束前的餐會上,參訪團中一個年紀只大她兩歲的大三學生,竟直接在台上高聲呼喊「兩岸統一萬歲」,台下學生也頓時歡聲雷動,至今想起來仍覺得不可思議。

台商盼她為中國帶入更多台灣人才,她思索:這就是統戰

台商組織非常欣賞張珮歆在學生團體中的動員力。圖片來源:今周刊。

但張珮歆也坦言,其實加上幹部訓練和實習參訪,一連近五十天的日子下來,其實真的讓她學到很多,也增廣見聞不少,也因為張珮歆在幹部中表現相當優異,也讓不少台商私下邀請她吃飯,以豐富的台商組織資源吸引她,甚至還邀請他參與當地的文化創生計畫,並表明現在加入他們,未來有機會上看百萬人民幣的年薪。

「他們其實不是希望我留在中國,而是希望我回台灣,運用在學生圈的動員力,從中牽線帶更多的台灣學生過來!像我在中國曾有過不少機會在那邊辦活動,我拿到的每一份企劃書,第一條最大的目的,就是以兩岸和平統一為目的,想要進入組織,拿到更多的資源,就要經過這樣很強烈的思想審查。」

有些台商黃湯下肚後開始打開話匣子,甚至直接和她坦承「台灣就是應該回歸祖國,我們就是要找像你這樣,台灣年輕一代的優秀人才,希望我們可以完成祖國統一的大業!」

這讓張珮歆愈聽愈不對勁,開始思考自己遭遇的這一切是否背後都是有目的性的呢?張珮歆說, 每一年都有一梯,中國有多少省,就會有多少團,一團的幹部約有四到六人,在幹訓的時候就給你這種高強度的思想改造,一年就有上百人,而每一團又會再帶 30-40 個人,這還只是一個組織做的事,問題是,台灣有多少組織在做這件事?」講到一半她突然停下動作,打了個好大的冷顫,「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覺得毛骨悚然,因為連我都動搖過!」

「這件事情講來很令人無奈,他會跟你講說政治本來就是複雜的,在這邊做生意多少要做一些妥協,但其實很多台商享受著中共龐大的資源,他們是真心地相信中國,他們雖然不會直接跟你講說,這就是統戰,你明明就是知道他就是這樣運作,但你又不能直接扣上個帽子。」

「還親口跟我說,他們有台灣健保、有投票權,他們可以利用投票權去影響台灣的政權,而且你知道嗎?他們還有 KPI 呢!」

中國無情「切除」低端人口,讓她重新反思「新中國夢」

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張珮歆從這場新中國夢中清醒呢?

「我是一個很喜歡探險的人,在重慶的期間,我常常一個人到處亂走,去了很多當地的小村落,但我發現他們的生活,跟我在重慶的生活,就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平行世界。」

她形容在一個水利如此完善的地方,竟然還有人過著必須去挑水的生活、有人吃不飽、有人活得甚至不像人,讓她不禁反思「為什麼我一個台灣人在這裡都能過上這麼好的生活,但中國自己的人民卻沒有辦法呢?」

求知慾激起她「翻牆」上網查詢更多有關中國的資料,卻意外看見台灣媒體正在報導一則關於北京人口清洗「低端切除」的新聞,問身邊的中國朋友,他們竟全然不知,同一個國家內竟然在發生著這樣的事,這才讓她徹底清醒。

「這個國家內,有一群人過得如此奢華,卻有另外一群人連生存的權利都要被剝奪,如果今天我不是台灣人,活在這面牆內,我根本看不到這個新聞!對我來說我更在意的事情是人權,在台灣才有可能去為了人權發聲,因為我們有言論自由,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被打壓的那些人有辦法表達自己的感受,在中國他們是沒有辦法做到的。」

她親見香港殞落,在反送中運動中覺醒

張珮歆為支持香港反送中親上火線,也激起她對於堅守人權和國家主權的信念。圖片來源:今周刊。

回台後張珮歆開始接觸、參與許多人權運動與社會議題,也更深入地去了解兩岸的歷史,後來直到反送中爆發,更是讓張珮歆堅定的踏上守護台灣的路…….。

「反送中百萬人遊行那天,我朋友就被抓,直到 6 月 11 號放出來,他就跟我們說,隔天香港會出大事,因為子彈已經開始運進香港,所以我放棄了我的期末考,凌晨五點訂了一張單程機票,就過去了。」

張珮歆坦言一開始她只是秉持著自己生醫的專業,也許可以在現場協助醫療人員,但實際抵達香港後,混亂的場面讓她一度嚇得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能幫香港什麼,只好拿起手機一直拍、一直上傳,想辦法讓更多人看到。」

