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歲老人在他面前血淚噴出】冤獄救援者被上千冤案壓出少年白,見證冤獄者「永受異樣眼光」的破碎身心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司法理應維護公平正義、明辨是非,但就 鄭性澤蘇建和 等幾起台灣著名冤獄案來看,司法仍有誤判可能。為了幫冤獄者平反,一群法律界人士於 2012 年共同成立「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協會至今受理上千件冤案,經過多年拼搏,成功平反  8 件冤案

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律師就認為,冤獄受害者即便在數 10 年後得到平反,卻再也找不回失去的青春,也甩不掉外界對自己的異樣眼光。一起來看,他如何拯救因冤獄而飽受身心折磨的受害者。(責任編輯:黃梅茹)

現年 36 歲的羅士翔,為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的執行長。首圖來源:上報攝影 陳沛妤

2012 年,台大法律系教授王兆鵬、律師羅秉成、葉建廷、高涌誠成立「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專門收已經定讞的冤案,成立至今,包括鄭性澤、蘇炳坤等冤案,都在這群義務律師的努力下沉冤得雪。

有一個年輕男孩,跟著他們一起走過這條人間路;這,是他在路上行走成長的故事。

他被迫「學會諒解」,並非每件冤案都能平反

羅士翔坐在「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的會議室裡,背後密密麻麻的卷宗一層又一層,「這裡有 1300 件來喊冤的案子。」他說。每年,喊冤的案件以 200 多件的速度增加,那些卷宗疊在羅士翔的身後,像是一個重重的「冤」字,壓著這個年輕人的眉頭。

羅士翔還很年輕,才 36 歲,有一張少年的臉,頭頂卻先現白了。他講案子滔滔不絕,喊起冤來,急得連吞口水的空隙都沒有。

「羅秉成政委(協會創辦人)也對我說,很多事情是不能急的。」羅士翔突然停下來,小聲地說。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的會議室裡,密密麻麻的卷宗放滿一層又一層。圖片來源:上報攝影 陳沛妤。

他們帶著這些已經定讞的案件,一次、又一次地去敲法院的門,「以前,每一次被駁回,我都覺得天要塌了!」經過這幾年,那個熱血奔騰的少年依舊,只是稍微回到現實,「現在我知道,地球並不會毀滅。」羅士翔說。

他告訴我,自己是怎麼走到這裡來的。「對我影響最大的冤案,是蘇炳坤案。」

台大法律系一年級時,羅士翔看了司改會出版的書「正義的陰影」,裡面講的第一個案例就是蘇炳坤。

銀樓搶匪遭警察不當刑求,供出無辜前老闆蘇炳坤

蘇炳坤(白衣者)被控搶銀樓遭判刑定讞,案經再審,高等法院於 2018 年 8 月宣判無罪定讞。圖片來源:上報攝影 王怡蓁。

1986 年 3 月,新竹的金瑞珍銀樓被搶,老闆被砍傷,歹徒搶走 32 兩金飾,警方遲遲破不了案。3 個月後,郭中雄在新竹一間銀樓行竊時被逮,在警方刑求後,他供稱該年 3 月所發生的金瑞珍銀樓搶案,為他與蘇炳坤共同犯下。當時蘇炳坤在新竹經營家具公司,是郭中雄的前頭家。

警方隨即押下蘇炳坤,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宣布破案,檢察官也起訴本案,可是,郭中雄出庭時翻供,指遭警方刑求才承認並且牽累蘇炳坤,而銀樓老闆也退回警方在蘇家扣到的贓物金飾,表示重量不合,不是他們家的。

這件既無證人也無證物的案件,經新竹地院宣判無罪,沒想到二審大逆轉,兩人被重判 15 年、16 年,經上訴駁回定讞。

蘇炳坤逃亡 10 年,其實就躲在自己家裡。新竹地檢署裡面許多檢察官看不下這判決的荒謬,竹檢為他申請 4 次再審,檢察總長為他提出 4 次非常上訴,都遭駁回;最後,蘇炳坤被捕。他被關 2 年多,直到 2000 年陳水扁選上總統,12 月 10 日國際人權日,蘇炳坤獲特赦。

「蘇炳坤案」曾經轟轟烈烈,16 年過去,就在社會逐漸淡忘了他時,這個已近 70 歲的老人竟來到協會,出現在羅士翔的面前,告訴他,「總統雖然還我清白,司法並沒有。」

「他一開口,講到血淚都噴出來——我們當然都知道他已經被赦免了,這件案子已經 30 年了啊——可是我真的可以感覺到,冤案的當事人受到的那種傷害,永遠不可能平復……。」講著講著,這個大男孩停下來,看著我:「哎!我也想要哭了。」

羅士翔的父母在兒子接觸蘇炳坤案後,現在也投入平冤協會「無辜者關懷」的工作。圖片來源:上報攝影 陳沛妤。

父母原本對他的司法救援工作不諒解,轉為助陣「關懷無辜者」

冤案前,蘇炳坤是一家家具公司的老闆,太太是家庭主婦,育有 4 個孩子,家境小康,出事後,蘇太太去電子工廠當女工,孩子也必須半工半讀,一個家四分五裂。

蘇炳坤每次開庭都邊講邊哭,「他會說,法官,你去查、盡量查,我要我的子孫知道,我沒有做,我是清白的。」

羅士翔告訴我,蘇炳坤和他的父親年紀相近,「每次蘇炳坤案開庭,我爸爸都會去聽,還會安慰蘇炳坤。」

羅士翔的父親在板橋修理機車,「我爸媽本來都覺得很奇怪,我沒有當律師也沒有繼續唸書,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他說,可是,接觸蘇炳坤案後,爸媽現在也跟著他投入了平冤協會「無辜者關懷」的工作。

前年蘇炳坤再審無罪,「我們都勸他要放下、要開心,他說他這一生都沒辦法開心,他被刑求、他被判有罪,他永遠沒有辦法忘記警察給他戴上手銬,人們看他的眼神。」羅士翔說。

原來,被冤的人的身心狀態都已經被擊碎,「司法對人可以造成這樣的傷害。」他說。

蘇炳坤雖在扁政府時代獲得特赦,但羅士翔表示,冤案的當事人受到的那種傷害,「永遠不可能平復……。」圖片來源:上報攝影 陳沛妤。

延伸閱讀

【養蚵阿北拚轉型征服歐美客】七股潟湖比日月潭有前景!他鍊成解說員,用「知性」燃起歐美的七股觀光熱

【誰是雲林最大政治世家】媽媽帶弟弟蹲冤獄!你要當全家被迫害的「蘇」家,還是貪污爽度日的「張」家

馬來西亞留學生回憶白色恐怖 12 年冤獄──法官對我說:我不判你的話,下個被判的就是我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上報人物】頭頂「冤」字壓出少年白 冤獄救援者羅士翔(上)〉。首圖來源:上報攝影 陳沛妤 。)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上報人物羅士翔】他在申冤路上 學會死囚教的 101 堂課(下)
【上報人物】神鬼新疆行找到信仰 黃思恩追愛閃婚伊朗夫(上)
【上報人物】呂欣潔太太是獸醫! 陳凌與毛小孩的揪心羈絆(上)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