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和難民的距離這麼近】受過高等教育的難民,在德國為何只能是「底層勞工」?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每年的 6 月 2 日是國際難民日,據聯合國 2019 年公布的最新數據 顯示 ,2018 年有超過 200 萬人被迫逃離家園,全球難民人數升高至 7 千萬人,創下歷史新高。而這群流離失所的人除了尋求各國庇護,還需想辦法在他國生存下來。但你知道這有多難嗎?

本文作者是曾在德國亞馬遜物流工作的台灣人,他的生活周遭就有一群從各地逃入德國的難民。因此就讓我們從他的觀察,來了解難民在生存上真正的困難是什麼。(責任編輯:徐子捷)

Amazon.de Versandhaus Leipzig。圖片來源:wikimedia

文/Stevehuang

2015 年的歐洲難民潮堪稱近年歐洲最大的社會議題,曾經在亞馬遜德國物流中心直接管理上百位難民的我,就把本專題的第一篇獻給這個複雜又難解的題。

許多難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但「語言」卻成了生存關鍵

2015 年前後移入西歐國家的難民多數來自敘利亞、科索沃、阿富汗跟周邊的國家,這些國家由於國家長期內戰,民眾流離失所,當年採取各種非法手段強勢進入德法等國家,另外一群移民則來自於較窮困的非洲國家如衣索比亞、奈及利亞等。

從 1960 年代起,德國引進大量土耳其移民來補充中低階的勞動力,不但帶動了德國製造業為底的經濟成長,目前也成功的與德國文化共存;由於生育率逐年下降,技職教育普及化和非菁英教育主義,讓德國逐步陷入低階人才與菁英人才缺乏的困境。

高階人才的缺乏在藍卡及歐盟開放的政策下,吸收到大量的外國人才,而中低階勞動人力則是以引進外勞為主。在自由開放的政治風氣主導及土耳其移民的成功案例下,德國的社會普遍相信,他們能讓難民融入這個社會,而且可以讓中低階勞動力更加充沛,因此當年在梅克爾的強勢主導下, 德國境內難民的數量一度高達百萬,目前德國移民數量已超越全體人口的 40%,正式成為一個移民國家

德國政府投入巨大的資源在難民的收容協助,包含臨時住所,語言課程,簽證發放到協助就業,相當多的難民就被政府介紹到像是亞馬遜或是德國郵政這類不需要語言,主要倚靠勞體力的場合工作。

我們對難民可能都有又窮又缺乏教育的想像,但事實並非如此,能從戰爭中逃出又能長途旅行的在母國的,還是有一些財力跟教育基礎,我自己的員工就有蠻多是老師,大學畢業生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不過這些國家的學歷在德國不被承認,加上語言的障礙,所以無法找到更好的工作。

很多難民為了節省生活費,會搬遷至小鄉鎮裡分租較便宜的公寓,許多工廠或物流中心(像我所在的物流中心就是在德國中部一個只有 3 萬人的小鎮)也會在鄉下地區,工作上也較為便利。

德國難民的數量消長。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談談在亞馬遜物流中心工作的難民狀況

零售物流業本身是個季節性波動劇烈的產業,淡旺季的人力需求可能有 70%的差別,在管理角度上,不可能聘僱太多終身員工,多數的新進員工拿到的都是短期合約,難民也不例外。然而,在德國的終身制的規範下,若一個員工在公司超過兩年,公司必須發給這個員工終身合約。按此邏輯,最好的方法就是給新進員工各種短期工作合約,在旺季結束後只續約表現優異的員工,這類的員工可能只佔 20% – 30%。

就經驗上來看,難民拿到永久合約的機率幾乎是微乎其微,為什麼?就跟我一起從經理視角來看看:

新進來的員工通常會被指派到重複性極高,流程簡單的勞力工作,像是我所在的進貨部門,一個員工最基礎的工作就是掃描一個貨物,放到儲放架上,掃描貨架對應的條碼,再繼續下一件貨物,快的話可以做到上百件,一天 7.5 個小時,一週五天都做一樣的事情,員工普遍能在一週內上手,且可在一個月內達到平均的效率。

隨著經驗漸長跟調度需求,員工會逐漸受到其他訓練,例如開推高車,推車,處理廢棄物,出貨,解決問題貨物等等不同項目, 這個階段對於難民來說相當困難,首先是年齡偏大的人或是女性在勞動力上本來就有局限,語言不通完全沒辦法擔任較重要的工作例如指導員或是駕駛堆高機(需要通過德文的駕照考試),加上溝通不良跟文化差異,很多時候德籍的領班都會先選擇德文母語的年輕男性作為培訓對象

在評估續約時,缺乏調度彈性的員工大概就會排除了,基礎工作的可取代性太高,除非產量比平均高出很多,不出差錯,與同事間相處融洽,病假請得少才有留下的可能,即使亞馬遜這類的公司號稱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機會給難民,但也是因為這類的工作幾乎沒有本地人願意做,導致員工認為工作環境差,但實際上員工素質也上不來的惡性循環,最後我們會給予永久合約的難民其實少之又少,只能試著找下一份工作,直到養成一些德文能力並融入社會。

語言障礙是移民最常見到的問題。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親自跟難民相處與工作後,發現在海外的我們跟他們並無差異」

就我觀察,難民的第一代基本上就是求生,毫無生活可言,密集勞力的輪班工作讓他們回家毫無動力。 經我問過幾個同事,喜歡這個工作嗎?多數的回答都是:「不會有人喜歡這個工作的,你回家就跟被掏空一樣,累到什麼都不想做,明天又再繼續。」 更別說花多餘的時間在學習德文,連資源都找不到,公司也不會提供沒有永久合約的員工德文課程,因為被視為外來人加上社會地位低落而在社交上充滿困境,鮮少能融入社會。

至於週末,因為在德國交通費高昂,除了去購買基本用品以外,其他用品就是用亞馬遜網購,而最重要的活動莫過於宗教活動,或是跟母國的其他難民成相互取暖,許多難民都是穆斯林,即使在我們只有三四萬人的小鎮,他們週末最重要的活動就是把自己盛重打扮,搭車到附近有清真寺的城市聚會朝拜,在心靈上取得平靜。

親自跟難民相處與工作後,發現在海外的我們跟他們並無差異,都是在新的環境求生存的人,因為社會地位低落,失敗也無國可歸,難民實際在生活遇到的困境遠比我們多得多 ,如果有機會遇到難民,拿掉那些對於異文化的未知與偏見,試著用同理心了解一下,我們並沒有這麼不同。

更多關於德國亞馬遜物流中心的記事: 工會是管理者的敵人嗎? 超強大德國亞馬遜工會讓你瞠目結舌

推薦閱讀

街頭藝人與職業乞丐都是「市場供需」的體現!但當「可憐」成為一種商品,你買單嗎?

【台男瑞典工作紀事】他在瑞典也是外籍勞工,但沒人當他「瑪莉亞」

不努力工作難怪變成街友——跟著他們流浪街頭,我才知道這句話有多麼荒謬

(本文經原作者 Stevehua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我在德國亞馬遜的物流中心,與難民一起工作生活 〉。首圖來源:pixabay。)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