她的紀錄引起許多人更加關注且瞭解香港情勢,短短時間 IG 更是湧入 47 萬的追蹤者,不僅如此,她也和其他香港朋友,在許多場混亂的衝突中,扛著生理食鹽水,幫助被催淚彈襲擊的人們,她回憶道:「當時候所有人都往後跑,最後我們變成第一線,直接跟防暴警察面對面,他們全副武裝,拿著警棍和胡椒彈,那樣凶狠的在逼迫我們,當下的那個畫面讓我很震驚……警察竟然可以這樣子合法暴力的去欺壓我們,讓我更加確信,在極權之下,是不可能有人權的,這樣比較之下,你才會更確信,台灣走的路是正確的。

張珮歆在反送中期間還遇見了一名老兵,自稱曾經是共產黨的紅衛兵,他向這群台灣的來的年輕人說道「就像今天的港警一樣,他們叫示威者蟑螂,打了多少蟑螂,就有多少功績,當年,我也以為我是為黨做事,所以很拼命,直到有天,我讓一個兒子親手殺了自己的父親……我才意識到我錯了!大錯特錯!」

老兵邊流淚邊拿出一張泛黃的照片,照片上是他和當年一起逃出來的黨員們,如今只剩下他還活著,在香港隱姓埋名、苟且偷生的活了下來,老兵向張珮歆一行人說,一直到這次反送中,讓他覺得他不能再繼續躲藏了,反送中發生這段時間,他每天上街去找年輕人去講自己的故事,即便知道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他還是願意站出來,「我希望台灣跟香港不要再步上我們的後塵,我用一輩子的血淚,只為了告訴你們一件事,不要相信共產黨!」

「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震撼,我原本以為歷史課本翻過去就過去了,原來那些曾經被時代壓過的人,他們現在還再現在的角落,依然沒有辦法見光……. 為什麼我們要一直不停的去講這些故事,或者重複去講台灣價值的重要性,很多人講說這是選舉提款機,但不是這樣的!就是因為台灣的先烈受苦付出,才換來我們現在的生活,如果我們不把故事繼續說下去,如果不一直去提醒大家自由的價值,就換我們的後輩要去吃這些苦。」

自由民主,對張珮歆來說,從一個課本上的詞彙,變成了生活、便成了生命的信仰,她也從「局外」,走進「局內」,代表著新一帶的年輕族群,她想試著告訴更多人,「台灣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國家,正因為我們走過,成就我們是誰。」

她的下一步:讓世界看見台灣!將助台灣重返世衛

身為台灣世衛外交協會一員,張珮歆直奔日內瓦為台灣發聲。圖片來源:今周刊。

在這次新冠肺炎(簡稱武漢肺炎)的全球疫情中,台灣始終被排除在 WHO 之外,也讓張珮歆感到不平,「台灣的醫療是世界著名,但中國卻因為兩岸政治情勢打壓台灣,不只讓台灣人處於危險之中,也讓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無法得到台灣的幫助,搞清楚,健康可是人權啊!」在這要焦慮的心情之下,張珮歆於是加入了去年才新成立的民間 NGO 團體「台灣世衛外交協會」,希望自己在生醫方面的專業可以有機會幫助台灣重返世衛。

台灣世衛外交協會是由台大醫院整合醫療科的醫師姜冠宇所發起,去年張珮歆也跟著該組織前往 WHA 在日內瓦的會議現場,並在場外安排策展,針對該年度世衛提出的世界公共醫療衛生問題的各個項目,提出醫療白皮書,說明以台灣目前的醫療技術、環境可以提供怎麼樣的協助與方針,就是希望藉此讓更多與會的人能看見台灣的醫療實力,並在國際上幫台灣發聲。

張珮歆表示,經歷了這一連串的事件,她現在最相信的,就是台灣的民主自由和人權,最大的願望就是台灣的主權能被世界肯認,並成功重返 WHO,目前她們也正在籌備今年的醫療白皮書和策展計畫,尤其在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當下,「我們要讓世界知道,Taiwan can help,想要防疫,世界就不能缺少台灣!」

推薦閱讀

【一張圖破解中共對台資訊戰】統戰路徑有 6 條!「滲透台灣」被當專案執行,中國各部門爭搶專案經費

【中共讓台人同溫層越來越厚】影響台灣 10% 選民,有機會改變選舉結果!專家揭中共資訊戰 5 大路線

【中共用台灣人才打統戰?】美 FBI 後悔沒及早防堵!台 72 名專家入中共「千人計劃」,蔡政府啟 3 機制因應

(本文經合作夥伴 今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曾任統戰團幹部被洗腦 現在她要幫助台灣「重返世衛」!〉。首圖來源:今周刊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