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讓事情變得複雜」—— 80 年間有 175 位孩童遭神職人員性侵,梵諦岡卻靠「3 步驟」輕鬆脫罪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保守派的羅馬天主教「基督軍修會」2019 年 12 月時公開一份教團的性侵案 報告 ,調查範圍從 1941 年涵蓋至今。報告中提到,80 年來約有 175 名未成年人遭 33 名神職人員性虐待,而其中更有 60 人是被已故的創團神父馬西爾侵害,受害者年齡為 11 到 16 歲。

為何受害者眾多的性侵事件,會等到加害者逝世後才被公布?難道期間都沒有人尋求法律協助嗎?讓我們透過一位 3 孩子的母親的傾訴,來看「基督軍修會」教會的弊端。(責任編輯:徐子捷)

教宗主持彌撒示意圖,非文中當事人。圖片來源:Pexels,由 Rene Asmussen 拍攝。

文/吳洛瑩

兒子遭到神父性侵,教會卻試圖用 49 萬新台幣要求「封口」

樞機主教的回應,讓身為母親的馬汀妮茲(Yolanda Martínez)難以承受。 因為梵諦岡高層曾用 1.5 萬歐元(約新台幣 49 萬元)作為交換,要她們一家否認兒子遭神父性侵的事實,若是違反保密協議,則必須支付 3 萬歐元的違約金。

「他(兒子)還會做惡夢,他不讓我觸碰……他也無法忍受其他人太靠近自己」,馬汀妮茲說著兒子心裡留下的創傷。

《美聯社》(AP)調查報導指出,2008 年馬汀妮茲 12 歲的兒子,就讀於義大利北部戈札諾(Gozzano)一所天主教基督軍修會(Legion of Christ)主辦的青年神學院時,屢次遭到神父古特雷茲(Vladimir Reséndiz Gutiérrez)性侵。

但教會的處理方式竟是開出條件,試圖要用 1.5 萬歐元的「封口費」,要求她的兒子必須撤回向米蘭檢察官供稱的證詞。換言之,受害者必須說謊,佯裝自己沒有遭到性侵,這令馬汀妮茲無法接受。

來自樞機主教的訕笑:律師會讓事情變得複雜

她曾打電話給時任樞機主教保利斯(Valasio De Paolis)、基督軍修會領導神父,並由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Benedict XVI’s)指派負責調解此案,要求基督軍修會提出解決方案,並表達她的憤慨。

樞機主教聞訊並未感到震驚,也沒有同情馬汀妮茲的處境。相反地,主教笑了出來,稱她不該簽署協議,應該是擬訂另一份沒有律師參與的調解書。「律師會讓事情變得複雜。連聖經都說,應該在基督徒之間找到共識」,樞機主教這樣說。

馬汀妮茲和時任教宗本篤派出的樞機主教之間的對話遭到竊聽。這段對話,還有 6 頁的和解書現在成了天主教會要求受害人隱匿案情的關鍵證據。本案 3 月將在米蘭開庭審理。

檢察官認為,基督軍修會的神父和律師試圖妨礙司法,並藉由金錢賄賂索求馬汀妮茲的家人放棄對檢察官證詞,期盼能撤銷對犯案神父的刑事調查。基督軍修會否認犯罪,一名發言人表示,當時組織內並沒有制訂兒童保護政策和指導規則,現在這些都已經是強制性的命令。

教會「由上而下」忽視戀童癖神父犯案

但代表教廷提出封口要求的樞機主教保利斯已於 2017 年逝世,沒有證據顯示知道或是批准最終提出的和解協議。但是他和馬汀妮茲的對話錄音和文件紀錄在義大利警方 2014 年突襲式搜查修會時被扣押,這些證據已可證明他對上級包庇戀童癖神父的行為,視而不見。

除此之外,還有證據指出, 已逝樞機主教保利斯 2011 年就知道神父古特雷茲的犯行,他雖然批准了內部的調查規範,但沒有向警方舉報此事。2 年後,他得知修會內其他神職人員顯然嘗試阻止此案的刑事調查,保利斯仍然沒有報案。

