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 15 分鐘就有一位女性遭性侵】為何即使判性侵犯「絞刑」,仍無法解決印度的社會問題?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全球的女權意識逐漸上升,但印度的女性權益卻不見成長。印度內政部 2018 年的報告 顯示 ,平均每 15 分鐘就會有一位女性遭性侵,與歷年的差異不大,顯示即使印度政府提高性侵犯罰則也無助於此。

因此,儘管德里法院 17 日已簽署死刑命令,批准在 3 月 3 日對一起 2012 年性侵殺害女學生案的 4 名兇手執行絞刑,但印度女權倡議者卻認為此事對提升印度女性地位的影響並不大。一起來看為什麼。(責任編輯:徐子捷)

印度女性示意圖,非文中當事人。圖片來源:pixabay

性侵和虐殺女大生 7 年後,印度法院絞刑處決 4 名兇手

德里地方法院 17 日第 3 度裁定德里女大生公車輪暴案 4 名嫌犯執行死刑日期,此案件讓印度女權覺醒;但無奈的是,印度歧視女性的社會觀念未改,性侵案仍在成長,性侵恐懼難平息。

2012 年 12 月 16 日,德里女大生尼爾哈雅(Nirbhaya,化名)與男性友人在夜裡搭乘公車,結果遭到 6 名男子毆打和集體性侵,被害人雖然被送往新加坡醫治,但仍不幸死亡。

這起犯罪事件引發印度各地的示威遊行,民眾要求政府拿出措施保障婦女安全,更引起國際關注印度的性侵問題;這時印度政府趕緊修法,除讓性侵案速審速決外,也加重性侵案的刑罰,最重刑罰從有期徒刑 10 年提高到死刑。

除法律的改變外, 印度智庫「中國分析及策略中心」(Center for China Analysis and Strategy)研究員夏海娜(Namrata Hasija)認為,這起事件也讓印度婦女覺醒,更願意勇敢地站出來爭取自身權益,包括有更多性侵案倖存者站出來控訴性侵犯。

她認為,2018 年在印度點燃的#MeToo 反性侵與性騷擾運動,讓包括前印度外交部國務部長艾克巴(M.J. Akbar)在內的印度各領域有權有勢男性失去權位或遭到追訴,可視為是德里女大生公車輪暴案後,為印度社會留下的影響。

耗時 8 年、2 度延後的死刑,真能解決印度的性侵問題嗎?

但即使「速審速決」,德里女大生公車輪暴案 4 名被告,仍經歷近 8 年纏訟才三審定讞,卻又因 4 名死刑犯利用各種法律救濟程序,讓執行死刑日期兩度延期,到了 2 月 17 日,德里地院才 3 度裁定新的絞刑日期。

只是,這 4 名死刑犯中,仍有 1 人尚未行使他向總統提出憐憫請願書的權利,4 名死刑犯是否真的能在 3 月 3 日執行死刑, 尚在未定之天

一名剛從法學院畢業,在德里高等法院擔任高院律師法律助理的阿瑪爾(Amar)說,這是印度法律為防止冤獄而提供被告的人權保障,即使千夫所指,但法官和律師的責任仍盡可能保障法律賦予人民的權利,即使是死刑犯也一樣。但本案除證明印度為司法獨立且保障人權的國家,卻也突顯印度法官人數不足、審案緩慢、法律程序冗長等問題,讓許多性侵犯更有恃無恐。

而且, 即使印度政府將性侵刑罰提高到死刑,仍遏阻不了性侵案不斷增加的事實 。根據印度國家犯罪統計局 2019 年公布的報告,和 2001 年相較,2017 年的性侵案增加近 103%,成長超過一倍。 報告指出,在 2001 到 2017 年的 17 年間,印度警方共接獲 41 萬 5786 件性侵案報案,等於每小時就有近 3 名婦女被性侵;這個數字還不包含未報案的龐大黑數。

德里被印度媒體稱為「強暴之都」。根據德里警方統計,與 2012 年相較,德里 2018 年性侵案件數成長 202%。

印度女權健將曝:社會 1 觀念不改,印度女性永遠逃不開恐懼

2012 年德里女大生輪暴案發生後,印度仍陸續發生多起備受社會矚目的性侵案,包括 2018 年克什米爾 8 歲穆斯林女童被集體性侵殺害案、印度人民黨北方省議員性侵少女案;還有 2019 年海得拉巴女獸醫被性侵燒死案,和北方省性侵案原告女子出庭前遭被告燒死案。

尤其是海得拉巴女獸醫被性侵燒死案,警方在不作為被輿論批評後,以嫌犯搶槍為由槍殺 4 名嫌犯,許多印度民眾鼓掌叫好,突顯民眾對性侵案審判往往曠日費時,甚至最後仍讓被告逍遙法外的不耐煩,希望以就地正法滿足心中的正義,也呈現印度警方對性侵案的態度。

但即使處死性侵犯,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全印度進步婦女協會」秘書克瑞希南(Kavita Krishnan)等一些女權運動家,在印度政府修法之初,反對用死刑對付性侵犯,她們擔心性侵犯面臨死刑時,會先殺害被害人以滅證;她們更批評政府逃避責任,不解決司法審案過慢及警方消極處理性侵案等問題。

印度知名女權健將布塔莉雅(Urvashi Butalia)曾在德里女大生公車輪暴案發生後撰文點出印度性侵案不斷發生的社會問題。她說,印度 9 成以上的性侵案施暴者都是熟識者,死刑意味著要把這些叔叔、伯伯、鄰居都殺掉,那會有多少人舉報性侵案?死刑有降低謀殺案發生率嗎?死刑從來就沒有對任何事情產生威懾作用。

布塔莉雅更引述一份對德里警察進行的調查說, 有 90%的警察認為性侵案的被害人是自找的,婦女不該夜晚獨自在外,或是穿得引人犯罪。

無奈的是,認為婦女不應該穿得引人犯罪,夜晚不該獨自在外等觀念,普遍存在於印度社會的許多保守男性心中,甚至連內閣幾位部長也曾說過類似的觀點,引起軒然大波。

警察對性侵案的消極作為,助燃印度社會普遍不同情性侵案被害人,甚至認為是被害人自身問題,才會讓許多性侵犯在被捕時仍理直氣壯地說,「我是代替被害人家中的長輩管教被害人」。

夏海娜感嘆的說, 印度獨立以後,男、女性享有同等的投票權利,但在財產權等許多法律權利上,印度女性仍處在一個男性主導的世界,要解決印度的性侵問題,印度社會對女性的觀念需要改變,男性需要從小被教育尊重女性。

因此,即使德里女大生公車輪暴案 4 名死刑犯順利被執刑,即使有更多的性侵犯都被絞死,但只要印度社會對女性的觀念不改,每當夜幕低垂時,印度女性仍有著揮之不去的恐懼。

推薦閱讀

「律師會讓事情變得複雜」—— 80 年間有 175 位孩童遭神職人員性侵,梵諦岡卻靠「3 步驟」輕鬆脫罪

「忍受虐待」彷彿成贏金牌的必經路——15 歲被教練性侵,30 年後才曝光!法國滑冰選手揭「體壇黑文化」

我被言語羞辱、去哪都要帶頭巾,官員卻拿我的獎牌自肥!伊朗唯一奧運奪牌女將宣布「永久離開」伊朗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德里女大生輪暴案促印度女權覺醒 性侵恐懼仍難平 〉。首圖來源:pixaba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