報導指出,2014 年,保利斯「摸頭」馬汀妮茲的談話結束後幾小時,他召開了基督軍大會,會議上正式宣布他完成教宗賦予他改革和淨化宗教秩序的任務。他說,基督軍修會已獲得「治癒和清洗」。

實際上,他的任務還沒有真正完成。

古特雷斯的性侵案不是天主教基督軍修會的第一例,2006 年基督軍修會創辦人、2008 年逝世的馬西埃爾神父(Father Marcial Maciel)被揭露曾性侵至少 60 名男童,生了 3 個孩子,且制訂類似於邪教的制度,以便隱藏他的犯罪行為。

2010 年,保利斯身為當時梵諦岡最受敬重的律師,他受到本篤十六世的委託,負責改革基督軍修會。天主教會內當時有意見呼籲壓制該修會的發展,但本篤 16 世沒打算這麼做,他選擇將改革的權利下放給保利斯,交由屬下徹底重建,「榮休教宗」本篤當時表示,這個過程必定經歷深遠的淨化和改造。

但是保利斯拒絕革除任何一名馬西埃爾神父的舊部屬,其中有些人至今仍在教會中握有權力。保利斯也不願意調查修會隱匿馬西埃爾的罪行;也拒絕重新聽取其他神父針對性侵案的證詞,即使連續性侵案的臭名緊貼著基督軍修會,執行改革任務的保利斯仍沒有進一步懲處舉措。

《AP》指出 ,總的來說, 保利斯並沒有要處理教會裡根深蒂固的性侵文化、隱瞞和保密的陋習,長期以來,天主教會內規避神父性侵事件的法律責任,並且讓受害者噤聲甚至忽視被害人的傷痛。 因此多名曾支持基督軍修會的信徒,現在也挺身公開質疑教會的改革。

梵諦岡總試圖控制受害者!墨籍神父曝教會面對性侵問題的 3 步驟

墨西哥籍神父阿提埃(Alberto Athié)20 逾來,代表神職人員性侵受害者聲討正義,他說:「他們(梵諦岡)總是試圖操控受害者、淡化、詆毀,並指責受害人誇大其詞。」

阿提埃說, 教會高層如果無法控制被害人,那麼就會進入下一階段,直接去找受害者家屬,同樣試圖淡化或收買家人,使他們對安情保持靜默 。如果這也行不通,教會就會走法律程序,用盡方法贏得訴訟。

身為 3 個孩子的母親,現年 54 歲的馬汀妮茲回憶起他得知兒子的心理治療師告知她性侵案的情況,仍哽咽無法言語。古特雷茲神父最終在 2019 年遭到起訴,此案上訴後他被判有罪,3 月底若古特雷茲沒有提起上訴,將被義大利最高法院判處至少 6 年的有期徒刑。

推薦閱讀

「忍受虐待」彷彿成贏金牌的必經路——15 歲被教練性侵,30 年後才曝光!法國滑冰選手揭「體壇黑文化」

我被言語羞辱、去哪都要帶頭巾,官員卻拿我的獎牌自肥!伊朗唯一奧運奪牌女將宣布「永久離開」伊朗

【伊朗女死諫政府:足球非男性專屬】「藍色女孩」自焚讓伊朗 40 年首度解禁,女性「從另一門」觀賽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主教的暗黑諭令】梵諦岡隱匿連續性侵案 勒索被害人做偽證 〉。首圖來源:Pexels,由 Rene Asmussen 拍攝。)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教宗方濟各展開亞洲牧靈之旅 造訪泰國、日本為和平發聲 
【耶誕文告】英女王稱「顛簸」的 2019 年 教宗:神連世人最糟一面都愛 
 教宗遭女信徒強扯後怒拍打 元旦彌撒鄭重道歉並譴責對女性施暴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